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二章 保時捷戀愛騙局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方山木心中一跳,現在的周逍已經無計可施了,唯一的辦法就是鋌而走險。他當即打給了江賦雨,希望她最近注意安全,不要被周逍趁虛而入。


江賦雨表示了感謝:“相信周逍不會做出兩敗俱傷的選擇,他要敢動我,我就會讓他和劉齊家一樣進去,大不了我也賠上幾年的青春,隻要他損失比我慘重就行!”


方山木甚至聽到了江賦雨咬牙切齒的聲音,他知道現在不管說什麽都沒用了,現在的江賦雨和周逍反目成仇,以前有多恩愛,現在就有多深的傷害。想想古浩和江邊,不也是如此?紅塵男女,到頭來將相愛進行到底的能有幾人?又有多少人最終由愛生恨?


愛恨情仇是人類永恒的情感,也是無數悲歡離合故事的起點,希望在成長遊戲裏麵,多些愛和包容,少些恨和報複。


隨後一周的時間,方山木都無比忙碌,他才發現他休假時放下的工作,沒有一人替他承擔,還得他自己加班加點補回來。這幫人也真行,都不知道心疼他年紀大是老人家嗎?


方山木內心戲沒有人知道,畢竟在他忙碌的時候,所有人都一同陪著。一周來,在他的帶領下,又為成長遊戲梳理了一個80屆****人物的集體故事線,為下一個版本的成長遊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一周來,成長指南在剛上線時還引起了一些玩家的關注和感慨,有些人還在懷念當年的成長指南,但很快成長指南就湮滅在了不斷推出的新遊戲之中,曾經的一代霸主,落得一個無人問津的下場,也是不免讓人唏噓。


後來雖然好花常開采取了一係列的措施,宣傳、推廣加資深玩家推薦,總算挽回了一些市場,讓幾乎快要遺忘成長指南的老玩家又重新下載。一周後,原本在榜單不見蹤影的成長指南又勉強爬回到了前十。


方山木就知道好花常開刷了下載量,也算是一些公司的常規操作,倒也沒有什麽。對於一款收費遊戲來說,能上榜單就意味著更多的曝光,但最終帶來效益的還是收費玩家,也就是說,決定因素還是產品本身的吸引力。


不過讓人驚訝的是,一周後,勉強在榜單最後的成長指南不但沒有跌出榜單,反而還在艱難而緩慢地爬升名次。江成子根據玩家線上數據以及留言監測,推算出成長指南依然在刷榜,每天的開支在幾十萬左右。方山木明白了,江賦雨也是在最後下注,想用短期內的榜單來吸引外行的投資,隻要資金一到,還可以繼續維持下去。


終究不是正途,方山木心中暗歎,想讓林三歲出麵再勸勸江賦雨,林三歲卻主動找了她一趟,結果是……不歡而散。


“江賦雨走火入魔了……”林三歲和成芃芃並肩坐在方山木的辦公室,成芃芃泡咖啡,他喝茶,“不管我怎麽勸她,她都不聽,還說她基本上已經談妥了一家資本,對方要求簽對賭協議,如果完不成業績,不但公司的股份全部被對方收走,江賦雨也要成為他的女友。對了,他喜歡了江賦雨很久,江賦雨一直沒有答應他的追求,現在他提出了這樣的附加條件,她就答應了。”


“還真是拚了。”方山木苦笑著搖了搖頭,“從市場角度分析,成長指南還有起來的可能嗎?”


“可能性很小了,口碑砸了,而且新推出的版本由於要避免和成長遊戲有相似之處,以免我們再申請禁止,所以改得有些不倫不類,玩家的不滿度大幅上升。”成芃芃認真分析的樣子還真有幾分職場精英的範兒,“不過遊戲市場瞬息萬變,萬一江賦雨融資成功,又發現了極好的原創團隊,再重新崛起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成長指南在許多玩家的記憶中還是有一席之地的。當然,以上的前提是得先有錢。”


“所以說,資方是關鍵了……他叫什麽來著?”方山木若有所思。


“羅明亮,90年的。”林三歲打開華為平板電腦,翻了幾下,“資料顯示他從英國留學歸來,成立了一家投資公司,他還是發起人,是劣後lp。”


“可以呀,有錢人,富二代?”方山木笑著看向了成芃芃,“劣後可是要承擔無限虧損的。”


“方叔,拜托別一出現一個有錢的同齡人,你就用推銷的目光來向我暗示,我是單身主義者,說到做到。”成芃芃表達了抗議。


“你想哪裏去了,我的意思想讓你查查羅明亮的來曆,以及他的投資公司到底有沒有錢,還有他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如果他真的有錢而又專一,估計投資的成功性很大。”方山木語重心長,“芃芃,如果你真是堅定的單身主義者,你不會往這方麵想,就算我有強烈的暗示,你也不會認為我是在暗示,才能說明你意誌堅定。”


“簡直了……”成芃芃無語了,明明是方山木的錯,他繞了一圈就成她過於敏感了,還有道理嗎?


林三歲早就習慣了方山木和成芃芃的互相傷害,他起身到一邊打了一個電話,片刻之後回來:“方叔,查清了,羅明亮是一個富二代,不過按照我的劃分標準,不算是真正的富二代。他的文安資本實力一般,估計江賦雨遇到的多半是一場保時捷戀愛騙局。”


“什麽什麽?”成芃芃瞪大眼睛,“我怎麽聽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麽黑話?”


“保時捷戀愛騙局是很老套的騙色手段,一個男人追一個女人,帶她到保時捷專賣店訂一款最新款的保時捷,交一萬訂金。然後女人就跟男人回家了。第二天男人再到專賣店要回訂金,給銷售小哥2000元報酬,大家各得其所,皆大歡喜。”


“不對不對,姑娘上當受騙了呀!”成芃芃歪頭一想,“先是被騙了色,又被愚弄了智商,她虧死了。要是我,不拿到車不跟他回家。不對,有車也不回家,我是缺保時捷的人嗎?我缺的是感覺。”


方山木回敬了成芃芃一個不要得瑟的眼神:“問題是,現在我們告訴江賦雨羅明亮的真麵目,她也不會相信。她現在是病急亂投醫。”


“如果是胡盼出麵嗎?”成芃芃站了起來,“我給胡盼打個電話,爭取我和她一起過去一趟,和江賦雨再見麵談談。”


成芃芃出去後,方山木辦公室就隻剩下他和林三歲了。林三歲喝了一口咖啡:“方叔,辛風現在也到江賦雨的公司工作了,現在江賦雨缺人,估計也有要想利用辛風對付周逍的意思,就收留了她。也說明江賦雨是有一個有度量的人,哈哈。”


方山木點頭,對此事他確實高看了江賦雨一眼,換了一般人絕對無法容忍辛風。當然,江賦雨肯定也有其他上麵的考量,應該也有讓辛風針對劉齊家之意。


劉齊家被抓後,很快就交待了敲詐江賦雨的事實。在外麵,他人五人六,拽得不行,一進去立刻秒慫。不過他舉報了江賦雨在花團科技收購案時的數據作假,警察卻沒有理會,他的案件是刑事案,江賦雨的是經濟案。


經濟案必須需要有人出麵報案才行,就算劉齊家舉報的事實成立,但沒有受害方,經濟案就不成立。就像一塊紅薯江賦雨說因為澆牛奶長大,賣100塊,有人買了。劉齊家舉報說沒澆牛奶,澆的是水,但買家沒有報案也沒認為自己吃虧,舉報就無法立案。


劉齊家才慌了神,知道自己把自己作了進來,立刻就舉報了辛風。辛風接受傳喚,配合調查時,江賦雨和她一同前來,江賦雨聲稱她和辛風情同姐妹,她願意贈與辛風財產,辛風並沒有參與敲詐,都是劉齊家一人的問題。


劉齊家傻眼了,百口莫辯,最後查實款項確實打到了他的個人賬戶,後來幾筆款項雖然轉移到了辛風名下,卻是以贈與的方式,所以如果辛風不想歸還劉齊家,劉齊家必須個人承擔損失。


江賦雨表態,並不需要劉齊家還錢,隻需要他承擔應負的法律責任就行。


其實在江賦雨收留辛風的背後,是辛風第一時間向江賦雨投誠,主動吐出了一部分贓款之故。江賦雨用辛風所歸還的資金用來刷榜,成功地吸引了資本的注意。


背後一係列手段的操作,還算高明。現在辛風破財免災,逃過一劫,劉齊家敲詐罪名成立,坐幾年牢跑不了了。


辛風留在江賦雨身邊,固然有明哲保身的想法,她也清楚江賦雨放她一馬,是想她在關鍵時候用來對付劉齊家和周逍。現在劉齊家已經不足為懼,那麽周逍就是下一個目標了。


但願周逍不再胡來,趕緊自己消失為好。辛風現在隱隱覺得,周逍恐怕也不是江賦雨的對手。


“江賦雨的事情先放到一邊,交由成芃芃去處理好了,我們就靜觀其變好了。”方山木現在心中的規劃更加清晰了,收購好花常開是長遠布局,不管能不能收購成功,做好產品才是第一位的,“說說你的事情,你又有什麽事情要我幫忙?”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