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三十九章 家是男女互補的地方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盛晨和方山木都是好麵子的人,十幾年來,不管家裏發生多大的困難,二人有過多激烈的爭吵,都是自己解決,從來不會對外求助,就連雙方的父母也會隱瞞。盛晨一直以來就明白一個道理,家裏的事情,家裏解決,一旦出了家的範疇,就不再是兩個人的事情,如果雙方家庭或是外人介入,事情就會複雜化,並且很難再順利收場。


盛晨忐忑不安地過了幾天,等到周五時,她早早給方山木發一個微信,問他幾點到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方山木回複是下午兩點。她很希望方山木不回複,她就可以借機將沒有辦理離婚手續的責任推到方山木身上。畢竟當時是她提出要今天辦理手續的,她不想出爾反爾。


故意磨蹭到下午一點半,向公司請假之後,盛晨才出門。到了民政局時,已經是兩點半了,讓她大舒一口氣的是,方山木還沒到。


他到底是被事情纏住了,還是有意遲到?如果他是有意遲到,是不是也說明他骨子裏不想離婚?盛晨一個人等了半天,上演了無數的內心戲,所有的情景和推測加在一起,無非就是一句話——希望方山木不要出現。


最終如她所願,方山木果然在下班時還沒有趕到,她心中一塊石頭怦然落地,又一想,又憤怒不已,方山木連離婚這樣的大事都不當一回事兒,可見在他的心目中,她和家庭的分量得有多輕!


不行,一定要讓方山木回家一趟,好好說個清楚,盛晨決定折騰方山木一番。當然,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方山木商量。


思緒回到現在,她才發現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怎麽還不來?盛晨起身,感覺涼意越來越濃,她坐不住了,回到了屋裏,卻發現兒子坐在沙發上發愣。


“媽,老爸怎麽還不來?”兒子見老媽的神情有幾分恍惚,立刻猜到了什麽,“今天老爸過來吃飯是要和他商量什麽大事?”


盛晨點頭:“要和他商量一下你上學的事情。”


“太好了。”兒子開心地驚叫一聲,“老爸肯定支持我的選擇。在我成長的道路,不能沒有老爸的指導。還是男人更懂男人。”


“呸!你一個嘴上沒毛的小男生,還敢說是男人?你才多大!小屁孩!”盛晨憂鬱的心情被兒子感染了,燦然一笑,“別貧嘴了,趕緊去洗手,他估計快來了。”


“老媽,笑起來才好看,別天天繃著臉。不管你是笑還是哭,一天都是24個小時,不多一分不少一秒,都是你餘生中最年輕美麗的一天,幹嗎非要跟自己過不去?”


“小屁孩你懂什麽?一邊兒去!”盛晨笑罵,拿起手機正要催促方山木,門一響,方山木進來了。


方山木換鞋:“密碼和指紋都還沒換,不怕我進來偷東西?”


盛晨臉上的微笑迅速凝固,臉一沉:“沒辦理離婚手續之前,你還是一家人。你今天沒去民政局,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我足足等了你半天好不好!”


“麵試員工,遇到了一個奇葩,而且我居然還認識他的前妻,世界太小了。”方山木注意到盛晨緊繃的表情有三分生氣七分假裝,心裏就更有數了,一路上他早就想好了各種應對之法,“對了,你也認識他的前妻,他叫杜圖南。”


“不認識。”盛晨冷冰冰地懟了回去,“我可不像你一樣喜歡認識別人的前妻前女友什麽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方山木,你沒救了。”


方山木知道盛晨說的是氣話,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當即一笑:“杜圖南的前妻叫許問渠。”


“許問渠的前夫?這麽巧?”盛晨也愣住了。


江邊一開始並沒有告訴她許問渠的婚姻狀態,她以為許問渠還是單身,畢竟一個人這麽愛玩,如果結婚了怎麽還能全世界到處亂跑?後來才知道許問渠也確實單身,但卻是離婚後的單身。至於離婚原因,江邊也不知道。


“所以說嘛……我一時好奇就和杜圖南聊多了,忘了辦理離婚手續的事情。不要緊,下周再辦。反正我們最艱難的部分已經過去了,財產分割和孩子歸屬問題都已經解決,離婚手續就是一個程序問題。”方山木見盛晨的臉色稍緩,知道他已經化解了盛晨對他爽約的不滿,為了繼續加深效果,他拿出了工具箱,“外麵的感應燈壞了幾個,我去修一下。這些花草要是你不養,我可就搬走了?養了好幾年了,不能眼睜睜看著它們全都枯死,平安喜樂送人也就算了,它們好侍候,我的花花草草不經心照顧,不用多久就死光了。”


盛晨麵有愧色,她不是懶,而是實在對養花弄草提不起興趣。做家務、烤麵包,或是蒸饅頭花卷包子,她可以忙上一整天也樂此不疲,但讓她遛狗逗貓,一分鍾都嫌煩。


看著方山木在外麵忙碌的身影,不多時,院子裏的燈光明亮了幾分,原先照不到的黑暗角落,也比以前亮了許多,院子中,又多了幾分生機和家的氣息。


方山木確實是一個挺顧家的男人,很符合他巨蟹座的特性,盛晨一邊擺放飯菜和碗筷一邊感慨。家確實是一個男女互補的地方,她是很能幹,但院子裏的事情她都幹不來。方山木是很會修理東西,但家務活就做不好。


如果他在外麵真的沒人,她和他鬧到現在的地步,也確實是太不應該了,是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瞎折騰!盛晨的心又軟了幾分。


方山木在外麵喊了一聲:“兒子,幫老爸開門。”


方向東飛奔而去,打開了門,見方山木抱著花草,不由奇道:“老爸,你是不是很缺錢?這幾盆花草值幾個錢,非要抱走?再買新的不就行了?”


“不一樣。”方山木抱了兩盆花草,吃力地彎下身子,來到電梯處,“從一根幼苗養到這麽大,付出的心血和時間無法用金錢衡量。就像你,哪怕別人家的孩子比你再優秀,在我眼裏也還是你最好。”


“老爸,我陪你一起去車庫吧。來,我來幫你搬一盆。”方向東眨了眨眼睛,朝方山木暗示。


方山木點頭,心想兒子確實長大了,居然領會了他的意圖。


電梯下行到車庫,方山木和兒子一起將花草放到了後備箱。兒子替方山木拍了拍身上的土:“老爸,你和老媽的婚姻真的不能再搶救一下了?我感覺老媽並不是真的想離婚,她就是想讓你妥協。就跟她以前經常威脅我不學習就不讓我吃飯一樣,哪一次不是讓我吃飽吃好?你也知道,女人的心善變,也好哄,你再哄哄她,她肯定可以回心轉意。”


“你一個小屁孩,懂什麽女人?”方山木笑了,笑歸笑,卻也知道兒子的話有幾分道理,盛晨是一個好女人,但也有缺點,就是喜歡以要挾的方式讓別人就範,而不是商量著來。


“別的女人我不懂,但我媽我懂,和她在一起十幾年了,還摸不清她的脾氣我不是白活了?”兒子碰了碰方山木的胳膊,“老媽出去工作後,也挺不容易的,一個人擠地鐵換公交,比我想象中堅強。我都有點佩服她了。你們真的沒有鬧到三觀不和分歧嚴重的地步,還有回轉的餘地。”


“兒子,你覺得爸媽的事情,是錯在爸爸還是媽媽?”方山木留了個心眼,是想從側麵了解一下他和盛晨婚姻危機的根源,兒子,就是最好的旁觀者。


“說實話,老爸,你們兩個都有不小的問題,半斤八兩。”方向東小大人一樣背著手,圍著車轉了一圈,“你的問題是過於自負,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也確實,老爸你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老爸,比我班上好多同學的老爸都強了不少。不過你也別得意,我說的不是收入,是平均技能。比如你開車穩、長得帥、顧家、會養花弄草,還喜歡小動物,動手能力強,修東西也是一把好手,等等。正是因為你平均得分高,導致你有點膨脹……”


方山木有點懵圈,摸了摸鼻子:“我有嗎?哪裏膨脹了?”


“就像胖子從來不覺得自己胖還依然大吃大喝一樣,膨脹的人會覺得自己比誰都謙虛。是,家裏的事情,你基本都放手交給老媽,隻要是她決定的事情,你大多數都同意,不會反對。就連錢也交給老媽理財,做到了對老媽的絕對信任。”


“本來就是。”方山木又不免有幾分驕傲。


“你先別驕傲,嚴肅起來。”方向東推了方山木一把,“但是你最大的問題是你的事業規劃你的工作你的朋友圈,都沒有帶著家裏來,對老媽完全隔絕。好,我也可以理解你的心思,你是覺得你的工作你的事業,不管是遇到難題還是選擇,都可以自己決定,就算和老媽商量,她也不會拿出比你的決定更好的主意。但你認真想過沒有,她是你的媳婦,是你最親近的親人,你如果將你人生的一半——不,現在事業對你來說是一大半,至少占據了60%以上的時間精力——與她隔離,等於是你的60%的人生她不曾參與,你覺得她會有安全感會當你是她最親密無間的丈夫嗎?”


方山木沉默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