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七章 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站在新辦公室的窗前,cbd廣場各種高聳的建築盡收眼底,方山木卻沒有誌滿意得成功在望的得意,相反,微鎖的眉頭隱隱透露出一絲擔憂。


因為現在決勝局已經進入了第二階段,正是最關鍵之時。


如果說決勝局第一階段的標誌是成長遊戲和成長指南兩家同時收費為開始,那麽決勝局第二階段的標誌就是成長指南3.0版本的推出。


好花常開並沒有說謊,成長指南3.0版本如期推出。一經推出,就好評如潮。不但延續了一貫的製作優良畫麵精美的優點,故事線上也得以大大加強。更讓成長指南粉歡呼雀躍的是,成長指南一改以前模仿和抄襲成長遊戲故事線的痕跡,新加入的故事線,生動、深刻、新穎,和成長遊戲的故事線完全沒有相似之處。


成長指南的下載量得以火箭般上升,比成長遊戲落後的十幾個百分點,隻用了半個月時間就追回了不少,現在差距每天還在縮小中。


讓方山木憂慮的不是成長指南下載量的上漲,有競爭是好事,他並不害怕競爭,而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一直在故事線上比較薄弱的好花常開怎麽就突然開了竅,從哪裏挖來了擅長故事的人才,可以脫離對成長遊戲的抄襲而獨立創作了?


豈不是說,他在新意科技為好花常開所挖的大坑白費力氣了?


也不對,根據吳新意提供的消息,並且也得到了古浩的確認,好花常開的外包業務也大部分轉移到了新意科技,成長指南的後續版本在程序和故事線上也確實借鑒了成長遊戲,相關證據也得以保存。


但是為什麽明明成長指南大幅抄襲成長遊戲,最終推出來的版本卻沒有抄襲的痕跡?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麽?要麽是好花常開請來了高手,原創了內容,要麽改編了內容,不管是哪一種,都讓方山木再次鬥誌昂揚——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更好玩的還有周逍現在已經深陷旋渦之中了。


聯合網路的自查行動越鬧越大,比成長遊戲故事中預測得更讓人眼花繚亂,在餘曉平進駐京城分公司兩個月後,由於群情過於洶湧,他壓製不住了,隻好上報到了總部。


因為不用等他上報,已經有不少人直接越過他向總部反應問題了,他隻能從善如流。不過他上報總部之前,沒有和周逍商量……他也要明哲保身。


周逍得知之後,氣得大罵餘曉平出賣他。


總部很快有指示下達,讓副總王傳先暫時接替周逍的工作,周逍停職反省,並且不得離開京城。


周逍的地位岌岌可危了。


背後,少不了古浩的推波助瀾。


有人敲門,方山木輕輕咳嗽一聲:“進來。”


“方叔,最新消息,成芃芃約胡盼攤牌去了。”林三歲慌裏慌張地衝了進來,“我想攔她,沒攔住。”


方山木先是一愣,想笑,又搖了搖頭:“算了,她本來就是一個藏不住事情的人,能忍這麽久,也算是難為她了。希望她和胡盼見麵,能問出一些什麽出來,並且可以解決問題。”


“胡盼難道和周逍還有聯係?”林三歲攥緊了拳頭,“她不可能不知道方叔是有意再給她一次機會,她難道想一條路走到黑?”


“好了,不說她了,相信芃芃會處理好的。”方山木自信地笑了笑,“對了,你和江賦雨的關係現在到哪個階段了?”


“方叔又開我玩笑,真是的……”林三歲話說一半,忽然醒悟過來,“啊啊啊,敢情方叔讓我和江賦雨保持密切聯係,是想在最後時刻反手一擊,收購了好花常開?”


“還不算太笨,總算明白過來了。”方山木嘿嘿一笑,壓低了聲音,“我的想法現在還沒有幾個人知道,你覺得可行性怎麽樣?”


“簡直不要太好了。”林三歲興奮得喜笑顏開,“我其實也有過一樣的想法,怕被方叔批評,一直沒敢說。好花常開總是想要吞並我們,現在我們壯大了,為什麽不能反過來吃了他們?吃下了好花常開,無限關愛的估值最少上漲五倍!”


“先不要管估值上漲多少,你得先列一個詳細計劃出來,從關鍵點到難點以及最大的阻礙是什麽,方方麵麵都要考慮到。”方山木為林三歲布置了任務,“這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就交到你的身上了,必要時,可以為了大局而犧牲一切,包括愛情。”


“方叔你……”林三歲一臉為難的表情,“別的方麵都沒問題,但你不能讓我一個純潔少年去和一個情場老手談戀愛,她會玩死我的。”


“在愛情中,不動情不會受傷。”方山木拍了拍林三歲的肩膀,“隻是假裝而已,你得控製好自己,別弄巧成拙了。其實江賦雨需要的也不是愛情,隻是有一個人陪伴和依賴。”


“好了,接下來我們要向法院提交新的證據了,你和胡律師溝通一下。”


林三歲剛走,古浩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老方,吳新意說相關的抄襲證據已經準備就緒,可以提交了。你讓林三歲加緊處理一下,要先要正麵戰場打贏官司,好為我們正名。”


“我現在正在好景常在,對,和每文在一起,你放心,不會打起來,我有把握讓江邊接受每文。”


古浩和江邊的離婚還沒有完全弄好,現在他帶湯每文去見江邊,不是找不自在嗎?方山木不知道該怎麽說古浩了,忙給盛晨打了一個電話。


“別讓她們吵架,更不能讓她們打起來,你去居中調和一下。”方山木不希望在最後和周逍的決勝階段,節外生枝。


江邊如果真要發作起來,殺傷力也是驚人。


“放心好了,今天的事情是我安排的,是我提議讓江邊和湯每文好好聊聊,江邊也同意了。”盛晨輕笑一聲,“解決了江邊和古浩離婚的最後遺留問題,是我的分內事,我有把握處理好,肯定比你還高明,你信不信?”


“信,信。”方山木才放下心來。


好景常在會議室裏,江邊和盛晨並肩而坐,對麵是古浩和湯每文。


“怎麽在會議室不是在辦公室,是不是太正式了一些?”湯每文神態自若,目光在盛晨臉上停留片刻,“盛晨姐和江邊姐同齡,但顯得比江邊姐皮膚稍好一些。”


江邊的臉色陰得更厲害了,正要發作。


湯每文輕笑一聲:“不過江邊姐更顯高貴和氣度不凡。如果說盛晨姐是職場精英女性和賢妻良母的結合體,那麽江邊姐就是貴族小姐和商界精英的綜合體,真羨慕你們,不但姐妹情深,合作的事業也是前景廣闊。”


江邊不為所動,依然臉色陰沉:“湯每文,我們認識又不是一天兩天了,都20年了,你也別在我麵前說些沒用的話,我不吃這一套。你現在心裏肯定很得意是不是?當年我從你手中搶走古浩,現在你又搶了回去,你覺得你笑到了最後?不要高興得太早了,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不,我沒有得意,隻是覺得人生兜兜轉轉,真正有緣分的還是那麽十幾個人。不管走過多少路見過多少風景,最讓我們念念不忘的,還是最初的相遇。江邊姐,其實我應該感謝你,感謝你將古浩還給了我。我也知道,你們的婚姻並不美滿幸福,你總是擔心失去他,沒有給他足夠的空間和自由。不是你的原因,也不是他的問題,而是你們始終沒有找一個適合雙方的平衡點……”湯每文依然落落大方,她一甩頭發,“我今天過來,不是想和你吵架,也不是炫耀什麽,是想請你和盛晨姐出去轉轉,這麽好的天氣,我們到公園走走聊聊,怎麽樣?”


“不去,沒空!”江邊的回答幹脆利落。


“去吧,好久沒有出去散心了,難得今天陽光好,空氣清新。我也記不清有多久沒有休假了,以前在家裏當全職太太時,總覺得時光緩慢,現在出來工作,才發現人生匆匆。”盛晨無限感慨,拉了拉江邊,“別跟個孩子一樣賭氣了,走,我們去中山公園。正好你和古浩的事情,也該最後收收尾了。”


江邊和古浩雖然已經領了離婚證,但股權變更還沒有完成,江邊故意拖著不辦,要的就是膈應古浩。


古浩雖然和吳新意保持了不錯的私人關係,吳新意也知道古浩會是新意科技的股東,但股權一天不變更,在法律上古浩就名不正言不順。


“行吧,正好今天也是周六,走。”江邊起身,拿起包,“對了,叫上胡盼一起,剛才我看到她來公司了。”


“胡盼是來了公司一下,又和成芃芃一起出去了。”盛晨能猜到成芃芃找胡盼何事,她們雖然還偶爾住在一起,但由於作息時間不同,據胡盼說她回去後很少和成芃芃說話。胡盼還想搬家,說是要離公司近一些。


江邊也沒多想,擺了擺手:“不管她了,我們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