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十三章 不夠自信和太過自信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江邊的關係網也未必太龐大了,居然和周逍的夫人楊湄也熟悉,方山木微微感慨,果然是生在京城長在京城又有家族生意的人,他在公司多年,和周逍關係無比密切,也從未見過楊湄其人。當然,也和周逍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有關。


不過好多次公司聚會,要求攜帶家屬時,周逍也從來不帶夫人出席。方山木和同事們也曾私下議論,是不是周逍太懼內了,或者是他們夫妻感情不好,為什麽從來不讓夫人露麵?公司上下,除了周逍之外,凡是已婚的男士都展示過自己的愛情成果。


楊湄是什麽出身,又從事什麽工作,長什麽樣子,方山木一無所知,隻知道她叫楊湄,是周逍的妻子。


“周逍這麽一解釋,你就真信了?”方山木發了個不以為然的表情,“說吧,楊湄和你想象中有什麽不同?知道她的來曆了嗎?”


“人是挺漂亮的,但趕不上你家盛晨更趕不上我家江邊,不愛說話,舉止很優雅,性子很淡然,應該從小就生活在優裕的環境中,有很好的教養,其他更具體的情況就不知道了,周逍沒說,我也沒問。後來再問江邊,江邊說我沒必要知道,她這一天天的……算了,不說她了,說說我們的事業。”


“事業?”方山木心中一沉,意識到了什麽,“你和周逍說了我們創業的事情了?”


“我沒有!我有那麽傻?是江邊說的。我沒來得及阻止她,她張口就說了出來,氣死我了!”古浩一口氣打了好幾個憤怒的表情,“江邊還說,等時機成熟時,希望周逍可以支持無限關係有限責任。”


這個江邊真是太多事了,公司現在還不到對外公布的時候,被周逍知道了創意說不定會帶來不可預測的麻煩,方山木微有不快:“你怎麽說?”


古浩雖然隻是在和方山木聊天,卻也敏感地察覺到了方山木的不悅,忙回複:“我當然趕緊圓了過去,說現在才剛剛開始,八字還沒有一撇,九字還沒一橫,別說無限關愛有限責任能不能發展壯大,就算能,也不一定需要周逍的投資是不是?外麵的資金多得是!”


“周逍什麽都沒說,含糊其辭地應付了過去,我也看了出來,他不想在無限關愛的事情上發表明確態度。還有,我當麵試探著問了他一句,關於收購花團科技的事情,我還以為能夠問出什麽值得深挖的內幕,誰知周逍壓根就沒有接話,隻說事情已經過去了,再提也沒有意義了……”


又和古浩隨意聊了幾句,方山木收起了手機,心裏一片平靜。現在所有事情都是將開未開之時,想太多也無濟於事,不如盡力而為,盡人事聽天命一向是他做事的風格。


到了錢塘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的光景了,盛晨父母親自開車來接。本來方山木一再強調不用來接,叫個車過去很方便,盛晨父母不聽,讓方山木頗為感動。


盛晨父母都是大學教授,二老都是滿頭白發,但精神煥發。言談舉止流露出一股書香門第特有的儒雅和衝淡的氣質,當年方山木被盛晨吸引,也有盛晨在漂亮之外的優雅之故。


盛晨的優雅是源自家教。


到了盛家已經晚上十多點了,盛晨洗漱完畢,和兒子早早睡下了。盛家的房子本是四廳,足夠住,方向東非不自己睡,要和姥爺一起,盛烈自然樂意。


可能是路上睡得多了一些,方山木沒有睡意,一個人在客廳看了一會兒電視,眼見快要12點了,關了電視正要睡覺時,盛烈從房間中出來了。


“向東已經睡了。”盛烈悄聲說道,眨了眨眼睛笑了,“小夥子累了,和我說了沒幾句話就睡了。山木,困不?”


方山木敏銳地察覺到盛烈有話想說:“不困,爸,聊聊?”


“我們可是好久沒有單獨聊天了。”盛烈坐在了沙發上,望著幾個已經熄燈的房間,“現在他們都睡了,有什麽話,我們可以放開了說。山木,當初你追求盛晨的時候,她媽反對,但我讚成,一般來說,通常是媽媽讚成爸爸反對,知道為什麽在盛家正好相反嗎?”


方山木心裏明白,盛烈是看出了什麽,老人家目光如炬,不愧是一輩子教書育人的教授,他端正了身子:“爸,您說,我聽著呢。”


盛烈點了點頭,摸出一根煙,又放了回去:“不抽了,有孩子在……當年我和你媽結婚的時候,她家裏也是不同意,嫌棄我太窮,我說莫欺少年窮,早晚有一天我會成功,會讓你們以我為榮。後來我的豪言壯語還是沒能打動他們,要不是盛晨媽堅持跟我,我和她還走不到一起。”


“盛晨的性子很像她媽,堅持、固執又認真,當她從幾個追求者中選擇了你後,我就知道她已經拿定了主意,不會再改變了。她媽覺得你當時還不夠優秀,不想讓盛晨冒險去培養一個優秀男人,她通過培養我體會到了艱辛,她更希望盛晨可以直接嫁給一個優秀男人,當媽的都希望女兒可以更輕鬆地獲得幸福,心情可以理解。但我知道,從開始時自身價值就最大化的女人,在以後都是貶值,如果嫁給一個開始時就過於優秀的男人,很快,由於優秀男人升值過快而女人跟不上他的步伐,他們之間的差距會越來越大,最終會釀成痛苦的結果……”


果然是教授,說話極有條理並且思路清晰,方山木不說話,靜靜地聆聽。


盛烈對方山木認真的態度很滿意:“女人往往在25歲前後就已經達到擇偶空間最大化,價值釋放到了頂峰,而男人則可能到35歲時才會達到高點。如果女人在25歲時找一個和自己完全匹配甚至是更優秀的男人,那麽在以後,個人價值開始走下坡路而男人上升太快,你覺得婚姻會幸福家庭會穩定嗎?”


方山木聽明白了什麽,一臉苦笑:“這麽說當初選中我,是因為我比不上鄭遠東和蒙威的優秀,上升空間小,不至於甩盛晨太遠的緣故?”


“哈哈,有一部分這方麵的考慮,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我覺得你可靠安定,可以給盛晨一個幸福安穩的家。”盛烈笑了一笑,笑容迅速凝固下去,“其實說實話,優秀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都是社會的稀缺資源,既然稀缺,肯定會有人爭搶。我毫不懷疑現在的你比盛晨更搶手,如果你們離婚,盛晨會吃虧!”


方山木一愣,隨即也笑了:“爸,您錯了,盛晨如果離婚了,會比我更搶手,至少她會有以前的兩三個追求者等著接手。”


盛烈搖了搖頭:“你說的是蒙威和鄭遠東吧?”


方山木笑了笑,微微點頭。


“有一件事情你應該到現在還不知道,是時候告訴你真相了。”盛烈起身,示意方山木跟來。


陽台上,外麵的城市萬家燈火。習慣了在北方暖氣的環境中過冬的方山木,不太適應錢塘潮冷的氣候,一到陽台上就打了一個寒戰。


“適應一下就好了,人對環境的適應能力超出你的想象。對環境是,對人也一樣。”盛烈拍了拍方山木的肩膀,“當初盛晨在鄭遠東和蒙威之間左右為難,柯燕喜歡蒙威,覺得蒙威穩定可靠,是居家過日子的人。我比較賞識鄭遠東,鄭遠東比較有男人氣概,有魅力有膽識,能成大事……”


許多往事一起湧上心頭,方山木忽然想起了一個一直在內心糾結許久沒有答案的問題,就問了出來:“盛晨更喜歡誰?鄭遠東還是蒙威?”


後來如願以償追到盛晨後,方山木不隻一次問過盛晨她到底更喜歡鄭遠東還是蒙威,盛晨每次都是含糊其詞,要麽說已經過去了,現在隻喜歡他一個,要麽說早就忘了以前是什麽感覺了。反正在方山木的心中始終有一個疙瘩未去,雖然他也知道不是什麽事情,盛晨和二人並沒有正式談過戀愛,頂多就是出去吃過兩次飯,在她還沒有完全喜歡上二人其中的任何一人時,他就俘獲了盛晨的芳心。


陽台燈光昏暗,盛烈看了看一臉渴望的方山木,笑了:“山木,你對自己還是缺少自信呀……盛晨是對他們二人有過好感,但左右為難的不是說選擇誰,而是想選一個可以綜合二人優點的人。在盛晨看來,鄭遠東固然很有男人魅力,也很有錢,是富二代,但他太有魅力了,不會將心思全部專注在一個女人身上。而蒙威太執著了,容易鑽牛角尖,她也不太喜歡不懂圓通的人。而能將二人的優點集於一身的人,就你一個。”


方山木有幾分不太相信:“您的意思是,從一開始盛晨就沒有想要選擇鄭遠東和蒙威,而是就喜歡我一個?”


“你以為呢?你覺得以盛晨的性格,如果不是她自己選中了你,會在別人的勸告下改變主意?你呀,最大的問題是從一開始不夠自信到現在太過自信!”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