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章 接踵而至的打擊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方山木嚇了一跳,沒好氣地說:“不睡房間睡沙發,你這是個性還是毛病?”


本來簽了合同付了款之後,成芃芃就走了。半個小時後又折回,她家裏的鑰匙忘在了客廳沙發上。又一個小時後,正在洗澡的方山木再次被猛烈的敲門聲驚到,開門一看,竟然又是成芃芃。


據她自述,回家後,她發現手機又落在車上了。拿了車鑰匙去地下停車場,拿到手機上樓時,才又想起鑰匙和錢包被自己鎖家裏了。現在的她不但回不了家,還沒有身份證去住酒店,隻好回來借宿了。


方山木差點被成芃芃繞得暈頭轉向,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麽馬大哈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姑娘,如果是他的手下,他二話不說就會開除對方。


他最不待見丟三落四做事沒條理思維沒邏輯的人!


方山木有幾分奇怪,剛才坐下時,怎麽就沒有發現沙發上有人呢?可能是他太恍惚了,半睡半醒之間,沒有注意觀察。


成芃芃翻身坐起,隻穿睡衣的她露出粉嫩而健美的胳膊,以及結實飽滿的小腿,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我想睡哪裏睡哪裏,我的地盤我做主,要你管?”又一想不對,她雖然是房東,但現在房子的使用權已經歸方山木了,就嘿嘿一笑,“我睡不著,半夜起來躺沙發上打一會兒遊戲,照料一下生意,怎麽啦?”


不怎麽,方山木不想問他也不敢管,他轉身就走:“晚安!”


“你等等,大叔,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一個人租這麽大的房子,到底是不是為了包養小三?”對方山木冷淡加漠然的態度,成芃芃既不生氣,又有十足的耐心,“快說嘛,我特別好奇,真的。如果你告訴我真相,我免你一個月的房租。”


方山木站住,回身,目光中既有好奇又有不屑:“你年紀輕輕,既不上班,又沒工作,開奔馳,當包租婆,包養你的人至少也是一個年薪千萬的大老板……”


“你說什麽?”成芃芃跳到了地上,光著腳丫,輕巧地一跳就來到方山木麵前,滿臉怒氣,“你說我是小三……我打死你!”


她本想發火,臉上的怒氣卻慢慢消失,又狡黠地笑了:“看來我們共同的熟人太懶了,都沒有為我們介紹對方到底是什麽樣的人,好吧,我現在告訴你我的真實身份,但作為交換條件,你也得告訴我你到底是幹什麽的,為什麽要一個人出來租房子住,ok?”


方山木點了點頭。確實,古浩為他介紹成芃芃時,並沒有明說成芃芃是什麽人,做什麽工作,為什麽這麽年輕就在京城有自己的房子,隻說她有合適的房子可以出租,並且可以拎包入住。


“首先明確一點,我不是小三,本姑娘目前單身中。其次,我名下有十幾套房子,這套房子隻是其中之一。你也別羨慕,誰讓我有一對有本事的父母,他們就是襯房子,又隻有我這麽一個閨女,就過戶到了我的名下。最後一點,我有工作,平常除了收房租之外,也兼做微商,賣賣麵膜、人參、蜂蜜、竹鹽、燕窩什麽的,你需要哪一種?”


原來是拆二代,方山木知道沒有辦法再對話了,大多數人還在拚起跑線的時候,一小部分人生下來就在終點,沒得比:“就您這條件還做什麽微商?就該天天去國外度假,去瑞士滑雪,去巴黎喂鴿子,去英國看霧,去巴厘島潛水,除了享受人生,您不管做什麽事情都是浪費生命。”


“哎喲喂,您別這麽酸成不?我又沒吃您家大米喝您家涼白開。”成芃芃咯咯地笑了,“行了,我都說完了,該您交代了。”


一聽“交代”二字,方山木突然就打了一個激靈,他這段時間沒少被人喝令交代問題,差不多都快有條件反射了。


“我本來是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副總,也算是事業小有所成,年薪200多萬,還有股權。因為一次工作失誤,導致公司損失慘重,還被公司懷疑貪汙公款,畏罪潛逃,我其實是去西山休假,結果迷失在了深山老林之中,媽的,差點兒死裏麵。好不容易出來後,遇到一輛麵包車,司機一見我就扔下車跑了,我自己開回了市裏,結果是一輛失竊的車輛,還因此進了派出所說明情況……”方山木低著頭,有幾分沮喪,“從所裏出來,就租了你的房子住。”


“你等等,好象哪裏不對……”成芃芃歪頭想了想,她一雙漂亮的眼睛在半暗半亮的夜色中格外明亮,“你工作失誤、被停職、休假、迷路、借車、進局子,都很合情合理,但是,為什麽不回家,非要租房子住?我明白了,我懂了,你是事業不順人生倒黴又婚姻不幸,被老婆甩了,對吧?真的好慘,徹頭徹尾的人生輸家。”


“我和她的事情,說來話長,但還沒有離婚,隻是冷戰。”方山木不想再說下去了,“行了,我說完了你想要知道的一切,來,還我一個月房租……接受微信和支付寶轉賬。”


“你……”成芃芃氣笑了,“你一個大男人這麽無賴,我們明明是交換了信息好不好,你還記得房租的事情,要不要這麽厚臉皮?”


“在生存麵前,麵子是最沒用的自尊。”


成芃芃翻了翻白眼,當即微信轉了一個月房租給方山木:“好吧,理解你,快40歲的人了,一下子什麽都沒有了,接下來打算怎麽辦?”


“論成敗人生豪邁,大不了從頭再來……”方山木本想說出來,沒想到唱多了,張口就唱了出來。


“哈哈,《從頭再來》,97年劉歡唱的,暴露年齡的歌。”成芃芃大笑,“不過也別說,我就佩服你們70後這一屆男人永服輸的勁頭,比80屆和90屆都強。行,你是一個挺真實的人,以後有用得著的地方,盡管說,能幫得上的,芃芃我一定不會拒絕。”


“謝了。”方山木這一次沒拉長聲調,也沒誇張語氣,他也看了出來成芃芃是一個大氣敞亮的京城大妞,揮了揮手,轉身進了房間。


“您這經曆像打遊戲一樣,過了一關又一關,我都羨慕您有這麽豐富多彩的人生了……”頓了一頓,身後傳來了成芃芃的一聲驚呼:“天啊,都兩點多了,趕緊睡美容覺,要不明天又熊貓眼了。”


方山木以為他再難入睡,沒想到和成芃芃聊了一會兒,壓抑的心情舒展了許多,一上床就睡著了,直到被一個他期待已久的電話吵醒。


來電顯示是“老大”。


老大是方山木為公司董事長周逍起的外號。在他的帶領下,公司上下都稱呼周逍為老大,周逍似乎也很喜歡這個稱呼,私下還誇過方山木幾次。


出事後,周逍一改以前和方山木經常私下接觸的習慣,和方山木保持了公事公辦的距離。方山木雖然覺得有幾分寒心,但也能理解周逍的做法無可厚非,畢竟他的失誤太明顯也太不應該了,既為公司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也導致公司的競爭對手趁機拿下了覬覦已久的市場份額。


“老大……”電話一接通,方山木下意識地叫了一聲外號,語氣輕鬆自若,“我胡漢三又回來了,活著回來了,沒潛逃沒失蹤,是玩了一次荒野求生……”


話未說完就被周逍打斷了,周逍的語氣微有冰冷和不滿:“別解釋了,趕緊來公司一趟,有重大事情要宣布。”頓了一下,他又咳嗽一聲強調,“公司剛出了一個規定,‘老大’的稱呼過於江湖氣,以後在公司的稱呼一律直接稱呼名字或者以職務相稱。”


方山木感覺到了一絲微妙而耐人尋味的氣氛,這種感覺等他到了公司後,愈加強烈。所有人都對他要麽側目而視,要麽一副避之不及的惶恐。盡管已經猜到了什麽,但等周逍在辦公室鄭重其事地宣布免去他的一切職務並由他個人賠償公司300萬的經濟損失、由古浩接任他的位置的決定之後,他還是傻在了當場!


如果說免職可以接受也在情理之中的話,讓他個人賠償公司的部分經濟損失,就讓方山木覺得難以理解了。更讓他氣憤的是,古浩才是一個總監,一步跨越了部門經理直接升任到了公司副總,以他對公司規章製度的嚴格程序的了解,古浩肯定在背後做了手腳。


方山木不傻,他在職場多年,敏銳地猜到了在整個事件之中,古浩肯定足夠的動力借機將他一棒子打死。度假散心之行、深山老林的生死經曆,他不相信古浩在背後沒有搗鬼,他絕對是被古浩算計了!


不行,不能讓古浩這麽小人得勢。在職場上,施展一些不見光的手段踩著別人上位,隻要不觸犯法律,也不算什麽罪大惡極的行為,但古浩害得他差點兒死在荒郊野外,就過分了。方山木當即表示他接受公司對他的處罰,也願意個人承擔一部分公司的經濟損失,但提拔古浩不妥當,古浩的能力和人品不足以擔當如此重任,希望公司認真考慮。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