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八章 婚姻合夥有限公司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婚後,方山木和盛晨都努力工作,二人很快升職。曾經有一段時間,盛晨的職務和收入甚至高過了方山木。方山木不以為意,媳婦強過自己,說明自己眼光好,他為盛晨感到高興和自豪。


不過後來還是方山木厚積薄發,慢慢超過了盛晨,從副總監、總監到部門負責人,一路高升,二人的生活也越來越好,不但在京城買了車買了房,還迎來了新的生命。


兒子方向東的出生,改變了盛晨的人生軌跡!


原本盛晨即將升任部門負責人一職,卻意外發現自己懷孕了。盛晨本想打算先不要孩子,等升到公司副總後再說。到了副總的位置,輕易也不會有人動她,而且就算懷孕生子,再回公司後,也會有她的位置。


但方山木不同意。


方山木認為孩子來之不易,不應該輕易扼殺一個生命來到世上的權利,而且升了副總還想當總經理,當了總經理又想當副總裁,事業上的追求永遠沒有止境,但孩子卻等不及。


盛晨被說服了,接受了懷孕的事實。幾個月後,孩子出世,她被新生命打動,主動提出了辭職。公司表示了惋惜,卻並沒有過多挽留。


原以為隻需要帶孩子上了幼兒園為止,她就可以重新出生再次實現自己的事業理想。不料兒子上了幼兒園後,不合群,經常和小朋友起爭執,盛晨幾次三番被叫去向別的家長道歉。


小學後,兒子學習成績不好,盛晨就加大了輔導力度。初中時,兒子成績上來了,但忽高忽低不穩定,她隻好全程陪讀,並且檢查他的作業。久而久之,盛晨就熄了出去工作的想法,一門心思全部撲在了兒子的學業上麵。


而隨著方山木在事業上越來越成功,職務越來越高,收入也相應地大幅提升,陸續買了幾套房換了豪車,盛晨就更沒有再出去工作的念頭了。比起她出去工作從頭再來從底層做起的微薄的收入,還不如一心在家相夫教子,當一個賢惠的妻子和無微不至的媽媽。


盛晨將家裏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條不說,還負責理財,不但將方山木的收入合理規劃,買房買基金升值之外,還將家裏裏裏外外的事情都處理得有條不紊。可以說,二人一個主外一個主內,配合得天衣無縫,堪稱模範夫妻。


在二人的共同努力下,不但淨資產收益不少,陸續購入的幾套房子也大幅上漲,二人的家庭資產不斷升值,從某種意義來說,方山木和盛晨的婚姻合夥有限公司前景一片大好,業績斐然。


如果不是江邊的出現,方山木相信他和盛晨還會繼續默契配合並且親密無間地經營他們的婚姻有限責任公司。但自從江邊認識盛晨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盡管在江邊出現之前,盛晨就有了一些輕微的跡象,比如開始要求他的手機不設密碼,或者告訴她密碼是多少。再比如要求他晚上11點之前必須回家,如果晚了11點,必須主動說明情況,並且視頻通話,讓她知道他都和誰在一起。


再比如出差不要和女同事一起,實在是工作需要,也不能單獨一起,需要有第三人陪同,而且第三人也不能是女性。更過分的是,盛晨還要求方山木不能配女助理、不能單獨和女同事吃飯、不許頻繁和女性接觸,哪怕對方是生意上的夥伴或是重要合作方,等等。


一係列毫無道理的要求讓方山木啼笑皆非,他也知道盛晨過於敏感的背後是為了提防他的出軌。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在於,女人用於投入到愛情和婚姻中的青春和美貌需要提前預支,而男人的功成名就比女人晚了許多年。


相對來說,投入過早過多的女性在婚姻中確實經不起時間的流逝,青春和美貌又是一種相對貶值較快的資本,而男性在30歲以後,隨著身份地位的提升,個人價值開始升值。尤其是到了40歲以上,不管是成熟的個人魅力還是經濟地位,如陳酒一樣,愈加厚重。


相比之下,女人的青春一去不複返,而美貌也在衰退,女人就會覺得和男人不再對等無法匹配,在失去了安全感的惶恐下,對男人有了提防心理,防患於未然,也是人之常情。


方山木苦口婆心地向盛晨解釋,他沒有出軌的想法,更不會做出傷害盛晨和家庭的事情,他深愛盛晨,所有的愛都在盛晨身上用盡了,不可能也不會再愛上別人,讓盛晨不用擔心,更不用提出這些要求來約束他。婚姻其實是股份製合夥公司,要的就合夥人之間的相互信任。如果失去了信任的基礎,一方總是懷疑另一方,也就沒有辦法再繼續地經營下去。


並且方山木還向盛晨保證,如果他真的出軌了,他會淨身出門,將財產全部留給盛晨作為補償。他努力工作一心升職,其實都是為了家庭,為了她和孩子。


本來經過方山木的安撫之後,盛晨的心思穩定了許多,又全身心地投入到輔導和監督孩子的學業上麵。不料在參加了一次古浩的家庭聚會,盛晨認識了江邊之後,方山木苦心經營的一切,轟然倒塌了。


到底江邊是如何鼓動了盛晨,又或者盛晨為什麽聽信江邊的話而不再聽他的解釋,方山木不得而知,他隻知道江邊和盛晨迅速走近,以閨蜜相稱,二人一起健身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儼然情同姐妹。


方山木曾和古浩談過一次,希望古浩約束一下江邊,不要讓江邊插手他的家庭。自從江邊和盛晨成為所謂的閨蜜之後,盛晨對他的態度急轉直下,不但恢複了以前的猜疑,而且還變本加厲,提出了許多讓人哭笑不得、匪夷所思的無理要求,讓他大為頭疼的同時,又不厭其煩。


古浩向方山木哭訴,他根本就管不住江邊。自從和江邊結婚之後,他就處於被江邊嚴加控製的處境。江邊對他的管控,比起公司對他的管理還要嚴格數倍以上!盛晨對方山木各種無理取鬧的要求,都是江邊曾經在他身邊施加過的手法。


古浩甚至還痛哭流涕,咬牙切齒地聲稱他一定會和江邊離婚,等機會合適時,他說什麽也要逃脫江邊的魔爪。他還勸方山木,能忍受就咬牙忍受,生活就是這樣,總會施加一些你不想承受的痛苦。承受得了,就當享受了。承受不了就反抗,反正他們是男人,40歲的正值風華正茂的男人,離婚之後依然吃香。大不了一拍兩散,誰怕誰呀?


方山木卻沒有想過要離婚,但他也想接受盛晨的約束。盡管盛晨搬出她以前曾經將他調教成功的例子試圖說服他,他也不為所動。畢竟今非昔比,現在的他是成功人士,而盛晨多少年來是全職主婦,已經與職場和事業脫節了,她已經不再具備可以引領他前進的能力和格局。


方山木反抗加拒絕,盛晨就生氣加變本加厲。方山木就繼續對抗加想方設法應對,久而久之,二人之間的親密無間被打破,猜疑和對抗加深,漸行漸遠,就一步步演變成了冷戰。


冷戰,足足持續了一年之久,直到前些日子盛晨發瘋一樣非要插手他的一個項目,隻是因為他合作的對方負責人是一個美女!


這個項目事關重大,是公司一直爭取的一次關鍵收購。被收購公司占有相當比例的市場份額,不但方山木的公司覬覦多時,幾家競爭公司也想拿下被收購公司。被收購公司負責談判的是一個30歲出頭的美女,名叫江賦雨,長發、長腿、細腰、瘦長臉,正是方山木最喜歡的類型。


30歲的輕熟女,最是女人風情萬種的年齡段,對方山木有相當的誘惑。但方山木不像古浩,一見美女就利令智昏,他有足夠的自控力和定力,何況他也清楚,對方派出如此有魅力的一個美女負責人,顯然就是要利用美色讓他犯錯。


方山木並不是說他有多正人君子,美女他也喜歡,也願意欣賞,但喜歡和欣賞是一回事兒,有沒有想法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他可以做到在喜歡和欣賞之餘,並不想法去得到。古浩則不同了,每次見到美女都有見獵心喜的想法,就想得手。


如果沒有盛晨的多事和插手,方山木有足夠的把握處理好和江賦雨的談判。但讓他怎麽也沒有想到的是,盛晨意外出手了。


盛晨的出手如果講究章法和遵循市場規律也就算了,偏偏她是無差別攻擊——在方山木已經掌控了主動權並且談判到了關鍵階段時,盛晨突然出現在了他和江賦雨的麵前,指責他背叛家庭攻擊江賦雨勾引別人老公。


方山木驚惶失措,不是因為他有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被盛晨抓個正著,而是盛晨出現的時間節點不對,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前功盡棄!此事事關公司拓展市場的重大調整,如果成功,也會是他職業生涯中極為漂亮的一役,也足以寫進中國的互聯網公司並購史!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