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九章 哥們勸和閨蜜勸分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是的,齊亦七回來了,人在京城,蒙威的事情,就是他告訴我的。”方山木想了一想,不知道該先從哪裏說起,蒙威的婚姻和他的婚姻大不相同,蒙威和柳新的感慨基礎並不牢靠,但最開始二人還是真心相愛的。


“可能是認識的時間太短,他們隻看到了對方最好的一麵,沒有想好是不是可以承受不好的一麵。結婚後不久,矛盾就激化了……”


方山木的敘述緩慢而有力,盡管可能做到了公正而不帶有感情色彩,畢竟是聽來的消息,經齊亦七轉述後,或許會帶有他的主見和偏見。


而且他也不想讓盛晨誤會他是在故意詆毀蒙威。


蒙威和柳新結婚的第二年,矛盾就越來越集中了。蒙威從小在貧困家庭長大,特別節儉,凡事能省則省。柳新則不然,雖然她並非是什麽富裕家庭人家的女兒,但卻很有公主範,隻不過嫁給蒙威後,蒙威剛上班,收入微薄沒有足夠的實力供她任意消費。


因為沒錢,柳新想買什麽也沒有辦法實現。柳新就開始不斷地抱怨蒙威沒本事,收入少,和別的男人相比,就是一個失敗者。蒙威開始時不理睬她,她就得寸進尺,以為蒙威好欺負,天天說蒙威這不行那不行。


蒙威是悶葫蘆性格,老實是老實,但老實人被逼急了,也會反抗,兔子急了會蹬鷹,蔫驢被打急了能踢死人,蒙威在被柳新無數數落之後,終於爆發,痛罵了柳新一頓,並且警告她,如果她再無理取鬧下去,他就和她離婚!


柳新就先老實了一段時間,也是她被蒙威突然的發怒嚇壞了。從來和聲細語的蒙威發起火來,無比嚇人,簡直像是一頭咆哮的獅子。


不過事後,蒙威又向柳新道歉。柳新在收斂了一段時間後,故態複萌,又不斷地拿閨蜜或是好友的丈夫和蒙威對比,讓蒙威無比苦悶。苦悶之餘,蒙威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大師。


大師姓霍,自我介紹時,一句“揮霍的霍”引起了蒙威的好感,覺得霍大師很接地氣。認識了大師後,大師開始不斷地為蒙威指點迷津,告訴他,每個人一生中都有幾次翻身的機會,就看你能不能抓住。蒙威翻身的機會是得辭職下海。


蒙威大學畢業後,托門路留在了京城,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安穩並且有保障。收入雖然不高,但單位分了福利房,並且待遇很好。如果讓他扔掉現在的工作辭職創業,他還真沒有勇氣。


但經不起大師的再三勸告和說服,大師警告他說,如果他不下海,他不但會丟掉現在的工作,還會家庭破裂,到時家破人不亡,也是無比痛苦的事情。


在大師的一再誘導下,在柳新的再三嫌棄他不如別人的丈夫有本事的埋怨下,蒙威終於下定了決心,辭職下海,走向了創業之路。


也許真是讓大師說對了,又也許是蒙威正好趕上時代機遇,在辭職下海的潮流中,恰適其時,他創業後很快就賺到了第一桶金,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生意越來越好,規模越來越大。


有了成就後,柳新不再嫌棄蒙威沒有本事,主要也是沒有時間和精力再和蒙威吵架,她要買買買!


蒙威見柳新不再煩他,也懶得過問柳新到底花了多少錢。盡管他發達之後還是保持著以前的節儉習慣,但並沒有特別限製柳新的消費,當然,也是因為確實有錢了的原因。


原以為柳新隻要有錢花就不再管他了,但在柳新生孩子後的第二年,矛盾再一次激化了。


柳新家庭條件雖然不是很好,但也不差。她還有一個比她小了將近十歲的弟弟。之前蒙威窮,弟弟還在上學,她沒提什麽要求。現在弟弟大學畢業了,也留在了京城,在讓蒙威幫忙找到工作後,她又有了新的想法,想讓蒙威幫弟弟買房買車。


她的理由很充分,她就這一個弟弟,蒙威娶了她,應該和她一起照顧她的家人。給弟弟買房子不是隻為了弟弟,而是為了父母。她不能盡到孝養父母的責任,就要為弟弟買一套房子,讓父母和弟弟住在一起,也算是她盡到了孝心。


表麵上柳新的話合情合理,蒙威也覺得為柳新父母買一套房子不算什麽,在當時京城的房價並沒有貴到離譜,於是蒙威就全款買了一套房子,但房本登記在了他的名下。


柳新不幹了,和蒙威大吵一架,認為蒙威心裏完全沒她,不把她和她的家人放在眼裏,不就是一套房子的事情,還非要寫在自己名下。蒙威解釋說,房子既然是孝養父母的,放他的名下,也能充分彰顯他的愛心和孝心,有何不可?他還覺得他沒有必要也沒有義務為她的弟弟買房。


柳新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了。


霍大師此時出麵告訴蒙威,現在的柳新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如果說以前的柳新還有可取之下,現在的她,已經完全淪陷,不可救藥了。除非和柳新離婚,否則蒙威的事業會大受影響,甚至柳新還會進一步連累蒙威,讓蒙威身敗名裂,以至於會有牢獄之災。


蒙威原本對霍大師的話,半信半疑,但在霍大師說出他有某種暗疾後,頓時對霍大師肅然起敬。他的暗疾隻有柳新知道,以霍大師對柳新的反感,以及他們之間並沒有任何交流的狀況,不可能是柳新告訴了霍大師。


再加上因為聽了霍大師的話而下海創業,最終成就了事業,蒙威對霍大師的話信任度已經上升到了70%,剩下的30%是因為他總覺得霍大師過於裝神弄鬼,在他所謂的洞察世事看透人心的外表之下,應該深藏著一顆追名逐利之心。


蒙威不隻一次被霍大師要求他帶他去ktv,去喝酒,去泡妞,就讓蒙威嚴重懷疑霍大師既然已經是看透世事的大師了,為什麽還對紅塵中的俗事如此追逐?他到底是超凡脫俗的大師,還是俗不可耐的騙子?


盡管事業有成之後,大師在對蒙威事業上的指點就很少讓蒙威言聽計從了,但蒙威還是相信大師對他的婚姻家庭的看法,相信大師對柳新的判定。在大師希望他和柳新離婚以擺脫悲慘命運時,他毫不猶豫地同意了。


霍大師提出他可以幫他設計一個圈套,讓柳新露出本來麵目,可以讓柳新作為過錯方淨身出門。蒙威雖然討厭柳新,和她三觀不和理念分歧嚴重,但也不想趕盡殺絕,隻說隻要和平分手就行。


後麵的事情就不受控製了,到底霍大師是如何操作、柳新又如何被人引誘,蒙威就全然不知了,隻知道事發之後,他無比憤怒,並且大感羞辱。


在和柳新辦理離婚手續的同時,霍大師要挾蒙威,獅子大張口,要100萬的封口費,因為柳新是被他設計才上了肖小的當。如果蒙威不給錢,他就對外宣揚是受蒙威指使,反正根據大眾唯恐事小喜歡吃瓜的心理,肯定都會相信他的話。


蒙威一邊答應霍大師,一邊讓人搜集了霍大師的材料。等霍大師如約前去拿錢時,被警察抓個正著——霍大師被以詐騙和敲詐勒索罪逮捕!


除了敲詐了蒙威之外,霍大師還在京城之中先後以指點人生改變命運為由,詐騙敲詐了三個富豪,從中至少獲利數千萬。其中一人被他騙得家破人亡,在認識他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就被騙走了800多萬。並且聽信了他的鬼話,讓兒子中斷學業,趕走賢惠的妻子,天天喝霍大師親手調製的中藥,點霍大師親自炮製的藥香,並且戴著霍大師為他請來的價值50萬的改命戒指。


真是一個禍害大師!


蒙威在之前就對霍大師的事跡略有耳聞,之所以一直還留他在身邊,也是認定自己意誌堅定,不會被霍大師禍害。結果到頭來,還是家庭破裂了。後來他讓人查實了霍大師的犯罪證據,並且搜集了足夠的證據,在霍大師向他發出威脅時,果斷地拋給了警察。


“什麽大師,簡直就是徹頭徹尾的騙子!流氓!”盛晨聽了義憤填膺,臉微微漲紅,“現在京城所謂的大師太多了,都打著各種各樣的幌子披著各種外皮說著各種謊言,奇了怪了,為什麽偏偏有人會相信他們?尤其是一些有錢人,還對他們奉若神明,他們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呀?明明有些大師講的所謂的大道理頭頭是道,但做出來的事情卻是讓別人家破人亡,哼,蒙威有時也是腦子不靈光,有人說你家人不好還騙你的錢,他會是你的貴人會幫你事業成功?怎麽這麽笨呢?”


“就是,怎麽就這麽笨呢?”方山木一臉促狹的笑意望著盛晨,“記得大學時,宿舍臥談會,不管是誰和女朋友鬧別扭要分手,所有人都勸和。但據說在女生宿舍,遇到同樣的事情正好相反,都勸分。所以就有了哥們勸和閨蜜勸分的說法,知道為什麽嗎盛晨?”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