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五章 有沒有信心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林三歲又說了許多,除了感謝方山木之外,還感謝了團隊的每一個人,他從所有人身上都吸收了營養,才讓他得以彌補了許多不足,而認識孫小照並且和孫小照相愛,是他一生的幸事,是在認識方山木之後的第二大收獲。


最後在眾人的起哄聲中,林三歲和孫小照碰了杯,並且林三歲當場宣布:“明年我們的婚禮,你們都必須參加,最好都拖家帶口,抱著孩子的,有獎勵。”


月光皎潔,灑滿大地,方山木等人的歡樂並不能影響到江賦雨。


當然,江賦雨也有屬於自己的歡樂。


下班後,她邁著輕巧的步伐,下到停車場,開車回家。


江賦雨一個人住在一處明星聚集的公寓,月租金一萬多元。雖然貴,卻位置好,而且恒溫恒濕,並且物業管理非常規範。


很快回家,進門後,江賦雨自己動手做了沙拉,打開電視,準備一邊吃晚飯一邊看一會兒綜藝節目。她習慣了晚飯隻吃沙拉,既減肥又有利於身體健康。


雖然她並不胖,才45公斤,但女人似乎永遠對肥胖有恐懼心理。


抱著沙拉躺在沙發上,江賦雨準備度過一段休閑的輕鬆時光,今天聽到的消息太讓她開心了。周逍完蛋後,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到她,她就可以專心融資帶領好花常開走出困境了。


不管方山木是出於什麽樣的出發點幹掉周逍,她都得感謝他,人得恩怨分明。


既然創始人決定走法律途徑,周逍就沒幾天日子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消息後趕緊躲起來?不過躲是躲不掉的,現在的科技這麽發達,可以監控和定位他的行蹤。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後悔沒有及時出國?不過後悔也晚了,人生可沒有回頭路,不像遊戲一樣可以重來。想想周逍真是活該,都什麽時候了,還想跟她爭奪好花常開的控製權,然後再炒作起來賣一個高價,他難道不知道他已經沒有時間了嗎?


人總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如果周逍及時跑到國外,興許還能躲過一劫……江賦雨越想越是開心,忍不住笑出聲來。


一個黑影就突然從臥室裏麵殺了出來。


回家後收拾了半天,江賦雨就沒有進臥室,怎麽也不會想到臥室裏麵居然會藏了一個人。


黑影一閃就來到了她的眼前,二話不說坐在了身邊,隨後,一枚冰冷的匕首就抵在了脖子上。


“別動,敢動敢喊就要你的命!”聲音冰冷而充滿威脅意味。


江賦雨本來嚇得要死,差點驚叫出聲,等聽到對方聲音後,反倒鎮靜了下來,不慌不忙地放下盤子:“周逍,你就這點兒本事嗎?除了會威脅恐嚇別人之外,你能不能有點出息拿出放到台麵上的手段?”


周逍嘿嘿一笑:“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隻要能成事,我才不管台麵還是台下。”他收起匕首,拿出一份文件,“簽字。”


“什麽?”江賦雨看了一眼,發現是股權轉讓書,笑得更厲害了,“周逍,你也太搞笑了,馬上就要失去自由的人,還要股權?要不這樣,我答應你,等你死後給你燒十棟別墅、十輛寶馬外加1000億的資產,保證說到做到。”


“我沒和你開玩笑!”周逍冷哼一聲,手中的匕首一閃,“立刻馬上簽字,否則你別想見到明天的太陽。”


“啊!”江賦雨感覺手腕一涼一疼,低頭一看,鮮血湧了出來,手腕處有一條傷口,“周逍,你幹什麽?你瘋了?”


“我什麽都沒有了,臨死前拉一個陪葬的,也值了。”周逍的聲音陰冷而絕望,“不聽話的話,下一刀就割動脈了。離你這裏最近的醫院也得5公裏,以現在下班高峰的堵車時間計算,送到醫院也會失血過多而死。”


江賦雨終於害怕了:“你先讓我包紮一下,哎呀,好疼。你是怎麽進來的?”


“你忘了以前我經常過來你公寓,你還告訴了我門的密碼,又給了我一個門禁卡。我抱著試試的態度一試,沒想到你居然沒有換密碼。”周逍從身後拿過醫療包,“來,別動,我給你包紮。”


也別說,周逍包紮的手法居然不錯,三下五除二就包得嚴嚴實實。


“趕緊簽字。”周逍又晃了晃手中的匕首,“我不想出人命,除非你逼我!”


“簽字就簽字,有什麽了不起!”江賦雨依然嘴硬,“反正你也拿不走股權,我勸你善良,周逍,現在自首是你最好的出路,還可以減輕處罰。”


等江賦雨簽好字,周逍收起合同,晃了晃手中的匕首:“走,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裏?”江賦雨認定周逍既不敢真的傷害他,又是窮途末路,不想浪費時間,“說吧,你到底還想要做什麽?”


“跟我走一趟就知道了,別逼我殺了你!”周逍目露凶光,“我什麽都沒有了,沒有退路,逼急了就會做出失控的事情。”


江賦雨打了個寒戰:“好,我跟你走。你別激動,有事好商量。”


開車出了地下停車場,出門右拐,一路向北。周逍也不說去哪裏,隻讓江賦雨按照他的指示走。


“前麵路口右轉。”周逍坐在副駕駛,拿走了江賦雨的包和手機,“你別想耍花招,隻要聽話就不會有事。你是聰明人,什麽都沒有命重要的道理不用我教你吧?”


“別那麽多廢話,指揮就是了。”江賦雨心裏隱約有擔憂和害怕,但還是保持了足夠的鎮靜,“前麵怎麽走?”


“左轉。”


半個小時後,出了四環,車輛少了一些。又半個小時後,到了五環外,視野之中,開始出現大片大片的黑暗地帶,人和車都少了,荒涼帶來的是陌生和恐慌。


江賦雨的心越提越高:“周逍,到底要去哪裏?你想幹什麽?”


“快到了,前麵右轉。”周逍收起了匕首,看了看江賦雨還在滲血的手腕,“你的手腕別太用力,容易迸開傷口。荒郊野外的,大出血可不是什麽好玩的事情。”


前麵是一片人工林,麵積不小,是附近一帶最大的森林公園。


“停車。”周逍叫停了車,和江賦雨一起下車,朝林中走去,“上次方山木在深山老林中迷失了三天三夜,居然活著逃了出來,這家夥還是有點真本事的。現在我們所在的樹林是人工林,比方山木上次迷失的天然森林,小了十幾倍有餘。但也有幾百畝大小。”


“這裏是中央別墅區?”江賦雨在京城多年,對京城許多地方並不熟悉,她的活動範圍僅限四環之內,對於五環以上的世界,陌生得如同其他城市。


不過對於位於京城東北一帶的中央別墅區,她也還知道一些,也來過幾次。作為京城規劃的未來高端住宅區域,中央別墅區以別墅為主,並且配套綜合商業體和幾個商業小鎮聚攏人氣。同時還利用原有的水域興建了人工湖,又在原有樹林的基礎上,擴建了人工林。


旨在打造一個高質量、低密度、有水有林的高端宜居區。


江賦雨有過想在此處買別墅的心思,也來過一兩次,後來資金吃緊,就熄了心思。當時是白天過來,覺得有些荒涼,人氣還沒有完全起來。現在是晚上,更覺靜得嚇人。


“總算認出來了,我就不知道你自己開車多年,怎麽還是記不住路?”周逍的語氣中有壓抑不住的嘲諷之意,“一個連路都記不住的人,怎麽可能經營好公司?”


“記路和經營公司有必然的聯係嗎?”江賦雨也忍不住冷笑,“風馬牛不相幹的事情別強行綁到一塊兒,女人不記路的多了,但成功的女性也很多。就像男人不能生孩子,但成功的男人更多一樣。”


“都這個時候了,還要跟我抬杠?”周逍哈哈一笑,“你沒明白我為什麽說你記不住路就沒有辦法經營公司,你再好好想想,反思一下。”


江賦雨慶幸沒穿高跟鞋,匆忙之下穿了運動鞋出來,她跟在周逍身後,深一腳淺一腳地朝樹林深處進發。


“周逍,能不能別東扯西扯了,說吧,你到底為什麽帶我來這裏?”江賦雨站住不走了,“不說明白,我不走。”


“我們走了多久了?”周逍回身看看,身後一片漆黑。


“沒多久,幾十分鍾半個多小時?”


“現在放你走,你能回去嗎?能找到來時的路嗎?”周逍嘲諷地笑了。


江賦雨頓時驚嚇出一聲冷汗,終於明白了周逍所說的記路和經營公司的關聯:“周、周逍,你到底想幹什麽?”


“你陪我在樹林裏呆三天三夜,如果能順利出去,我出國,不再糾纏你。好花常開也全部歸你,你愛怎麽經營就怎麽經營。”周逍手中匕首一閃,刺在了一棵樹上,“這裏比方山木當時所在的深山老林安全多了,也小多了,有沒有信心?”


有你媽的信心,江賦雨氣得都想罵人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