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10.撞十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倒杯水。”


辦公室安安靜靜,隻有翻動紙張的聲音,鬱忱低頭翻看文件,等了片刻,沒人搭理他。


“鬱眠,倒水。”


還是沒人理他。


鬱忱皺眉,正準備說些什麽,倏地聽到旁邊傳來破空聲。


他下意識抓起手邊的文件夾,抬手擋了一下,接著又是一聲悶響,一個不知名物體墜落在地上。


——是一個蘋果。


鬱忱扭頭,望向右手邊臨時架起的辦公桌,他的秘書靠著辦公椅,雙腿前伸交疊在一起,鬱眠則乖巧坐在一旁,手臂被她壓住,睜大眼睛看他。


在他的注視下,荊宜吟抽了張紙巾,慢悠悠擦拭蘋果,然後“哢嚓”一聲咬了上去,汁水四溢,染到唇瓣,簡直可以稱之為囂張跋扈。


鬱忱臉都黑了,冷聲警告,“荊宜吟。”


荊宜吟應了聲,從骨子裏散發出的慵懶,“叫我也沒水,分你一個蘋果就不錯了。”


接著又是一聲脆響。


鬱眠往旁邊縮了縮,繼續乖巧。


自從小草莓長腿跑了以後,鬱眠便被鬱忱帶到公司,擔任著端茶小妹一職,美名其曰“綁票”,鬱忱還振振有詞,說這個消息傳到小草莓耳朵以後,它可能就拖家帶口回來了。


至於這個架子比老板還大的秘書姐姐,鬱眠根本就不知道怎麽回事,就連什麽時候來的她都不知道。


而且每天都能看到她哥被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我下樓買個咖啡,你們慢慢聊。”鬱眠起身,自顧自地說著台詞,“哥,你要美式咖啡加榛子糖漿是吧,好的我知道了,再見。”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每次鬱眠都被擠在中間當公道人,要不就是拿她當由頭吵架。


-


立秋後已經一段時間了,午後陽光明媚,卻又不燙人。


公司就位於景城最繁榮的商業區,隔壁就有一個大商場,鬱眠常喝的那家咖啡館就在裏麵。


旁邊小廣場上,男人身材修長,襯衣袖扣挽至小臂,手裏拿了個冰淇淋,腰背半彎,將冰淇淋放到小姑娘嘴邊,在小姑娘想要伸舌頭舔的時候,手臂往上一抬。


然後再次放到她嘴邊誘惑她,再抬起,鬱眠看了都替小姑娘生氣。


小姑娘還沒他大腿高,紮了兩個小辮,仰著頭,氣鼓鼓的樣子,可是每次還是不長記性的伸舌頭。


鬱眠隔得遠,看到沈修止帶著個半大點的小朋友,還這麽欺負她,覺得非常詭異。


她舔了舔唇,上前一步,小聲逼逼,“老師,您連——孩子都有了啊。”語氣帶了些難以置信和她自己都沒察覺出的東西。


“沈叔叔,你別老欺負我。”小姑娘奶聲奶氣,仿佛下一秒就會哭出來。


可是她卻哼了一聲,發起黃牌警告,“我會生氣的,真的!”


“那你生氣吧。”


鬱眠:“……”


原來不是父女啊,她心裏沒來由滋生出一絲慶幸。


可轉念一想,他和顧教授也生不出女兒吧,這個念頭剛浮出來,鬱眠又激靈了一下,瞪大眼睛看向沈修止。


這時,沈修止回頭,目光在鬱眠臉上停了兩秒,“昨天晚上喝水了?還是倒著睡覺的?”


鬱眠愣了兩秒,癟著嘴,“我沒有。”


“沈叔叔,你就讓我吃一口吧。”旁邊小姑娘看看他倆,豎起一根小手指,討好道,“就一小小小小口,我長這麽大都沒吃過綠色的冰淇淋,你讓我嚐嚐什麽味道,是不是比白色的更好吃。”


沈修止理所當然,“不用嚐,我可以直接告訴你,綠色肯定比白色的好吃。”


鬱眠心情有些說不出的複雜,沈教授還真是一如既往地禽獸啊。


她要做正義的使者,來討伐沈修止,“老師,您怎麽連小朋友都欺負。”


沈修止看她,臉上神色未變,“鬱同學,這個‘都’字用的有些講究了,你這是什麽意思,難不成我還欺負過誰?”


絲毫沒有被自己學生看到他欺負小朋友時該有的臉紅內疚。


感情她不是人了?


鬱眠氣短,違心道:“……沒有。”


三個人,兩人說話,必定有一個人被忽視。


小姑娘瞅準時機,向上蹦了一下,就是衝著抹茶甜筒去的。


也幸虧沈修止防守得當,沒有被偷襲成功,他反手將甜筒塞鬱眠嘴裏。


鬱眠:???


小姑娘可憐巴巴地盯著鬱眠,還有些憤懣,自己搶了那麽久了甜筒竟然便宜給這個突然出現的人了!


鬱眠被這小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舉著咬了一口的甜筒手足無措。


小心建議,“要不姐姐再給你買一個…?”


小姑娘瞬間開心起來。


沈修止不開心了,表情有些嚴肅,“小朋友吃甜筒不好。”


被一個眼神秒到的鬱眠沉默了,聽到這句話更沉默了。


鬱眠有些不服氣:“老師,您不是說我也是小朋友嗎?”怎麽還把甜筒塞給我。


沈修止非但沒有道歉,還將視線挪向旁邊的垃圾桶,又挪到鬱眠臉上,輕描淡寫,“不好意思,老師有點老花眼,看錯了。”





戴著近視眼鏡裝老花眼?


小姑娘癟著嘴,氣鼓鼓地在沈修止鞋上踩了一腳。


鋥亮的皮鞋上出現了一個明顯的小腳印。


鬱眠認真思索,自己是不是應該在他另一隻鞋上也踩一腳。


突然小姑娘“噠噠噠”朝遠處跑去,跑到一半回過頭給沈修止做了個臭臭的鬼臉。


鬱眠都擔心小姑娘跑丟,而她的家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仿佛一尊雕像。


她循著沈修止視線看去,隻見不遠處一男一女迎麵走來,小姑娘撲了過去,抱住男人大腿,男人彎腰,將她抱了起來。


氣氛一片和諧,隔著遠遠地都能看到幸福的小泡泡。


這唯一不好的就是那個男人怎麽是顧教授啊……


一時間,熱心幫忙的顧教授,來接沈教授下班的顧教授,膩歪在沈教授辦公室的顧教授,在沈教授課堂聽課的顧教授……,全都湧了出來。


鬱眠大腦一片空白,她難以相信顧教授這麽好的人怎麽是個渣男!還拉著別的女人一起出現在沈教授麵前耀武揚威!背叛他們的愛情!


沈教授也太可憐了吧,孩子不是他的孩子,三個人的世界還那麽擁擠,他現在寧願站在自己旁邊也不願意過去,鬱眠不敢抬頭,怕看到沈教授微紅的眼眶。


鬱眠從震驚中走出來,醞釀了會兒語言,小心翼翼地開導沈修止,“老師,您想開點,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莫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還有大把水靈靈的男孩子在等您……”


說著在沈修止背上輕拍兩下,勸他別傷心。


沈修止側頭,眉毛都皺到一起,金絲框鏡折射出鬱眠的五官。


他張了張嘴,“鬱——”


鬱眠以為說到了他的傷心處,甚至引起了他的共鳴,立刻將他的話茬打斷,舉了個實實在在的男人安利,“我知道您難過,沒關係的,天下男人一大把,如果我哥願意的話,把他介紹給您當男朋友也不是不行,他資產過億,除了愛發脾氣無其他不良嗜好,你要真喜歡他我們以後可以一起花他的錢……”


沈修止眉心突突直跳,這他媽都什麽玩意兒??


鬱眠見他沒有一點開心起來的意思,把甜筒也遞過去,“您別難過了,不然他會得意的,吃點甜品開心一下,就是分泌那個什麽、多巴胺是吧。”


沒一會兒,顧行易從遠處過來,隔著老遠都能聽到小姑娘的告狀聲。


“……沈叔叔可壞了,不給我吃甜筒,還把甜筒給別人吃,我知道了,我就是他可有可無的小寶貝。”


鬱眠朝那邊看了一眼,語氣憤怒,“太過分了!都這樣了還來你麵前炫耀。”


說著,抬起手掌握住沈修止手腕,作勢要拉他離開。


沈修止畢竟是個男人,他不動,鬱眠自然拉不動。


鬱眠有些氣惱,怎麽沈教授這麽沒出息,不就是個男人,有什麽好看的。


正準備再說些什麽的時候,顧行易走了過來。


顧行易一眼就看到這個“別人”,還有兩個人連在一起的雙手。


他掃了兩眼,意味深長地笑了一下,“阿止,我們笑笑不是你最愛的小寶貝了嗎?”


鬱眠惡狠狠瞪了他一眼,哼了一聲,轉過頭不搭理他。


礙於“新人”在場,她不好表現的太明顯,畢竟女人何苦為難女人,而且當事人還沒表態,她又不是太監。


顧行易以為鬱眠是被撞破的羞惱,笑了笑沒放在心上。


沈修止不動聲色地掙開手腕,沒接他的腔,“笑笑剛吃了一個甜筒了,她腸胃不好,不敢再吃了。”


然後看了鬱眠一眼,替她們互相介紹,“孟睆,顧行易女朋友,談了七、八、年、了是吧;笑笑,顧行易小侄女;這個,我學生,剛才在這偶遇。”


連名字都沒有,直接將兩人的關係撇得幹幹淨淨,涇渭分明。


???


!!!


——女朋友!


——還七八年了!


鬱眠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這兩句上麵,沒注意到其他的,腦子裏循環播放這兩個詞的彈幕,甚至一個比一個字體大。


所以他們兩個沒有搞基?顧教授也不是渣男?


鬱眠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


垃圾鬱寧,小道消息,毀我終身。


沈教授也太過分,都不知道打斷她一下嗎,非要看她丟臉!


而且那個“七八年”肯定加了重音,他絕對是故意的!


一般介紹剛認識的人,最多介紹一下名字,哪還會將對方的戀愛時間特意介紹一下!


鬱眠耳尖泛紅,整個臉蛋都像煮熟的小番茄一樣,又紅又燙。


再想到剛才的“肺腑之言”和“恨鐵不成鋼”,鬱眠覺得自己連收拾都不用,直接去世得了。


顧行易沒發現彌散在空氣中的一絲尷尬,一把將笑笑塞沈修止懷裏,然後又將肩上那個印著迪士尼公主的小書包掛他脖子上。


急匆匆地,“阿止,笑笑就給你帶了,阿睆工作那邊出了點問題,我給她送過去,晚上去你家接笑笑。”


沈修止點頭,剛才幫忙看小姑娘的時候他就猜到了。


“叔叔,你說要帶笑笑去遊樂場的,你怎麽說話不算數。”小姑娘不樂意了,朝顧行易伸手,被忽視後又朝著旁邊的孟睆伸手,“睆阿姨,你也不要笑笑了嗎?”


孟睆在她頭上揉了兩下,安慰了好半天,才將她的情緒和緩下來。


最後小姑娘窩在沈修止懷裏,委屈巴巴的揮手道別。


鬱眠則全程站在一旁,沉浸在無限後悔悲傷的海洋中,充當雕像。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