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九章 你什麽都有,我什麽都沒有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開始時胡盼是拒絕的,但江賦雨向她保證隻是普通的見麵,朋友式的飯局,不會涉及到兩家公司之間的問題。在和江賦雨成為閨蜜之後,胡盼陸續收到了江賦雨的手機、化妝品、口紅等禮品,都價值不菲,她已經沒有辦法拒絕江賦雨提出的要求了。


還好,和周逍的見麵也確實如江賦雨所說,就是一次普通的朋友式的會麵。周逍對胡盼很客氣,絲毫沒有提到兩家公司的戰爭,隻談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周逍還提到了外界對他的誤會,聲稱他不會在意。人在高位久了,難免會有各種風言風語,不遭人妒是庸才。


這次見麵,讓胡盼一改對周逍以前的印象,覺得周逍並沒有傳說中那麽可怕,他彬彬有禮,談吐得體,很紳士很禮貌,甚至還送了她一個小禮物。


禮物並不貴重,隻是一瓶紅酒,胡盼也沒有當一回事兒,回家後隨手就放了起來。後來被成芃芃認出是一瓶價值七八千元的名貴紅酒,她才驚得不知所以。


慢慢的,胡盼就和江賦雨、周逍建立起了友情,盡管她一再告誡自己,周逍和江賦雨接近她恐怕別有目的,但她又同時安慰自己,隻要她不出賣公司的商業機密,隻和江賦雨、周逍是普通朋友,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事情。何況公司也沒有明文規定不許員工和江賦雨、周逍交友。


在江賦雨禮物不斷請客不斷之下,胡盼越來越覺得江賦雨是真心對她好。後來又在江賦雨的暗示下,也是她覺得江賦雨和江邊有相通之處,就介紹了二人認識。


江賦雨和江邊一見如故,也很快成為了好友。


胡盼始終保持了清靜,從來不和江賦雨談及公司的事情,江賦雨也從來不問。但後來有幾次聚會,江邊有意無意地問到了公司的進展,胡盼欲言又止時,江賦雨提出回避一下,江邊不高興了,胡盼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就稍微透露了一二。


隨著來往次數的增加,胡盼對江賦雨越來越不設防,人都是感情動物,當和一個人建立感情之後,會信任她理解她,並且在許多事情上向她傾斜。不知不覺中,胡盼就有意無意地向江賦雨透露了不少無限關愛的秘密。


雖然每次事後胡盼都很後悔一時高興又說多了,但當她再次和江賦雨見麵後,就又會被江賦雨帶了節奏,她想知道什麽,她就會告訴她什麽,盡管她知道得並不多,但對於故事線的構思和設想,還是知道一些,就也一五一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轉述了出去。


其實到了後來,胡盼也知道江賦雨在利用自己,隻是已經陷得太深無法自拔,她隻好安慰自己,反正她所說的都不是什麽商業機密,不過是幾個故事而已,誰還不會編故事嗎?她並不知道,原創故事才是無限關愛的核心,才是真正的優勢所在。就像一家影視公司,原創力是最關鍵的生產力。


甚至胡盼還用江邊的所作所為安慰自己,江邊是古浩的妻子,她也和江賦雨關係不錯,並且還瞞過了古浩,她和江賦雨成為朋友也沒有什麽,何況她在無限關愛現在也不受重用,並不知道什麽核心機密。自從孫小照進入公司接替了她的工作之後,她明顯被邊緣化了。


除了和江賦雨、江邊聊得投機之外,江賦雨對胡盼的小恩小惠不斷,也是胡盼無法拒絕江賦雨的主要原因之一,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的媽媽病了,需要一大筆錢。她原本想向方山木或是成芃芃開口,卻正值公司的資金緊張,有可能會倒閉破產,她就沒有說出口。


在公司最艱難的一段日子裏,胡盼甚至想到了跳槽,幾次想要開口卻幾次忍住,她不想看到方山木的為難以及成芃芃的責難,但她確實需要錢,媽媽急需手術。


胡盼還私下向杜圖南吐槽,為什麽公司現在快運營不下去了,也不賣掉,硬撐什麽?方山木未必就是創業人才。杜圖南並沒有回應她什麽,隻是問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麽難題,需要他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他一定盡力而為。就不要麻煩方山木了,他為了公司已經付出了全力。


也正是胡盼對杜圖南的抱怨,讓杜圖南意識到胡盼的思想有了鬆動,恐怕會出問題。但他又沒有真憑實據,想向方山木反饋,又怕冤枉了胡盼,就左右為難,因此,在一段時間內,杜圖南有幾分情緒不高,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在得知了胡盼家裏的情況後,江賦雨安排專人去了一趟胡盼老家,不但幫她付清了住院費用,還讓人照顧媽媽,胡盼既感激又感動,和江賦雨的關係得到了進一步加深。


就連江邊也不時勸胡盼離開無限關愛,無限關愛不會有什麽前途,不管是跟著她還是到江賦雨的公司工作,都會比現在收入高有升職空間。在無限關愛,她永遠是一個不起眼不被重視的小人物。


如果不是方山木先提出讓胡盼調離無限關愛前去好景常在,胡盼差點就自己提出來了。還好方山木的提議比較及時,胡盼也就沒有推脫,假裝客氣幾句就答應了。


其實胡盼更想去的是江賦雨的公司,不過江邊勸她先來好景常在比較好,否則她直接跳到對手的公司,會被無限關愛的一幫人罵死。


胡盼現在的汽車,是江邊為她買的,說是公司的業務需要,胡盼有一輛車比較方便,上的也是公司的牌照,畢竟她沒有京城戶口,沒法上牌。汽車她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


“就這些?”成芃芃不是很相信胡盼的話,總覺得她隱瞞了什麽。


“就這些,你不相信我?”胡盼眼淚在眼眶裏打轉,“芃芃,我們認識這麽多年,你居然不信我說的話?”


“我認識你這麽多年,居然不知道你背叛了無限關愛背叛了方叔背叛了我!”成芃芃臉都漲紅了,她確實非常生氣。


“我沒有!”胡盼還嘴硬,還滿腹委屈,“我沒有透露公司的任何機密,而且我也不可能知道公司真正的核心機密。我說的還沒有江邊說得多!”


“你沒有?成長指南對成長遊戲的抄襲,全部是你的功勞!”成芃芃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胡盼,你如果沒有一絲內疚覺得自己還沒錯的話,從今天起,我們一刀兩斷,以後誰也不認識誰!”


“芃芃……”胡盼放聲大哭,“我真的沒有出賣公司,你別逼我。”


“你覺得你和江賦雨、江邊的友情,值幾十萬的醫療費和幾十萬的汽車嗎?你在她們的眼中,就真的這麽有價值?你如果真的這麽有本事,你隨便換一家公司試試,看看收入和待遇是多少!”成芃芃句句犀利,“胡盼,你別自欺欺人了。我知道你好勝,這是好事,但想要成功要走正道,不能走歪門斜道。為什麽許多漂亮女孩要靠出賣自己賺錢?因為她們除了長得好看之外,一無是處。”


“嗚嗚……”胡盼伏在桌子上哭個不停,“你走,你走,我不想再和你說話,也不想再見到你。”


成芃芃卻沒走,坐了下來,遞過去幾張紙巾:“你不知道方叔為了你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大家都一致要求公開你是內鬼,方叔壓了下來,為什麽?因為他對你還寄予希望,不想看到你被人利用。現在無限關愛馬上就要打贏官司,成長遊戲在市場上的下載量和口碑都超越了成長指南,公司還新招了不少員工,馬上勝利在望!”


“現在公司除你之外,每個人都有股份,你現在拿到的這點好處,在他們的股份麵前,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胡盼,你不是一般的傻,真的是太傻了。江邊對古浩是什麽樣子,你心裏清楚。江賦雨對劉齊家是什麽態度,你也看得明白。對自己曾經最親密的愛人還能痛下殺手,你以為你在她們眼中,會比古浩和劉齊家更有分量嗎?”


“別說了,求求你別說了。”胡盼哭得傷心欲絕,哭得撕心裂肺,“我還能怎麽樣?一步步陷了進去走到今天,我還能回頭嗎?我是有貪小便宜的毛病,也夢想著一夜暴富,但是,既沒有能力又缺少安全感,誰給我一點兒好處一分安慰,我就覺得誰好,我有錯嗎?我和你不一樣,你從小在京城長大,這裏就是你的家,是生你養你的地方,有你的父母和親戚,還有朋友,對,還有幾十套房子,你什麽都有,我什麽都沒有!”


“照你這麽說,我還得羨慕江邊嫉妒生來就有上百套房子的二代了?”成芃芃又遞過去一把紙巾,“胡盼,世界上的不公平有很多,比如出生時的家庭、長相和健康,公平也有很多,比如後天的努力和奮鬥,學習成績以及為人處世。怨天尤人是要不得的,方叔被公司冤枉被人陷害,他天天抱怨和詛咒嗎?沒有,他更加努力更加奮進,才有了今天!”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