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八章 曾經純潔過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生理上的成熟並不代表心理和心智上的成熟,你還小呢。”胡盼眨著眼睛,狡黠地笑了,“古師傅確實比我還小不少,還是一個孩子,有時傻一點兒做些傻事,都可以理解。”


“去去去,一天天的。”古浩才聽明白胡盼是在損他,作勢欲打胡盼,卻被杜圖南攔住了。


杜圖南笑著搖頭:“好男不和女鬥,男人就得讓著女人,要紳士。”他又想起了什麽,歎息一聲,“其實沒有對比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沒有經曆過2g的慢,就不知道4g的快。沒有見過大哥大的笨重和功能手機的局限,也不會清楚現在智能手機的先進。同樣,現在你們90屆的戀愛,不如80屆的真實,不如70屆的浪漫和認真,而且還沒有耐心,就體會不到愛情的真正甜蜜。”


“瞎說,你又不是90屆,你知道什麽?”胡盼當即反駁,“90屆是有些男生不靠譜,沒有擔當,不懂事,追女生不用心,甚至還有一些渣男,但也有認真負責的、對愛情執著的,他們中有像方叔一樣有男人氣概的,有像你一樣溫柔多情、願意為了家庭而犧牲一切的,當然,也有像古師傅一樣見一個愛一個的花心大蘿卜。”


古浩氣笑了:“就知道到最後我肯定是反麵教材。告訴你胡盼,我不是花心大蘿卜,我是博愛。至少我在追一個姑娘時會明確告訴她,我結婚了,給不了她婚姻,隻能和她談一段不以婚姻為目的的純潔的戀愛。不像有一些單身男人,打著以結婚為目的的幌子,騙了無數小姑娘上床也就算了,還害人傷心難過。至少我是真小人,隻騙色不偷心。當然,更壞的一種是騙財騙色又騙心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們女人有時也是有問題,腦子大多進過水,非不喜歡好男人,就偏愛渣男。”


方山木打了古浩一拳:“你都是什麽三觀,別教壞了小孩子。古浩,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沒想明白,今天當麵向你問個清楚,你是一開始就這麽色這麽渣,還是後來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這一次古浩難得地沒有反駁和解釋,而是雙眼迷離地望向了遠處,沉默了半晌才說:“如果有一天你們覺得我很壞很渣,但請一定記住,我也曾經純潔過,我以前有一個網名叫我本純潔……”


“聽故事了,有好戲了,瓜子、礦泉水、板凳,快。”成芃芃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樣跳了起來,坐在了杜圖南的左邊。


胡盼也當仁不讓地坐在了杜圖南的右邊。


杜圖南有幾分尷尬,摸了摸鼻子:“你們什麽意思這是?都坐得離我這麽近,要是喜歡我就明說,我可不喜歡含蓄和暗示。”


方山木大笑:“如果是70屆女生,坐在你身邊,肯定是在暗示她喜歡你。80屆女生我接觸得少,不知道她們的愛情表現方式。但如果是90屆女生,她們不管是坐你身邊,還是和你一起吃飯看電影,或者是和你勾肩搭背,也不表明她喜歡你,隻說明她拿你當好朋友。除非她們親口說出喜歡你,否則你別多想也別自己加戲。”


“80屆女生如果喜歡一個人,會主動約他吃飯看電影,或者經常問他在幹什麽,含蓄而熱烈,暗示明顯而持久。”杜圖南以自己的經驗為例,“我沒談過幾次戀愛,可能是個例,沒有大數據作為參考。我覺得80屆女生的方式介於70屆的過於含蓄和90屆的過於直白之間。”


“方叔厲害,比我們還了解我們自己。”胡盼朝方山木拋了一個媚眼,“方叔,我喜歡你。杜圖南,我也喜歡你。”


方山木麵不改色心不跳:“別鬧!行了,趕緊聽古老色講故事。”


古浩沒理會方山木對他名字的調侃,手摸了摸下巴:“就以我個人的成長為例,不代表同齡其他男人,尤其是方山木一類的偽君子。大概是從十六七歲時,我的性意識開始覺醒,當時就是好奇加荷爾蒙的分泌,就想和女生在一起玩。記得我喜歡的第一個女生叫董妙,她長得很甜美,圓臉,大眼睛,笑起來特別可愛,聲音也很甜。我給她寫了幾十封情書,還署上了名字,結果她一封也沒有回應。高中畢業時,她把全部情書還給了我,還對我非常認真非常誠懇地表示了感謝。”


“感謝你什麽?”成芃芃很是不解,古浩的初戀很平淡很平常,但以她的人生經曆來說,寫情書式的暗戀像是天方夜譚。


“感謝我幫她寫了那麽多情書,她改了名字後原封不動地抄了一遍,寄給了她一直喜歡的一個高中同學,最終打動了對方,現在他們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並且確定了戀愛關係!等於是我用三年的暗戀和幾十封傾注了全部對愛的向往的情書,成就了董妙的愛情!當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麽離開的學校,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有幾次差點兒被車撞死。回家後,大睡了三天,然後告訴自己,從此以後不再相信愛情。”


“可憐的古老色,原本也這麽純真過,還被傷害得這麽深,董妙也太過分了,綠茶婊,心機婊!”胡盼忍不住替古浩打抱不平,“不喜歡一個人就直接拒絕好了,幹嘛非要利用他對她的好?不明白為什麽會有這麽不珍惜別人喜歡的人!”


“有些人是天生渣男,有些人是受傷之後,才慢慢變成了渣男。”方山木拍了拍古浩的肩膀,語重心長,“以前我總覺得你遊戲人生縱情花叢是生理問題,現在才明白,原來也有心理上的原因。”


古浩不滿地連翻白眼:“不帶這樣損人的,老方,我和你可是同一戰線,你這樣對我不公道啊。我以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渣男!從本質上講,色狼和渣男還是有明顯區別的。”


“繼續,古老色,請繼續你的故事,後來呢?”胡盼來了興趣,雙手托腮含情脈脈地凝視古浩,“我想知道你是怎麽一步步從一個純情少年變成了現在的猥瑣中年油膩師傅的……”


“繼續講我的故事可以,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古浩朝方山木使了個眼色,會心地一笑,“胡盼,你要是答應,我不但會講出我的故事,還會讓你的方叔也講出他三段愛情故事,怎麽樣?”


“好呀好呀,我答應,我答應!”胡盼開心地跳了起來。


成芃芃卻無奈地搖了搖頭:“傻丫頭,你被方叔和古師傅合夥騙了,他們是在聯手為你挖坑。”


“挖就挖,反正他們也不會害死我,頂多讓我吃點小虧,是吧方叔?”胡盼不滿地白了成芃芃一眼,“這是我和方叔、古浩之間的事情,你別插手。”


“好,好。”成芃芃高舉雙手,退後一步,“我多管閑事多吃屁行了吧?你放心,等下你跳坑的時候,我不會閉上眼睛的,我不但要眼睜睜看著你跳下去,還會再推你一把。”


“謝了。”胡盼冷哼一聲,“古師傅,什麽條件,你快說。”


古浩推了一把方山木:“該你方叔上場了,方總,該我做的部分,我已經完成了,接下來請開始你的表演。”


方山木不滿地哼了一聲,又衝胡盼笑了笑:“是這樣的,公司的成長遊戲app,根據芃芃的建議,最好以每個人的情感曆程和人生經曆為支線,因為真實和具有代表性,才會更有衝擊力並且有可能得到消費者的喜歡。現在我們公司的五個人中,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沒有過去的關卡,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打通困擾我們眼下的難關,就可以從每個人身上梳理出來一條清晰的支線。五個人,可以依次在其他幾個人的幫助下過關,但要有一個先後次序,經過商量,第一個選中了你,先從你開始過關……”


胡盼張大了嘴巴,直直地盯著方山木半天,驀然回頭:“芃芃,你出賣我!為什麽你們已經做出了要看我笑話的決定而我不知情?你也不事先告訴我,還和他們聯合在一起坑我,你太讓我失望了。我要和你斷交!”


胡盼的反應在方山木的意料之中。


在生活中,我們習慣性放大自己的痛苦而漠視別人的苦難。設身處地地想一想,不管是誰,都不願意自己的人生悲劇,不,哪怕隻是一個小小的難關——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別人麵前,就像自己的隱私被人參觀和點評一樣。


但方山木也知道,想要做好成長遊戲app,就要做到真實,而真實源自於身邊活生生的例子。生活永遠大過我們的想象,生活所能呈現的一切,有時會觸動我們的心靈,讓靈魂得到洗滌。有時會衝擊我們的思想,讓人生得到升華。


五個人,他、古浩、杜圖南、成芃芃和胡盼,到底先從誰的問題開始解決呢?方山木著實為難了半天。經過一番對比和篩選,最終決定選擇了胡盼。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