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二十四章 好事要成雙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還會被另一半拋棄,哈哈。”方山木點了點頭,“夫妻二人,必須得同步前進一同成長,才能保持婚姻的新鮮感,在成長中學習,在學習中不斷地創造新的驚喜。”


“說得頭頭是道,你和盛晨不還是分了?講道理誰不會,能做到才算是真本事。”江邊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你們男人,一個個口是心非,說得好聽,卻從來不會落到實處。”


方山木見盛晨想說什麽,搖頭製止了她,他一本正經地衝江邊點了點頭:“江邊,我覺得有必要深度剖析一下你和古浩問題的根源。你們的問題,固然有你想要過於控製古浩的原因也在,也和古浩確實花心總想尋找豔遇有關,表麵上看,古浩的花心是主因,你的控製欲是誘因,所以你一直以受害者的身份來說服自己你對古浩的一切約束和管教,都是正當的必須的,對不對?”


江邊不說話,目光有幾分閃爍。


“其實你完全可以采取其他方法來拯救古浩,比如和他好好談談,講明利害關係。比如改變一下自己動輒對他約束、吼叫的家長式管理,來感化他。就像在一家公司,如果一味的嚴厲,會讓員工隻有敬畏而沒有自發的動力。如果一味的寬厚,也會讓員工過於放鬆而不知努力。軟硬兼施恩威並重才最符合人性,江邊,你自己想想,在好景常在,是盛晨的人緣好還是你的人緣好?”


“我不需要人緣,我隻要他們怕我聽我的就行。”江邊依然執迷不悟,“你說的都是屁話,以古浩的德性,屢教不改,還能講得通道理?狗改不了吃屎!”


“如果真的認為古浩無藥可救,就應該早早止損,而不是耗下去!”方山木也沒有客氣,“你到現在還沒有明白一點,江邊,你和古浩的婚姻破裂,不是他一個人的過錯,你也有錯。如果你想改造他,一定要用適合他的方法和他溝通,用他聽得懂的可以接受的方式和他交流,而不是用你自己覺得舒服覺得可行的方式。如果你不想改造他,直接切割了多好,既省心省力,也為自己節省了青春。”


江邊的目光終於不再堅定,有了幾分動搖:“你的意思是,我也錯了?”


“和古浩離婚後,你承受了痛苦沒有?”方山木繼續追問。


“當然承受了。”


“有痛苦就說明有錯誤。”方山木冷笑一聲,“江邊,什麽時候你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你才算成長了一步。現在你還在痛苦之中,古浩卻積極地擁抱了新生活,說明他已經放下了過去,他在成長,而你還在原地踏步。不成長的人就會痛苦,就是固守著過去不放。”


“好,好,都是我的錯,行了吧?你們都對,你們都沒有丁點兒錯誤!”江邊又被激起了火氣,“你和盛晨不也是離了嗎?你們又是誰的錯誤?”


盛晨的情緒一直不高,怏怏不樂的樣子。她剛要說話,忽然一陣嘔吐之意傳來,忙起身出去。


方山木追了出去:“怎麽了?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昨天沒睡好?”


盛晨扶住了方山木:“不是,是發生了意外……”


“什麽意外?”方山木一頭霧水。


“你怎麽這麽笨呢?你又不是沒有結婚的小年輕,難道什麽都不懂?”盛晨嗔怪地白了方山木一眼,“都怪你,不小心,說來就來了。”


“什麽來了?”方山木越來越糊塗了。


“啊,你懷孕了?”見盛晨一陣陣幹嘔,方山木才恍然大悟,一拍腦門,“男孩女孩?”


話一出口才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他嘿嘿一笑,忙扶住了盛晨:“不好意思,雖然是第二次當爹,但間隔的時間過長,有點手生了。”


“要生嗎?”盛晨有幾分猶豫,“我一是年齡大了,二是工作也忙。”


“要,肯定要。”方山木態度堅決,“孩子來了就得生下來,要尊重生命。年齡大不是問題,現在科技發達。工作忙也不是困難,完全可以克服。”


“你真的想要這個孩子?”盛晨有幾分遲疑,“要是生了二胎,我們可就很難真的離婚了,三年之約馬上到了。”


“離婚?離什麽婚?我們不是已經離過了嗎?”方山木裝傻。


“那是假的。”


“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經離過了,現在算是複合。”方山木哈哈一笑,拉過盛晨,“走,向他們宣布一下喜訊。”


等方山木和盛晨回到雅間,見氛圍有幾分古怪,鄭遠東和蒙威在擠眉弄眼地笑,江邊氣呼呼的樣子,像是誰欠了她幾千萬一樣。


“盛晨,你騙我!”江邊見二人回來,呼地站了起來,“你說和方山木也離婚了,你們根本就沒離,不但沒離,還打算要二胎!你太氣人了,對我不誠實!”


盛晨想說什麽,被方山木製止了,方山木拉著盛晨的手:“有的婚形式上結了,但實際上是離了。有的婚形式上離了,卻實際上還在一起。我們是形式上離了,實際上人和心都還在一起。江邊,我們也不是騙你,隻是想體現一下所謂的離婚的感覺。”


江邊張了張嘴,想說什麽卻又咽了回去,悻悻地坐下:“行吧,都這樣了,隻能祝福你們了。”


“恭喜恭喜。”


“祝賀祝賀。”


鄭遠東和蒙威連忙送上了祝福。


“之之也懷孕了,和你們家孩子估計同一個月預產期,要是一男一女,就結成親家。要是同性,就讓他們成為兄弟姐妹。”鄭遠東一拍桌子一臉興奮,“就這麽定了,誰也不許反對。”


盛晨接連喝了幾口茶才壓下了翻騰之意:“懷兒子的時候沒什麽反應,這次怎麽這麽厲害?聽說反應激烈是女孩?”


“不準的,別亂想,來什麽都是福分。”鄭遠東很開心,“不管了,我先認一個幹爸,我要當第一個幹爸,你們都別跟我搶。今天真來對了,不過好事要成雙,山木,來,說說你的事情。”


方山木眨眨眼睛,今天他過來和盛晨見麵,主要是想聊聊無限關愛的下一步,以及好景常在的現狀,盛晨並沒有告訴他鄭遠東和蒙威會來,就不知道有什麽事情要和二人聊。


盛晨俏皮地一笑:“他還不知道我今天叫你們過來要談的事情,給他一個驚喜。”


方山木苦笑:“剛才已經有一個驚喜了好不好?”


“誰規定驚喜隻能有一個的?”盛晨抿嘴一笑,“行吧,現在的發言時間屬於江邊,請江總發表講話。”


江邊輕輕咳嗽一聲,不滿地看了盛晨一眼:“就知道調侃我……方山木,雖然在對感情問題的看法上,我和你有不小的分歧,不,是不可調和的矛盾,但是,我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對於事業上的合作,我願意放下對你的成見,也不在意你對我的偏見,希望和你達成共識。”


方山木張了張嘴,好吧,又成了他的不是,好男不和女鬥,他忍!


“其實之前我一直說我知道無限關愛的內鬼是誰,當時就猜到了是胡盼……”


盛晨驚訝地“啊”了一聲:“真的假的?為什麽不早早告訴方山木?”


江邊不理會盛晨的大驚小怪:“一是我沒有確鑿的證據,二是我看方山木一副一切都在掌握的拽樣,就不想告訴他,讓他吃癟了才會知道自己沒多大本事。後來才發現,方山木也早就知道了是胡盼,始終沒有揭露她,是為了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也是為了埋下伏筆,所以說盛晨,方山木最陰險了,最懂人心最會利用人性,你得小心他……”


盛晨歎息一聲:“再壞的人,隻要你真心對他好,他也真心愛你,在你麵前,他也不會壞到哪裏去……”


“知我者,盛晨也。”方山木斜了江邊一眼,“江邊,有事說事,別人身攻擊,除了你說我壞之外,別人都誇我好。”


“那是他們都眼瞎!”江邊其實心裏知道方山木可靠,就是嘴上不饒人。


“全世界都眼瞎,就你眼好,說明了什麽?說明你該看病了。”蒙威冷不防插了一句,“江總,你這種別人都是傻子隻有我聰明的思維要不得,早晚會害了你。”


“蒙威,你太天真了,哈哈。”方山木擺了擺手,“江邊也就是嘴上說說,實際上她心口不一,說一套做一套。好就好在她嘴上說得壞,實際行動卻做得好,因此,她還是一個可交的朋友。要是反過來的話,早就完全沒救了。”


“不用你替我說話,全世界都認為我無可救藥了,我也不會改。”江邊氣呼呼地哼了一聲,“方山木雖然喜歡利用人性的弱點,但他的聰明之處在於出發點都是幫人而不是害人。其實從胡盼刻意接近我時,我就知道這個小姑娘不簡單,有心機。有心機不怕,現在的年輕人,哪個不是既早熟又心眼多?隻要用到正途上,就沒大毛病。和她接觸多了我就發現,她是對她在無限關愛的待遇不滿,認為她和成芃芃一樣是最開始的第一批元老,現在待遇卻既不如古浩又不如林三歲,到後來還不如杜圖南、許問渠等人更受重用,她覺得不公平。”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