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六十六章 隻關愛不善後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生孩子還要管他以後是不是幸福,你是不是腦子有什麽問題?誰能保證以後的事情,生下孩子撫養他長大,以後幸不幸福是他自己的事情,你管得了嗎?用得著你管嗎?”


方山木再次拉下了成芃芃:“坐下,坐下!不要激動,既然是討論問題,就要允許有不同的想法,碰撞才能激發靈感的火花不是?以後要永遠記住一點,一切為了工作!”


“一切為了工作,為了工作!好,我不生氣,我息怒,我不和非正常人類一般見識。”成芃芃氣呼呼地又坐下了,她努力擠出了一絲笑容,“換了我是杜圖南,早就和你離婚了,他居然為了你還關閉了公司,他不是癡情,是傻。天下肯為他生孩子的女人多得是,幹嘛非得一棵歪脖樹上吊死?我想不明白,許問渠,你爸媽對你堅決不生孩子有沒有意見?”


許問渠不管成芃芃對她多不滿始終不生氣:“有呀,意見也大得很。但我堅持,他們也沒有辦法。他們也管不了我,畢竟孩子大了,由不得爸媽。我早早出國,就是為了不受他們的管教不聽他們的嘮叨。”


古浩半天沒有說話,他一直在想他和江邊的事情。許問渠的突然出現,就像一道閃電點亮了他,他忽然拿出手機,給江邊發了一段語音:“江邊,我想通了,我們還是要一個二胎比較好,一是可以增加我們的夫妻感情,二來也好讓古小遠有個伴,不管是弟弟還是妹妹,等我們在病房中病危的時候,要由家屬簽字,她至少還有一個人可以商量……”


古浩的一番深情告白讓眾人都沉默了,成芃芃也拿出了手機,給媽媽發了一段語音:“媽,當年你和老爸為什麽不再給我多生一個弟弟或是妹妹,至少這麽多財產還可以分給他們一半,不至於讓我壓力這麽大。現在就我一個,財產都是我的,但養老還有傳宗接代的任務也都是我的,我太難了。”


方山木也有所意動,拿出手機翻到了盛晨,想發什麽,卻又收回了。古浩不無鄙夷地白了他一眼:“我最煩你這種有什麽想法總是藏著掖著壓著收著的心理,該交流就交流,該軟就軟,該硬碰就硬碰,總是什麽都不說什麽都不做,別人怎麽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麽?”


許問渠拍著方山木的後背笑了:“方哥,他們或許不了解你到底想要的是什麽,我卻知道,其實你想要的是尊重和平衡。你對盛晨依然有愛,但前提是她相信你尊重你,並且願意和你達成一種勢均力敵的狀態。但現在是,她想掌控一切,你不想退讓,所以僵持不下。”


方山木微微吃驚,他和許問渠才認識不久,一共沒有見過幾次麵,為什麽許問渠如此了解他?似乎可以看穿他的內心!從某些方麵來說,許問渠也確實是有獨特之處,至少她有耐心有涵養,並且看人極準。


一瞬間,方山木動了愛才之心。


許問渠的話確實很切合他現在的狀態,對,就是勢均力敵,直到現在盛晨還沒有絲毫退讓的跡象,甚至還要和他對著幹。他身邊有成芃芃和胡盼,她身邊就出現了蒙威和鄭遠東!盡管有時方山木相信盛晨也有可能不是有意為之,但有時也會多想,總覺得她就是故意氣他!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退一步,她也會相應地退上一步?比如我答應她再要一個二胎,她會將心思轉移到孩子身上,不再對我有過多的約束?”方山木第一次覺得二胎計劃雖然有盛晨對他約束的出發點,但相應的,也對盛晨帶來了牽製,讓她既無心工作和社交,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對他嚴加防範。


對呀,為什麽他沒有想到這一點,總是從自己的出發點來考慮問題,卻沒有站在盛晨的立場上多一些思索。任何事情都是雙刃劍,不可能隻對他有約束而對盛晨沒有製約。


“是的,我猜測應該是這樣。”許問渠一臉篤定,她輕輕敲了敲桌子,“還有你,古師傅,你和江邊的問題其實比方哥和盛晨的問題更好解決,隻要你能讓江邊相信你不在外麵拈花惹草,不管你用什麽方法!然後再給她一件事情做,讓她分心分神,不再將主要精力放在你身上,你的問題就解決了。”


“這麽簡單?”古浩搖了搖頭,“說來容易做到難,我用過無數種方法,江邊都不相信我的話,我還能有什麽辦法?她不像盛晨一樣想要二胎,如果她真有想要二胎的心思,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她不想,你想,你可以說服她呀。不能總是被動地等她找你的麻煩,而是要主動進攻,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許問渠笑得很燦爛,“不能白吃你的餃子,我替你想個辦法,怎麽樣?”


“可以,可以,如果能保證讓江邊同意的話,我請你吃一頓大餐。”古浩喜不自禁,連連搓手。


“大餐就不必了,我對食物的態度是食無求飽,我更喜歡旅遊,你請我一趟歐洲十五國遊就可以了。”許問渠直視古浩的雙眼,“怎麽樣,答應不?”


“嗯……”古浩微一遲疑,實際上是有點肉疼,歐洲十五國少說也得三五萬,不過又一想,如果真的拿下江邊,三五萬又算得了什麽,忙點頭,“沒問題!”


“問渠,你找到工作沒有?”方山木暗中觀察一番,見許問渠穿的還是上次的衣服,腳上的鞋也微顯破舊,就明白了幾分,她近來應該是經濟狀況窘迫,缺錢了。


“沒有,最近一直閑著。”許問渠毫不避諱自己的經濟現狀,“你猜對了,我最近很缺錢,畢竟一個離婚的失業女人,不好意思衝家裏要錢,又沒有男人接濟,日子確實過得很艱難。對了,江邊的公司對我許以重金,並且保證不影響我想玩就可以扔下工作的自由,但我還是沒有答應,她野心太大了,我的才華不足以掌起她的期望,所以寧願不去。”


“沒上班最近在京城做什麽了?”成芃芃很好奇許問渠的生活狀態,她理解不了一個女人沒錢沒家庭沒工作甚至沒朋友,居然還能活得下去,並且還很開心的樣子。


“玩唄,京城那麽多好玩的地方,頤和園、八大處、天壇、後海……太多好玩的地方,我才去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地方!好可惜,轉眼就過年了。”許問渠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


“過年不回家嗎?”成芃芃愈加覺得許問渠簡直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像是不食人間煙火,“你現在是瀟灑自在了,你有沒有想過你沒有孩子,老了以後怎麽辦?”


“我從來不去想一個月之後的事情,隻顧眼前。因為我都不敢肯定我一個月後是不是還活在人世。”許問渠一本正經的樣子,完全不像在開玩笑,“我隻關心今天住哪裏,明天的吃飯費用有沒有著落,才不會去在意幾十年後的事情。何況生個孩子養老,本身就是一個風險極大的投資行為,別說收益了,賠本的可能性高達80%以上。”


古浩雖然很想聽聽許問渠教他如何說服江邊的高見,但對許問渠的觀念實在接受不了:“問渠,你的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是出國前就有了,還是出國後受外國人的影響才形成的?”


“天生的吧,當然,也有可能是受到了一部分西方思想的影響……”許問渠聳了聳肩,看了看方山木,“方哥,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借宿還是借錢?”方山木立刻猜到了什麽。


“都需要。”許問渠毫無尷尬之意,還一臉輕鬆,“而且借的錢說不定一時半會還不了。”


“借宿可以,過年期間,胡盼不在,你可以住她的房間,當然前提是她得同意,芃芃也不反對。借錢的話……”方山木眯著眼睛狡黠地笑了,“也可以,而且不用還,但你得為我工作,加入無限關愛有限責任公司。”


古浩捂住了眼睛:“要亂套了,杜圖南知道了會不會發瘋?胡盼聽說了會不會笑瘋?江成子見到了會不會樂瘋?不愧是無限關愛有限責任,人人可以關愛,但卻可以不用負責任,或者隻負有限責任,隻管關愛不管善後,老方,我服!”


許問渠眨了眨眼睛,開心地笑了:“方哥你在為我挖坑?是想讓我和杜圖南成為同事?我無所謂,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受得了?還有,我是一個很隨心所欲的人,如果有時候不聽話,或是情緒不好的時候不工作,你別怪我就行。當然,開除可以,隻要補償三個月的工資就ok,其他我沒要求了。”


“作為創始人之一,我反對。”成芃芃第一時間表明了立場,“許問渠不適合無限關愛的公司,她根本就沒有關愛精神。她加入公司,有可能會對杜圖南帶來困擾,進一步影響到公司上下的氣氛就不好了。方叔,你可以試想一下,如果讓盛晨姐和江邊都加入公司,無限關愛會成為什麽樣子?雞飛狗跳、人仰馬翻、遍地雞毛,還是一片狼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