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三十七章 真的很可悲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別揣著明白裝糊塗,賦雨,你會不明白其中的套路?哈哈,蒙誰呢。”周逍臉色陰冷了幾分,他對江賦雨愈加失望了,“負責收購的人又不是真正出錢的人,反正是公司的錢,他們隻要表麵文章做得好看就行了。收購成功後,該他們的好處不會少,就算虧了,也是公司的損失。”


“我不同意!”江賦雨的表情也冷了下來,“我不想再透支自己的人品了,我想好好地做好一件事情,對不起,周逍,我不能答應你。”


“你是被林三歲迷住了吧?”周逍終於惱羞成怒了,他一拍桌子,“江賦雨,你別自作多情了,林三歲不會喜歡上你,他隻是在利用你。”


“和他沒有關係,我是在為我自己著想,我不想再失信於所有人了。”江賦雨的態度無比堅決,“我也沒指望林三歲可以喜歡我,但並不妨礙我喜歡他。我喜歡他,和他沒有關係。你體會不到這種隻是單純的喜歡一個人不求回報的感覺,你不管做什麽事情都會計算得失,真的很可悲。”


“你不要忘了,好花常開有我一半多的股份,我才是控股股東!”


“不好意思,我們私下的協議,並沒有體現在公司上麵,從法律上講,我才是公司的實際控製人。還有,我和律師研究過了,我們私下的協議,有一些漏洞……”江賦雨輕抬右手,動作輕柔地喝了一口茶,“周逍,是時候劃清界限理清我們的關係了。”


“哦……”周逍的臉色慢慢冷了下來,“現在喜歡上了林三歲,又攀上了方山木的高枝,覺得我從聯合網路離職就沒有用了,是吧?江賦雨,你別想過河拆橋卸磨殺驢!”


“不好意思,我沒罵你是驢,你可別自己罵自己。”江賦雨反倒笑了,“你的股份,也不是不按照以前的承諾兌現,而是直接給你變現,你拿錢走人,從此我們互不相欠,也不用再在好花常開相愛相殺了。”


“可以。”周逍哈哈一笑,“按照10億的估值給我退股,我就沒有意見。”


“按照1億的估值。”江賦雨並不生氣,反倒淡定了幾分,“你可能沒有仔細研究我們的協議,上麵有一個條款,如果到時發生爭議需要一方退出時,實際經營的一方有權優先繼續管理公司,並且以市場估值收購另一方的股份……”


周逍一臉愕然,沉默了片刻:“江賦雨,你要想清楚了,真的要和我撕破臉皮?”


江賦雨掩嘴一笑,笑容俏皮而得意:“你真的想多了,周逍,我們好歹相愛一場,就算分手,也要好合好散。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嗎?你覺得拿走6000萬現金退股,是不是合適?”


周逍哈哈一陣大笑:“好花常開是我實現財務自由的通道,6000萬就想打發了我,你當我是it民工?如果是6個億,我可以考慮考慮。”


“聊不下去了。”江賦雨揮了揮手,“周逍,你真以為你還值這麽多錢嗎?”


周逍惱羞成怒:“江賦雨,別以為你現在掌控了主動權就可以甩掉我,告訴你,逼急了我,大不了同歸於盡,一起坐牢。”


“行啊,說的好象我比你刑期還長一樣。”江賦雨毫無懼意,還咯咯一笑,“這麽說吧,如果真要到了兩敗俱傷的地步,周逍,你估計得坐一輩子牢,我可能也就兩三年,再如果懷孕的話,判一個緩刑,就更好過關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快要暴露了,你現在急著出國。晚上一步的話,就會被聯合網路送進監獄。”


周逍臉色變幻不定,心中波瀾大起,江賦雨怎麽知道了他的處境,他自認隱瞞得很好,幾乎沒有幾人知道他現在依然處在危機邊緣!


從聯合網路辭職,表麵上他是從容脫身,總部也答應他對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但他心裏清楚,總部不會放過他。根據以前的例子判斷,總部是緩兵之計,先讓他辭職騰出位置,好讓接替者可以著手大肆搜集他的相關證據。


聯合網路京城分公司還有他的眼線,對方告訴他,王傳先已經扶正,由副總任職董事長兼總裁。正式上任第一天,王傳先就大刀闊斧地調整了一係列人事,基本上幾個重要崗位全部輪換或被調離。


被調離者,全是周逍的親信。


隨後王傳先提拔了李梟和向文,二人都擔任了重要部門的總監職務,並且暗中負責深入調查周逍的職務侵占證據。


曆來聯合聯絡對職務犯罪不會心慈麵軟,曾經發生過分公司副總因為多報幾千元的飯費而被辭退的先例。周逍也清楚他身上的事情太多,一時查不清楚,而且事情也容易鬧大。先調虎離山,再限製他離京,然後等調查完畢將證據提交到公安機關,他也就隨之進去了。


不能坐以待斃,必須在聯合網路完成調查搜集到全部的證據之前,拿錢走人,遠走高飛。正是因此,周逍才自知時日無多,他急於變現。


但又不能在江賦雨麵前露怯,周逍強行壓下心頭怒火:“沒得商量了?”


“已經是好說好商量了,你還想怎麽著呀?”江賦雨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她是她感覺掌握了主動權之後自信的流露,“我可不是楊湄,更不是藍心、向文和孫小照,從一開始,我就留了後手,保留了許多證據,包括錄音、錄像還有往來的郵件……怎麽說呢,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周逍怒極,再也壓抑不住憤怒,一個耳光打在了江賦雨的臉上:“江賦雨,你無恥,你卑鄙!”


江賦雨動都沒有動上一下,表情陰冷而沉靜:“打男人的女人,永遠不可信,是徹頭徹尾的人渣!”


“你等著!”周逍摔門而出。


江賦雨頹然坐到沙發,捂著火辣辣的臉,眼淚瞬間流了下來。


也不知哭了多久,她擦幹眼淚,撥通了林三歲的電話。


“林總,今晚見個麵吧,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頓了一頓,江賦雨下定了決心,“地點隨後我發你手機上,另外,我還約了胡盼。”


正在公司和成芃芃開會的林三歲愣了片刻,大腦瞬間轉了一轉,答應了:“好。”


“又是江賦雨?”成芃芃調侃的表情笑得很曖昧,“你現在已經和小照確定了戀愛關係,可不能再和江賦雨玩曖昧了,你不是腳踩兩隻腳的人,容易露餡。”


“想什麽呢你?一邊去!”林三歲一臉委屈,“還有胡盼好不好?絕對是商量關於好花常開未來規劃的大事,我預測,差不多要撥雲見日了。我決定向江賦雨正式提出收購好花常開意向。”


“越來越有幹大事的風範了,三歲,姐姐看好你。”成芃芃嘻嘻一笑,“方叔怎麽還不回來?他不在公司,心裏總有沒著沒落的,你說我是不是對他產生了有悖倫理的感情?”


“你?”林三歲用力搖了搖頭,“你這是孩子對父親式的依賴,說明你有戀父情節。”


“滾你的。”成芃芃手中的筆記本扔向了林三歲。


林三歲走後,成芃芃泡了一杯咖啡,攪動之下,陷入了沉思之中。


從開始到現在,轉眼兩三年過去了,公司的每一個人都有了成長,不管是事業上的還是感情上的,隻有她似乎還在原地踏步。盡管方叔一再肯定她比以前進步了不少,在商業上有了格局和眼光,但成芃芃還是覺得自己成長緩慢。


尤其是在感情上,幾乎沒有任何突破。


她到底想要尋找什麽樣的另一半,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是,她承認她對方山木有好感,也喜歡他,但還沒有上升到愛的地步。如果方山木真的離婚,成了單身,她說不定真的會和他進一步走近,進而由喜歡逐漸升溫。


但方山木終究還是沒有離婚,人生沒有假設,成芃芃以為她會有情緒波動,卻奇怪的是,她坦然地接受了現實。也許不管方山木離不離婚,是不是和她發生什麽,她都會坦然麵對,既不會驚訝也不會驚喜。


她是不是太消極太佛係了?又或者是她從小什麽都不缺,所以缺少爭取的精神和動力?


也許在她的潛意識裏麵一直渴望一個方方麵麵都符合她的要求的另一半出現,他不但會主動出現在自己麵前,還會也正好喜歡她,並且追求她,她就順理成章地和他在一起,一切都像是最好的安排。


可惜理想和現實總是會有相當大的差距,人生中不勞而獲的隻有衰老和死亡。


大道理都懂,可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她是不是沒救了?成芃芃忽然有幾分傷感,說心裏話,眼睜睜看著林三歲和孫小照走到了一起,杜圖南和許問渠破鏡重圓,胡盼和連想、江成子和盧林都各心有所屬,雖然古浩還是離了,方叔卻和盛晨的感情加深了,算來算去,她是最可憐的一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