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五十九章 不同階段的愛情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關小歡比他大了足足5歲,她喜歡他的聽話和乖巧,他喜歡她的成熟和大方。在異國他鄉,同樣身為中國人的男女很容易走近。


關小歡還是一如既往地向方山木傾訴她的戀愛經曆和感受,方山木的回複卻不再如以前一樣熱絡,因為他此時已經和盛晨戀愛了。關小歡卻沒有察覺到方山木的漫不經心,依然興奮地告訴方山木,她要和於陳結婚,於陳才是她真正的真命天子。


方山木勸她冷靜,在2000年時,出國的中國的留學生還不多,所以戀愛的選擇也少,等回到國內後選擇一多,國外的戀愛就會經不起國內眼花繚亂的考驗。關小歡不聽,還認為方山木是嫉妒她。


方山木大學畢業後留在京城時,關小歡和於陳也一起回國了。於陳是京城人,他留在了京城,而關小歡為了他,也留了下來。關小歡想結婚,於陳卻一再推脫。真如方山木所說,一回國,滿眼都是國產的美女,於陳再看到比他大了5歲已經有了衰老跡象的關小歡,怎麽可能還會娶她?


很快,於陳就有了新歡,甩了關小歡。關小歡痛不欲生,要死要活也無濟於事。男人的思維是決策型的,說出來的話就是一個決定。而女人的思維是試探型的,以為男人的決定是在考驗她……關小歡想要挽回於陳,方山木勸她不要做無用功,她不聽,想盡一切辦法想要說服並且打動於陳。


結果用力過猛惹怒了於陳,於陳告訴她,她比他大了太多,而女人又比男人衰老得快,他35歲時,她40歲,像是他媽一樣,怎麽帶得出去?他家裏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家裏也不同意他娶一個大了這麽多歲的妻子!


多年的驕傲和信心,被於陳打擊得體無完膚。於陳用男人最不堪的陰暗心理化成惡毒的語言攻擊關小歡,關小歡完全沒有招架之力,隻能狼狽敗退,被射得萬箭穿心,一個人回到石門,獨自療傷。


在方山木準備和盛晨結婚前夕,他回了一趟石門,正好趕上了一次高中同學會。聚會時,他被推到了關小歡的旁邊。恍惚間,七八年的歲月呼嘯而過,憔悴衰老的關小歡,依稀還有當年青春靚麗的模樣。


關小歡再也沒有了以前的跳脫和灑脫,她神色落落,鬱鬱寡歡,席間不怎麽說話,不管別人怎麽勸酒或是開她玩笑,她總一副疏落茫然的表情。


飯後,眾人哄鬧希望方山木送關小歡回家,不等方山木開口,關小歡順水推舟,主動提出要和方山木走一走。


二人去了高中校園,沿曾經無比熟悉的操場散步。操場依舊,隻是幾經翻新之後,已經不再是當年的破舊模樣,嶄新的跑道和充滿科技味道的籃球場地,隻有周圍高大的楊樹還在當年的位置上矗立,並且不發一言。


夜風習習,周圍一片寧靜,正是暑假期間,校園並沒有幾人。二人沿著跑道一連走了三圈,都是默不作聲。直到走累了,關小歡提議坐一坐。


“我一直以為我很幸運,總能遇到我喜歡同時也喜歡我的人……”關小歡的聲音比以前多了滄桑和成熟,如果說以前她說話像是一條明媚的小溪,現在就像一條緩慢的小河,承載了許多歲月的顏色,緩慢而沉重的流淌,“所以我從高中時就不斷地追逐愛情,前後一共喜歡過五個人,和三個人談過戀愛,每段愛情都是刻骨銘心的回憶。”


方山木不說話,他認為關小歡隻有兩段真正的戀愛——郭又和於陳,鄭朝陽和香港男友都不算,關小歡卻算上了香港男友。


“我的每一段戀愛的心路曆程,你是除我之外知道得最詳細的一個人,我隻對你一個人說過,其他人我都信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麽,我就是覺得你可信可靠,不管有什麽心事還是秘密,都想對你說。你就像是我的人生保險箱,隻要放在你這裏,就絕對安全,並且還可以隨時隨地取出來回味。我一直當你是最好的哥們,我們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直到我回國之後才發現,原來經過了這麽多年之後,一轉身才發現,真愛就在身邊。”


關小歡拿出手機,放了一首歌,是張宇的《小小的太陽》:“你總是微笑如花,總是看我沉醉和絕望。我卻遲遲都沒發現真愛,原來在身旁!你應該被嗬護被珍惜被認真被深愛,被捧在手掌心上,像一艘從來都不曾靠岸的船,終於有了你的港灣。你應該更自私更貪心更堅持更明白,將我的心全部霸占。你給我從來不奢望回報的愛,讓我好好的對待……”


方山木聽出了什麽,卻依舊保持了沉默。


“請原諒我發現最愛的人是你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我也知道你有了最愛的人,並且還準備結婚。但我希望你能停下來回頭看看,好好想想,從青澀到成熟,在人生最寶貴的將近十年的光陰裏,我們其實從未離開過對方片刻,就算人沒有在一起,但在心裏卻是一起度過。山木,你說,在我們過往的人生中,還能找到能夠替代對方的人嗎?”


“不能!”方山木心裏承認,但嘴上卻依然沉默,他不想說什麽,也不想解釋什麽,隻想他一路走來,默默陪伴了關小歡多年,也希望她能有一個好的歸宿。過往是不能,未來卻可以。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前進並且拋棄過往的過程。


平心而論,他對關小歡的喜歡也堅持了很多年,雖然一直埋藏在心底,卻也希望可以有機會在某一天生根發芽,長成一棵參天大樹,也不枉他多年來的陪伴和付出。但在喜歡上了盛晨之後,他就知道如果說當年的陪伴隻是出於喜歡和不服輸精神在支撐的話,那麽現在對盛晨的愛,是真心想要和她共度餘生。


男人的一生,在不同階段遇到的不同的女性,會有不同的想法。情竇初開時,隻是單純的喜歡。大學時,是想和她好好戀愛,然後牽手一生。而走向社會後,就隻是想要結婚組成家庭,完成人生必經的程序以及應該承擔的責任。


“所以,我希望你能認真地考慮考慮,哪怕隻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也會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不顧一切地和你在一起。為了回報你多年來對我的嗬護和付出,我願意傾盡我的所有對你好,直到你被感動。”關小歡雙眼含淚,抓住了方山木的雙手,“山木,求求你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好不好?我現在再也不相信任何一個男人了,除了你。我不想再在愛情中受到半分傷害,我隻想好好愛你,為你燃燒我對愛情最後的希望。”


方山木輕輕抽出了手:“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關小歡愣了半響,淒慘地笑了:“知道了……再陪我走一圈,好不好?”


走到半圈時,方山木的鞋帶開了,關小歡主動蹲下身子為他係鞋帶。簡單的一個係鞋帶的動作,關小歡足足花費了五分鍾的時間。方山木注意到關小歡的肩膀在不斷聳動,她在努力掩飾她的傷心和哭泣,他想勸她,甚至想告訴她不要這樣,總有一天她還會遇到讓她心動的更好的人。


但他沒有說出口,他太了解關小歡了,她是一個每次遇到愛情都會奮不顧身的人,不管上一次在愛情中撞得多重傷得多深,在愛情再次出現時,她還是和以前一樣義無反顧,就像從來沒有受傷一樣。


不知何時下起了雨,二人都沒有帶傘。送關小歡到了樓下,她忽然撲進了方山木的懷中,悲泣哽咽:“如果,我是說如果沒有盛晨,你會選擇我嗎?不要說謊,我隻想要你最真實的答案。”


“不會!”方山木心中鬱積已久的怨氣終於爆發了出來,“小歡,你太不了解男人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其實在你的心目中,我一直就是一個隨時可以依靠的備胎。等你所有的主胎都不能使用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備胎真的有用,可以扶正。但可惜的是,一切都晚了!在你和香港男友戀愛之前,我願意當你的備胎,分享你戀愛的快樂和痛苦,陪你一起成長。但在你遇到香港男友之後,我覺得我不想再當你的備胎了,因為我隻是你的情緒垃圾筒和感情回收站……”


“還有最最重要的一點,你告訴了我你戀愛的全部細節,全部!包括接吻和……。你知道一個男人對於喜歡的女人有怎樣的占有心理,他見不得她被別人拉手,何況最後一步!從你和香港男友關係突破之後,在我的內心深處,你從此不再是我喜歡和可以期待的姑娘,而是一個比普通同學聯係密切一些的女同桌而已。在我心中與你有關的所有對愛情的想象,全部土崩瓦解,隻留下了之前的回憶。”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