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章 隻要你們比我更痛苦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在介紹自己的誌泉資本時,張誌強也很大度地稱讚了鄭遠東的正道投資公司,還說如果現在無限關愛願意接受投資,他們會給出15億的估值。


方山木不為所動,盡管對方開出的條件確實誘人,但離他的預期還有一段距離。他現階段的主要任務是收購好花常開,以目前公司的現金流,足以可以拿下好花常開並且支撐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先交個朋友也是不錯,張誌強也提出到時可以和鄭遠東一起投資,多幾家資本聯合一起,可以分擔風險,並且可以在下一輪時繼續跟進。


聊得十分投機,方山木提出請二人晚飯,張誌強婉拒了。


“不好意思方總,晚上和好花常開的江賦雨約好了,她請我和德泉吃飯。”張誌強的笑容意味深長,“也是要聊投資的事情,已經聊過幾輪了,但現在好花常開的形勢不太好,我們沒什麽興趣。”


方山木一愣,居然這麽巧,江賦雨也找到了誌泉資本?徐德泉有意無意地也說了一句:“現在好花常開到處尋找資方,奇怪的是,江賦雨和周逍都聲稱是好花常開的實際控製人,並且他們對外的訴求還不同。一個是正常的融資,想一步步發展,一個是想利用非市場手段提高成長指南的影響力後,高價拋售。”


“我是比較欣賞江賦雨的做法,不敢和周逍合作,一是膽小,二是誌泉資本是我和老徐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不能拿自己的錢打水漂玩。”張誌強嘿嘿一笑,用力握了握方山木的手,“周逍的做法是坑公司肥個人,他玩得太大了,不是我們喜歡的套路,完全是成王敗寇的路子,野,太野了。”


二人走後,方山木又和林三歲、成芃芃開了一個會,決定繼續加強故事線,以不變應萬變。隻要故事足夠好,玩家留存率高,成長遊戲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兩天後,下架一月之久的成長指南重新上線了。


遊戲世界是一個健忘的世界,一個月的時間並不長,但對玩家來說,足夠移情別戀喜歡上好幾個新遊戲了。所以成長指南新版本推出後,反響平平,幾乎沒有激起什麽水花。


完全沒有所謂的驚喜出現。


一些以前對成長指南還有深厚感情的玩家不由感慨,成長指南難道真的就此隕落了?多想看到成長指南重回輝煌的一天。


在成長指南重新上線失利之後,周逍和江賦雨再一次爆發了激烈的爭吵。


和以前是單獨兩個人爭吵不同的是,這一次周逍帶上了胡盼和劉齊家、辛風,一行五人在好花常開江賦雨的辦公室,上演了一場對決。


周逍之所以叫上胡盼、劉齊家和辛風,是為了壯大聲勢,讓他們讚同他的說法認可他的遠見。結果讓他沒想到的是,除了劉齊家極力附和他之外,胡盼和辛風都保持了中立。


周逍的態度很堅定,認為江賦雨完全撐不起來局麵,現在的成長指南已經失去了口碑,必須重新調整方向,按照他的思路把市麵排名前十的成長類遊戲全部抄襲一遍,爭取短期內提高下載量和影響力,然後賣掉。而江賦雨非要自己原創故事線,還想打造自己的原創團隊,就自不量力了。


不是誰都有原創故事的能力,就算有,等原創出來又經過了市場的檢驗,差不多半年後快要一年了,能不能成功先不說,隻說資金就沒有辦法支持那麽久。


周逍慷慨激昂,試圖說服江賦雨,江賦雨不為所動,開始時還爭辯幾句,後來就索性以她的公司做主頂了回去,懶得再和周逍多說。


胡盼要麽不說話,說話也是居中調和。辛風幹脆說你們自己商量著決定,她不懂就不多說了。


劉齊家不時插話威脅江賦雨幾句,道理說不出來一個,隻知道耍橫。


形勢就陷入了僵局。


周逍很生氣,如果不是為了在胡盼和辛風麵前維持形象,早就大耳光打過去了,江賦雨現在這麽固執而自以為是,肯定是背後有人力挺的原因。


“非要逼我用其他手段?”周逍端起一杯茶,放到嘴邊,“江賦雨,我們好歹認識一場,也有過成功合作的過去,鬧到現在的局麵,都是你的錯。”


“現在再說對錯是非還有意義嗎?”江賦雨的目光從劉齊家身上一掃而過,“周逍,你就明說了吧,你到底想怎麽對付我?反正我之前已經和你說過了,我們之間沒有合作了,你以後也別再來好花常開,這裏不歡迎你。如果不是你和胡盼、辛風一起過來,今天你就會被保安攔下。”


“我是覺得上次你給劉齊家的補償少了,才180萬現金加3%的股權,我覺得至少也要600萬的現金加10%的股權。”周逍冷冷一笑,嘴角又露出了慣常的自信,“作為好花常開的大股東,我認為我們應該補上不足的部分。”


江賦雨就知道周逍之所以和劉齊家走近,就是想用劉齊家的無賴和無恥來對付,她也冷冷一笑,“周逍,你真的想多了,你哪裏是好花常開的大股東了?我已經依據我們的協議條件,中止了我們合同,現在的好花常開和你一分錢關係也沒有。不信,你可以帶著我們的協議去谘詢律師。至於劉齊家的所謂補償,不對,不叫補償是叫贈與,已經簽了合同,不能反悔的……”


“我要是就想反悔呢?”劉齊家一副欠揍的得瑟的表情,他翹著二郎腿晃來晃去,“你能拿我怎麽樣,江賦雨!別在我麵前裝大瓣蒜,我知道你幾斤幾兩。”


“你拿什麽反悔?”江賦雨不動聲色。


“你的原始數據呀,哈哈。上次我是當你的麵刪除了,但是,我在u盤和雲盤都有保存。”


“是嗎?”江賦雨依然一臉沉靜,“我怎麽不相信你呢?你說有保存就有,衝我要錢我就給,我不是冤大頭嗎?”


“你不是冤大頭,你是大笨蛋,哈哈。”劉齊家拿出手機,打開雲盤,“看到沒有?資料全在裏麵,而且還不止一個雲盤,好幾個都有備份,我還都買了vip,要的就是永久安全地保存。”


“按照合同規定,你應該徹底刪除所有資料才對!”江賦雨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劉齊家,你違反了合同,觸犯了返還機製,你應該返還我贈與你的資金以及股權。”


“去你娘的,還跟我咬文嚼字,老子削你!”劉齊家跳了起來,要打江賦雨。


“別動手!”胡盼攔住了劉齊家,“我上樓的時候叫來了保安,如果你敢動賦雨姐一下,有你好果子吃。”


劉齊家暴怒:“胡盼你到底哪頭的?你他媽吃裏爬外是吧?”


“我沒有吃你的喝你的,你算什麽東西,還敢教訓我?”胡盼毫不示弱,“如果不是看在辛風姐的麵子上,我連和你坐在一起都覺得惡心。”


周逍愕然,什麽時候胡盼這麽厲害了,印象中胡盼一直柔弱的樣子,從來不會生氣更不會發火。


劉齊家勃然大怒,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茶水就要潑向胡盼。胡盼一閃躲到一邊,拉開門:“蘇允,可以了。”


蘇允在外麵應了一聲,兩名保安進來,拿下了劉齊家。


上次劉齊家打過保安,保安對他印象深刻,拿他的時候就沒有留情。劉齊家被抓住,疼得彎腰像一個蝦米,大叫:“你們放開我,反了你們了。我要報警!”


江賦雨淡淡一笑:“已經報警了,你等著就是了。”


“江賦雨,我要向警方舉報你數據作假的事情。”劉齊家氣得大叫。


“請便。”江賦雨不為所動,對一臉驚愕的辛風說,“協議上沒有體現你的名字,到時警察問起,你就推得幹幹淨淨,就說完全和你無關。”


辛風張大了嘴巴:“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兒?”


周逍意識到了什麽,一臉震驚:“江賦雨,你真的要這麽做?”


“為什麽不呢?”江賦雨輕輕一攏頭發,笑得很從容,“和劉齊家撕破臉,就算他向警方舉報我以前的數據作假問題,裏麵也有你的手腳,也會牽涉到你,反正大家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誰!我問過律師了,真要深挖下去,你們都比我刑期長,哈哈。”


“隻要你們比我更痛苦,我的痛苦就會減輕。”江賦雨下定了決心除掉劉齊家這個隱患,見警察已經出現在門口,起身去迎接。


不一會兒,警察在取證和問詢結束後,帶走了劉齊家,並且拿走了江賦雨提供的不少證據,蘇允作為全權代表和警察一起走了。


幾人走後,辛風一臉灰白,一言不發。胡盼表麵上淡定,內心卻既慶幸又感激,慶幸自己沒有越陷越深,感激方山木和成芃芃對她的幫助和不放棄。


周逍半天沒有說話,一杯又一杯地喝茶。


江賦雨也頗有耐心,周逍不開口,她就為他泡茶,還打開了音樂。悠揚的音樂聲響起,聽在每個人的耳中,卻在心中留下了不同的波瀾。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