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二章 憑什麽要求女人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你爸反對!”


“反對你媽!”


盛晨和方山木的幾乎異口同聲。


“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唉……”方向東一屁股坐在了二人的中間,“我現在這麽小,出國的話肯定生活不能自理,老媽,你要和我一起出國陪讀嗎?”


“我……”盛晨還沒有想那麽多,她也知道有許多媽媽都出國陪讀,但都是建立在家庭和睦的基礎之上,至少有男人留在國內賺錢才行,“我要和你一起出國,誰賺錢給你學費生活費?”


“在國外也一樣可以打工賺錢。”方向東狡黠地衝方山木眨了眨眼睛,方山木會意,知道兒子不願意出去。


“老媽英文都還給老師了,出國還得重新學習,要過語言關。而且老媽也不知道在國外能幹些什麽……”盛晨一臉難為情,她在國內因為有蒙威的照顧,才得以在公司立足,要是出國的話,人生地不熟,全靠自己,她還真有幾分不敢冒險。


“沒事,沒事,我可以供你們母子的所有費用。”方山木順勢而下,嗬嗬一笑,“我改變主意了,兒子出國可以,你也一起過去,費用我想辦法,保證讓你們母子倆衣食無憂。”


“方山木,你……過分了啊。”盛晨才注意到兒子和方山木的小動作以及默契,不由暗歎一聲,兒子自小就和方山木關係好,有共同語言,雖然在生活上對她依賴多一些,但在一些大事上,更喜歡和方山木商量。


“行啦行啦,你們也別拿我當擋箭牌。我知道你們還有感情,都不想離婚,但又不想第一個提出來,怕丟麵子是吧?都多大的人了,怎麽還跟小孩一樣?”方向東右手抓住盛晨的手,左手拉過方山木的手,“你們握個手,都退一步,向對方認個錯,然後再心平氣和地商量,成不?”


雖然還是不太情願,二人拗不過兒子,握了握手。


方向東站了起來:“我還有作業要寫,反正我的態度是一貫的,不希望你們離婚,但如果你們真的沒有感情了,一見麵就吵架,看對方都不順眼,我也不攔著,非要要死要活地讓你們在一起,我沒那麽自私。但有一點,你們不管離還是不離,事關我的人生選擇,請一定尊重我的想法。”


走到樓梯上,方向東又停了下來:“拜托都成熟一點兒,別再像孩子一樣賭氣好不好?你們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都錯在了哪裏,為什麽在婚姻的遊戲關裏,你們都沒有通關。到底是對方的原因多,還是自身的原因多?就跟打遊戲組隊一樣,失敗了都喜歡埋怨隊友,不從自身找原因,就永遠過不了關。”


兒子走了許久,方山木和盛晨都沒有說話,二人都若有所思。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山木的微信響了,是古浩發來的信息:“方便通話?”


“不方便。”方山木回了一句,抬頭看了看盛晨,“我提議,關於兒子是不是出國留學的事情,先擱置,等什麽時候我們完全達成了共識再說。”


“……好吧。”盛晨遲疑了片刻,攏了攏頭發,“婚也暫時不離了,等找到兒子留學的解決方法後再說,你覺得呢?”


方山木翹起了二郎腿,眯著眼睛嗬嗬一樂:“不離也沒什麽,主要是怕影響你再一次尋找真愛,畢竟現在你有兩個選擇,蒙威和鄭遠東都很優秀,你肯定很糾結是吧?”


“你是怕影響你吧?”盛晨也翹起了二郎腿,笑得很開心很得意,“一個是當地姑娘,富二代,另一個是外地姑娘,雖然沒房,但溫婉可愛,成芃芃和胡盼,都是你喜歡的類型,你現在肯定特別懷念萬惡的可以一夫多妻的舊社會吧?”


“糾正你一下,在舊社會的中國,從來沒有過一夫多妻製,而是一夫一妻多妾製好不好?古人對於妻子還是非常尊重的,有一個三不休的規矩。”方山木擺出了一副老學究的姿態,“第一,結婚時貧窮後來發達的結發之妻,不可休。為夫家守孝三年的,不可休。女家雙親亡故沒有家人的,不可休。”


“不想離婚就明說,你要是答應我的一個條件,再向我道歉,我會考慮再給你一次機會,不用暗示,我知道我符合三不休規矩中的第一個。”盛晨笑得很開心,“方山木,我們認識這麽久了,不管你有什麽手段還是伎倆,我都一清二楚,我們之間就不用耍花招了,ok?”


方山木確實不想離婚,說心裏話,如果不是因為盛晨對他管教過嚴約束過多,他和盛晨的婚姻堪稱完美。雖然盛晨也有這樣那樣的小毛病,但他都可以接受並且保持深愛,哪裏有沒有缺點的女人?就像沒有完美的男人一樣!喜歡是因為優點,愛是包容並接受了缺點。


隻是盛晨後來的所作所為超越了他的底線,他無法忍受才憤而反抗,並且冷戰至今。


離婚不是第一選擇,是沒有選擇的選擇。但如果不離,還是回到之前盛晨對他指手畫腳的狀態,他也不會同意。


“你以前不是有三個條件?”方山木記得清楚,盛晨的三個條件從工作到生活處處對他約束,還想再生一個孩子來束縛他,他答應才怪,“怎麽現在變成一個了?”


“我想通了,男人是管不住的,與其天天提心吊膽地提防他外遇,還不如提升自己的魅力。這樣,我們現在誰也不再談離婚的事情,誰也不幹涉對方的事業,以三年為期限,三年後,誰的事業發展得更好,誰就有發言權,誰就可以決定家裏誰當家作主,敢不敢答應?”盛晨明白一點,方山木之所以在家裏的事務上不幹涉她的決定,而她對他工作上的事情的幹涉,他就極度反感並且毫不接受,不就是因為他在事業上非常成功而她毫無建樹嗎?


現在她重新步入職場,方山木也是在失敗之後重新啟程,二人等於是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不信以她的能力和人脈,三年後,不能和方山木並駕齊驅。不,不信她不能超過方山木,成就自己的一番事業!


現在兒子也長大了,懂事了,不必再像以前一樣事無巨細地照顧,雖然她很想再生二胎,再多為方山木培養一個新生力量,但現在她明白了一點,女人比男人承擔了更多的培育後代的責任,也承擔了更多的家務,憑什麽再要求女人和男人一樣在事業上有所成就?女人又不是三頭六臂,可以方方麵麵兼顧。


但女人並不是在事業上就比男人差,隻不過她更多的犧牲了自我而成就了家庭,現在她就是要讓方山木知道,她當年在學校時不比方山木學習成績差,真要走向社會步入職場,也一樣是一個優秀的職場精英。


方山木愣了愣,隨即意味深長地笑了:“三年……行,就三年。不過我們得約法三章,第一,如果誰先變心,愛上了別人,談起了戀愛,誰就要事先通知對方,不要讓對方傻等,並且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第二,我是創業,你是上班,如果單從收入上對比,沒有可比性,到時我們可以劃分一個條條框框,這樣對你也公平一些。如果隻按收入來定輸贏,怕你會輸得很慘。第三,不要把輸贏看得太重,重要的是過程,認真生活,但要心態輕鬆。到最後不管誰輸誰贏,我都希望這三年來,你過得開心。”


盛晨臉上的表情凝固了,先是眉毛挑動幾下,嘴角又翹了一翹,隨後她眼圈微微一紅,忙起身借倒水的動作掩飾自己的失態,方山木的最後一句話,擊中了她內心的脆弱,讓她心中溫暖無限。


不過雖然心裏感動,片刻之後她恢複了冷靜,依然嘴硬:“要不我們再多一個附加條件,比如說你喜歡上了成芃芃或是胡盼,又或者是哪一個小姑娘,我不會追究你的外遇責任。同樣,如果我和蒙威有了感情,你也要默許我們的戀愛,怎麽樣?”


“不行,絕對不行!”方山木跳了起來,“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不,在有了苗頭之時,就要告訴對方,畢竟我們的婚姻還在存續期間。不過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愛上了蒙威或是別人,我放你走,第一時間和你辦理離婚手續。”


“我也一樣。”盛晨低低的聲音,像是在自言自語,她心中五味雜陳,為什麽她在方山木麵前總是過於倔強,非要和他擰著來對著幹,如果她適當服輸,哪怕是撒嬌和委婉,方山木也會退步的。


也許是她和他一路走來,在她的心目中,不管方山木多成功多成熟多有魅力,他依然是當年那個為了追求她而費盡心機誠惶誠恐的小男孩,是願意為她付出一切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的青澀男生,在外人眼裏的方山木,高大、英俊、成功、風度翩翩,並且有內涵。但在她心裏的方山木,青蔥、稚氣、土氣、懶散、自高自大,並且很易怒。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