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一章 不能放過任何一種可能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怎麽辦?辛風隻考慮了不到五分鍾就有了決定,她要和劉齊家劃清界限,劉齊家已經完蛋了,沒有未來了,而且之前江賦雨的賠償款一大部分落入了她的口袋之中,劉齊家進去了,她正好獨吞。反正現在劉齊家被周逍蠱惑,也不再聽她的話。


“賦雨姐,合同上我雖然沒有簽字,款也直接打給了劉齊家,但後來他又轉到了我的名下……會不會也被追查?”辛風氣勢全無,有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


“肯定會追查……”江賦雨微微一笑,見辛風緊張得都出汗了,“追查一部分,不會是全部。現階段主要是針對劉齊家的敲詐和違約。”


“別聽她嚇唬你,辛風,沒事的,相信我。”周逍站了起來,雙手叉腰,“江賦雨不敢魚死網破,她身上的事情太多了。”


“是嗎?”江賦雨一臉篤定的笑容,笑得辛風心裏直發毛,“周逍,為什麽到現在好花常開還沒有變更股權,你心裏沒數嗎?如果我們的協議真的沒有問題,你現在已經是好花常開的正式股東了。不怕告訴你,我不但會撕毀和劉齊家的協議,還會廢除我們的合同。你以後也別在外麵打著好花常開的旗號招搖撞騙了,公司已經正式發布了聲明,你的所作所為隻是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


“江賦雨,你敢!”周逍氣急敗壞,向來隻有他隨意編排別人,怎麽會輪到他被別人算計。


“聲明真的發布了!”辛風舉起手機,赫然是好花常開的官網,上麵有一則鄭重聲明。


“聲明:本公司是江賦雨女士個人公司,除江賦雨女士之外,所有自稱是本公司股東的人一律為騙子,無論其從事融資、業務洽談均為其個人行為,公司保留追究其刑事責任的權利。”


“你他媽……”周逍再也無法容忍了,“江賦雨,你等著,我和你沒完。”


“等你很久了,也不見你有什麽手段使出來,周逍,我建議你現在就出國,再晚的話,說不定就栽了。”江賦雨氣定神閑地笑了笑,“走好,不送。”


周逍以為胡盼和辛風會跟他一起走,不料二人都端坐不動,他怒極反笑:“好,都以為我沒用了是吧?你們會後悔的。”


出門,下樓,外麵的陽光依然強烈而刺眼。周逍站在樓下,天空湛藍,烈日當空,街上人來人往,依然是往日的繁華。人類的悲歡從不相通,他現在內心絕望而渾身冰涼,路人卻個個興高采烈,仿佛中了什麽大獎。


難道說,全世界都拋棄了他?


在陽光下站立了片刻,神思有幾分恍惚,周逍忽然有一種恍若隔世之感。幾個月前,他還是高高在上的聯合網路京城公司的董事長,還和江賦雨感情深厚來往密切,還勝券在握,誌滿意得。現在的他,形單影隻,成了孤家寡人一個,別說一呼百應了,所有人都離他而去,不再看好他的未來。


他怎麽會有今天會如此失敗?


都怪方山木!都怪江賦雨!


不行,不能就此認輸,他一定要奪回他應得的一切。


周逍剛走幾步,來到一處陰涼地,手機響了。是餘曉平來電。


餘曉平已經回到了總部。


“周逍,答應我的事情什麽時候落實?這都過了多久了,趕緊的。”餘曉平的聲音透露出幾分焦急。


原本在京城分公司調查時,為了幫周逍隱瞞真相,餘曉平做了大量的善後工作,周逍也承諾給他一大筆好處。但時至今日依然沒有兌現,他就有些等不及了。


主要是形勢比人強,現在風聲越來越緊,再不抓緊要錢,說不定就黃了。


周逍現在哪裏還有錢給餘曉平,他沒好氣地說:“都這麽多年的老朋友了,還會騙你?逼這麽緊有意思嗎?”


“哪裏逼你了,是你答應的事情都拖了半年了沒有兌現。”餘曉平也生氣了,“你給我說實話,周逍,你是不是沒錢了?或者是你根本就沒打算兌現?”


“我現在真的……沒錢!”周逍索性破罐子破摔了,“主要是沒現金,不動產倒是有不少,但變現需要時間,我已經在出售房子和車子,你再給一段時間。”


“好,我再信你一次。”餘曉平輕輕咳嗽一聲,“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周逍,你的時間不多了。如果三個月內你走不了的話,就別想出去了。”


“又有什麽新的動向?”周逍知道總部還在加緊調查他的事情,餘曉平現在是他了解總部風吹草動的唯一渠道。


“隻是隱隱聽到了風聲,說是老大親自下令徹查你的事情,不允許其他任何人插手,並且要求一查到底。現在京城公司關於你的舉報信特別多,明顯是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背後的組織者不用想就是古浩、李梟和向文一幫人。反正……”餘曉平停頓了一下,有些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你好自為之,趕緊兌現以前的諾言,我還能替你再遮掩一段時間。”


“我知道,我明白,謝謝老兄。房子一出手就立馬打款過去。”周逍掛斷電話,才發現自己一直站在陽光下,被曬得滿頭大汗也不覺得熱。應該是心涼的緣故,現在的他,恍惚間覺得自己已經神不守舍了。


盡管每個人生下來時都一樣,都是一無所有,奮鬥許多年後,擁有了許多。但擁有越多越不想失去,就算再回到一無所有的狀態,不過是回到了最初,所有人卻都接受不了重回開始。


周逍在京城的房產少說也值幾千萬,個人名下的現金也有不少,但早在幾年前就大部分轉移到了國外。他也不可能從國外調回資金打給餘曉平,主要也是調不回來。盡管餘曉平幫了他不少忙,但是現在餘曉平在他的事件上已經無能為力了。


周逍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不顧周圍人群異樣的目光,他就在陽光下行走,被曬得汗流浹背也恍然不覺。他一個個打電話,對方要麽不接,要麽拒聽,要麽是被拉黑的盲音。他發微信,有把他拉黑的,刪除的,也有不回複的。


偶爾一兩個回複,也都是一樣漫不經心地應付。


“在開會,稍後。”


“在談事,稍等。”


他以前常用的手法現在被別人用在他的身上,他知道現在的他基本上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忽然,一條微信跳了出來,是一個明確的回複。


“周逍,其實見麵不見麵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的選擇是什麽?發生在好花常開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不怕告訴你,是我為江賦雨出的主意,給了她破釜沉舟的勇氣。”


周逍忙打開一看,是方山木。


“方山木,我是不是又上了你的當,胡盼說到底還是你的人,還是你的棋子?”


“不,胡盼相信要和人品過硬的人合作,才不會摔倒。”


“我名下的幾套房子,市值6000萬左右,現在急於出手,4000萬就賣,你要不?”


“想什麽呢周逍,都什麽時候了,還有心情賣房子?就算能成交,你估計拿不到就進去了。”方山木本來在公司正在和許問渠聊下一個故事線,突然就收到了周逍的微信,看了一眼知道他是群發,本來不想理會,但聯想到剛剛在好花常開發生的事情,他還是回複了。


“我最少還能爭取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房子賣掉,錢拿到手,再賣掉好花常開,說不定也來得及。富貴險中求,不能放過任何一種可能。”


“你現在隻有一條路可走……”方山木想了想,還是很直截了當地打了出來,“投案自首,房子用作你貪汙公款的補償,說不定還會減輕你的刑罰。”


“你想多了,方山木,我還有時間,還有一線生機。”


“你現在和我當年在深山老林中的處境一樣,一個人麵對無盡的崇山峻嶺,相同的是,都是絕望的心境,不同的是,我隻需要戰勝自己就能脫困而出,而你,需要戰勝許多對手越過許多障礙。我當時沒有包袱,而你現在,四麵楚歌十麵埋伏,你覺得你真的還有勝算?”


“不管怎樣,總要最後一搏才對得起自己這麽多年來的努力和心血,換了是你,你願意現在就放棄嗎?你在深山老林中不也是堅持了三天三夜嗎?”


“不一樣,我當時的堅持是有信念,是為了生存,是在沒有損傷任何人利益的前提之下的正當行為。你呢?你現在的掙紮隻是對自己以前所作所為的不甘,問題是,你的房產和所得都是非法的,你所謂的奮力一搏,不過是想帶走非法所得的果實罷了。”


“不要假裝高尚了,方山木,說到底本質上我們其實都一樣,隻不過你比我更虛偽更會假裝罷了。算了,我會繼續按照我的思路辦事,你也別橫插一手,現在已經不是我和你的矛盾,而是我和江賦雨的矛盾了。雖然江賦雨的背後少了有你的影子,不過不要緊,我一樣可以收拾了她。”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