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三十三章 兩性情感專家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方山木對杜圖南所有的不滿和輕視,在一瞬間全部變成了同情和同病相憐,他起身拍了拍杜圖南的肩膀:“圖南,我錯怪了你,現在鄭重向你道歉。”


杜圖南本來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強忍著眼淚,故作堅強,被方山木一安慰,忽然轉身抱住了方山木,放聲大哭:“我怎麽這麽倒黴?我到底做錯了什麽,老天要這麽懲罰我?我不想不孝,我也不想逼她生孩子,可是人結婚了,不生孩子又總覺得哪裏不對?我到底該怎麽辦?”


“真是一個活寶,還沒有成熟,都32歲了!”成芃芃看不下去了,捂住了眼睛,“男人,嗬,男人。女人是天生有生孩子的功能,但生不生總得有自主權吧?不能說為了滿足你家傳宗接代的任務,就得委屈自己?”


“你閉嘴!別鬧!行了!”方山木回身瞪了成芃芃一眼,“你懂什麽?對女人來說,孩子才是最親近的親人。生下來的孩子又不是別人的,他會叫你媽,是你一輩子割舍不了的骨肉。”


杜圖南像個孩子一樣哇哇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喊得肝腸寸斷,可見是真的傷心欲絕了。


“方哥,我的親哥!我是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和她提出了離婚,我不是真的想要離婚,隻是想威脅她,希望她能改變主意,我夾在父母和她中間,我太難了!第一次她不同意,我賭氣提出第二次,她還是不同意,我繼續賭氣提出第三次,她同意了,她竟然同意了!我以為她和我一樣是故意氣我,到了民政局領了離婚證才醒悟過來,我們是真的離婚了……哇,我後悔離婚了,哥,我想和她複婚,她又不同意!我該怎麽辦呀哥?”


對於意外收獲一個弟弟,方山木並無感覺,主要也是他見多了在喝多後衝動中以及利益驅動下一口一個哥叫得親熱的,知道這些人在狂熱狀態過去後就會恢複正常,但杜圖南的遭遇卻引起了他的心情激蕩,大起波瀾,久久不能釋懷。


和他相比,杜圖南的婚姻問題矛盾更衝突更強烈,雖然特殊,但在年輕一代中,也很有代表性。遠的不說,就說方山木原先公司中,就有幾對90屆的夫妻因為生孩子問題經常吵鬧不休,甚至於影響到了工作。


不過作為80屆的夫妻,或許是從小在國外長大的緣故,杜圖南的前妻對小孩天生的排斥心理,也算是比較少見的。而杜圖南為了孩子,為了滿足父母的心願,做出的讓步和犧牲,非常巨大。方山木捫心自問,如果換了是他,恐怕做不出來這麽一忍再忍一退再退的事情,早就離婚了。


他和盛晨的矛盾,是在日常生活中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日積月累,終於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將他們二人都卷入了其中,再也無法自拔。有人說,女人如果生活中總是因為一些小事而莫名其妙的發火,其實是積攢了太多方方麵麵的矛盾所致。


有時想想,像杜圖南和他前妻一樣的不可調和的矛盾,一旦找到了解決方案,二人反倒有可能迅速複合。而他和盛晨,在漫長歲月中積累的裂痕,一旦破裂,就已經是千瘡百孔,再也無法修補了。所以說,與其說他同情杜圖南,反倒不如說,他還不如杜圖南還有回頭的可能。


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就像一個突然暴病而亡的親人,帶給生者的痛苦巨大而震撼。而一個久病數年才死的親人,生者的痛苦會相對輕一些。


“別哭了,都多大的人了,鬆開,鬆開方叔!”成芃芃見杜圖南哭個沒完,用力拉開杜圖南的胳膊,“一個大男人,有點出息行不行?天下好女人多得是,肯為你生猴子,不,生孩子的肯定也有不少,去吧,重新出發,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你還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


“可是我忘不了她……”杜圖南一把鼻涕一把淚,要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還趁人不注意,將鼻涕抹在了桌子上,渾然沒有當初的玩世不恭,“我覺得我一輩子可能隻愛她一個人了,我對她一見鍾情,不僅僅因為她長得漂亮,還因為她的名字也好聽——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當時聽她說她叫許問渠時,我腦子轟的一聲就炸開了,就是她了,等了大半輩子的人就是她!”


什麽?不是吧?是同名還是真有巧合,方山木腦子也“轟”的一聲,但沒有炸開,隻是覺得世界好小,他抓住了杜圖南的肩膀:“你的前妻叫許問渠?她是不是也在京城?她長什麽樣子?”


“她長得很漂亮……”


“廢話,漂亮的女人多去了,說說她的具體特征。”方山木聽杜圖南說完,和成芃芃麵麵相覷,半晌才說,“真的是她!成芃芃,你不是早就認識杜圖南了,怎麽會不認識許問渠?”


成芃芃也很驚訝許問渠居然就是杜圖南的前妻,她故意學許問渠的樣子聳了聳肩:“可能是有些人就該認識,有些就不必認識吧,誰知道呢?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她一次!老杜,既然你前妻是許問渠,正好在你來之前,我們和許問渠有過一次正麵接觸,根據我和方叔對她的觀察和初步形象,你還是忘了她吧,換一個願意為你生孩子的愛人,比死守一個自以為是矯情事多的女人強一千倍。你覺得愚公通往幸福生活之路是移山快還是搬家快?”


又勸了好大一會兒,杜圖南才停止了哭泣,他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去洗了臉後又回到會議室:“方哥,我本來打算消沉一段時間再說,成妹非勸我出來多走走多看看,說有利於緩解苦悶,我就過來應聘了。我今天表現不好,前幾次爽約,也實在是提不起來精神,你別見怪。我現在的狀態還是不太適合工作,就不拖累公司了,謝謝你們今天讓我說出了心裏話,真不知道對誰說。說出來哭了一氣,感覺好多了。”


“等等……”方山木叫住了杜圖南,向他伸出了右手,“既然公司叫無限關愛有限責任,就有責任有義務對你表示關愛,同時你的人生經曆又特別有代表意義,可以作為特例成為遊戲中一個著名的關卡,我代表無限關愛公司歡迎你的加盟。”


杜圖南愣了愣,又一臉不情願地握住了方山木的手:“方哥不嫌棄,我就勉為其難加入了。如果我不能為公司帶來效益,到時直接和我說一聲就行,我拍屁股走人。不過我醜話說到前頭,加入公司,我不是為了什麽事業發展,也不是為了賺錢,我純粹是因為無聊,也是為了排遣心中的苦悶,還因為成妹說方哥是一個很有意思也很有故事的人,希望方哥能幫我過關。”


方山木狠狠地挖了成芃芃一眼:“敢情在你嘴裏,我成了兩性情感專家,專門為別人解決婚姻家庭中的疑難雜症是不是?”


“何止!”成芃芃眉飛色舞,嘴角飛揚,“方叔不但是公司的領導,還是我們的人生導師和精神領袖。”


“別鬧!天天就知道胡扯,趕緊工作去!”方山木本想嚴肅幾分批評成芃芃幾句,見成芃芃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像極了陰謀得逞的小女孩,頓時破功,又笑了,將手中的簡曆遞給成芃芃,“我還有事,得趕緊回家一趟,這個人就錄取了,你通知他下周一上班就行。”


“杜圖南,你也是,下周一上班。”方山木手機上好幾條微信,不是盛晨在催促,而是在兒子在問幾點過來,他就按捺不住了。


“簡曆你都沒看,太不認真了,你認真起來。”成芃芃還想再說什麽,見方山木穿好外套,急匆匆推門出去,不由搖了搖頭,“煢煢白兔,東走西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是不是對男人來說,永遠都是前妻好?”


“你之前不是說方哥還沒離,怎麽就成前妻了?”杜圖南雙手抱肩,望著方山木遠去的背影,“方哥和我們一樣,是一個深情的男人,隻可惜,深情不及久伴,厚愛無需多言,本是薄涼之人,何必用情至深?等方哥領證了,我和他好好喝一場,慶賀他恢複單身。”


“今天哭開心了?”


“哭得還可以,挺舒暢。”杜圖南沒有注意到成芃芃眼神中的殺意,還笑,“謝謝捧場。”


“我警告你杜圖南,你是離婚了,千萬別慫恿方叔離婚。他的婚姻還能搶救一下,你別害他,成不?”成芃芃咬了咬嘴唇,眼神流露出複雜難言的情緒。


“我害他?對他來說現在離婚是解脫,而且方哥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是不是離婚,他自己做決定,沒人勸得了說得動。”杜圖南轉身抱住了成芃芃的肩膀,“成妹,你不是有點喜歡方哥,他要是離了,不正好稱了你的心。”


“去你的!別瞎說八道。”成芃芃推開杜圖南,踢了他一腳,“喜歡又不是愛,喜歡不一定非要在一起。我對方叔的感情是純潔的,隻有幹淨而純粹的喜歡,沒有任何不安分的想法。”


“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婆子壞得很。”杜圖南哈哈一笑,跳到一邊,躲過成芃芃的追打,飛也似的跑走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