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五十五章 世間事物大抵如此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你也覺得他是內鬼?”方山木饒有興趣地打量胡盼幾眼,“許問渠和成芃芃怎麽想?”


“她們也有點懷疑杜圖南,不過問渠姐比較含蓄,芃芃說還需要再觀察觀察。”胡盼想要坐下,“方叔,這事兒我們得好好重視起來,要不接下來不一定會有什麽機密被透露出去,我們不能總是處處被動。”


“現在無限關愛的處境正在好轉,不用擔心。不早了,趕緊睡吧,明天還要去神秘角呢。”方山木沒讓胡盼坐。


“胡盼有點不正常,她是過來試探你,方叔。”林三歲朝對麵指了指,“內鬼就在對麵的房間裏麵,我敢保證,肯定不是杜圖南。”


“你有沒有覺得胡盼對杜圖南有點兒意思?”方山木答非所問,嗬嗬一笑,“她對杜圖南的過多關注,是基於喜歡的出發點。”


“她喜歡杜圖南?”林三歲張大了嘴巴,“不會,我認為不會。胡盼別看表麵上大咧咧的,其實是挺心高氣傲的一個人。當初她喜歡上江成子,其實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她以為江成子是一個富二代。”


“不是嗎?”


“按照我的劃分標準,江成子還不算是富二代,頂多算是富裕階層的二代。”林三歲笑了笑,“僅供方叔參考,我相信方叔對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清晰的認知。”


方山木笑了笑,不動聲色地轉移了話題:“資金最快什麽時候可以到位?”


“三個月後。”


“明天和江賦雨見麵,商量好收費的時間、價格以及相關細節問題,每一種可能的情況都寫進合同,不能有疏漏。”


“明白。”


次日一早,林三歲和江賦雨溝通之後,和法務一起來前往好花常開。古浩也一早起來,一個人悄悄出門,喜滋滋的樣子明顯是煥發了第二春。


而方山木一行,包括成芃芃、胡盼、許問渠以及杜圖南、江成子、孫小照,分頭前往中山公園,約好在公園門口見麵。


到了公園門口,方山木剛停好車,盛晨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山木,古浩和你在一起嗎?”


“沒有,他暫時從公司離職了,現在不用上班。”


“江邊聯係不上他,很著急,想和他談談。”盛晨微歎一聲,“你能不能轉告古浩,讓他給江邊回一個電話。”


“可以。”微一沉吟,方山木又說,“不過你心裏有數就行了,盛晨,江邊不管是出於什麽理由想和古浩再談談,事情已經無可挽回了。男人和女人的思維方式不一樣,女人是試探型的,男人是決策型的……你知道我在說什麽。”


“知道。”盛晨沉默了片刻,“真的沒有辦法回頭了?”


“古浩問江邊吃什麽,江邊說隨便,其實她不是想隨便吃點什麽,而是讓古浩猜她想吃什麽。但古浩說吃什麽隨便時,是真的吃什麽都行。他說吃火鍋,是真的想吃火鍋。”方山木心中無比平靜,絲毫不可憐江邊,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會轉告古浩,但他見不見江邊回不回電話,就不敢保證了。”


“好。”盛晨放下電話,回身對江邊說,“古浩也不在公司,他離職了。等山木見了他,會轉告他的。”


江邊坐在辦公桌前,眼睛通紅:“我昨晚一晚上沒睡著,翻來覆去地在想他的不好,想來想去都是他的好。女兒也哭著衝我要爸爸,我現在後悔了,怎麽辦盛晨?我到底該怎麽辦?”


盛晨不知道該說什麽才說,當時要離,江邊無比堅決,毫不猶豫也不給自己一絲退路,現在後悔又有何用?不要傷透一個人的心逼他離開之後,才想起他的好。在一起時不知道在意,分開了再想回到從前,談何容易?


人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隻有失去後才知道珍惜。


“你要堅強起來,江邊,公司的許多事情,還有家,都需要你照顧。過去的事情,就先放一放。也許放一段時間,才會想出更好的解決辦法。”從江邊的痛苦和後悔之上,盛晨特別慶幸她和方山木的矛盾始終控製在理智之內,沒有衝動之下離婚。


兩個人走到一起不容易,從陌生到熟悉再到相知相戀,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但分開,卻可能是一個瞬間的決定。


世間事物大抵如此,建成很難,摧毀很易,比如信任,比如愛情,比如婚姻。


“不行,我堅強不了,我還要給古浩打電話。你不了解他,我當時特別生氣,以為他還會和以前一樣勸勸我哄哄我求求我,誰知道他馬上就答應了,你說是不是方山木在背後慫恿他了?以他的性格,如果不是找好了下家,肯定不會這麽痛快。我現在必須阻止他!”


“阻止他什麽?”盛晨驀然一愣,連連搖頭,“不,不會,山木的界限感很強,不會勸人離婚,哪怕他和古浩再熟也不會。”


“阻止他和下家進一步發展,再晚的話,說不定他就再婚了。”江邊再次撥打古浩的電話,始終是盲音,“他肯定拉黑我了,狗東西。盛晨,你的電話借我。”


盛晨無奈,隻好遞了過去。


果然,電話一打就通,古浩接聽了電話:“喂,盛晨,有事嗎?我正在忙,如果沒有急事的話,回頭再說。”


“是我,古浩,你為什麽不接我電話?不,你為什麽拉黑我的號碼?”江邊怒氣衝衝,“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背著我做對不起我的事情,我饒不了你。”


“你是……”古浩一怔,隨即拉長了聲調,“江邊啊,沒聽出來是你。我正在忙,有什麽事情以後再說。”


“古浩!”江邊大怒,“別給我裝,你算什麽東西,敢跟我打馬虎眼!你現在哪裏?立馬過來見我!”


“我想你還沒有擺正態度和心態,江邊,我不是你的什麽人,你沒有資格對我指手畫腳說三道四,我愛幹什麽就幹什麽,你管不著!我再警告你一句,以後有事說事,沒有正事的話,不要騷擾我。別人都拉黑了你的號碼,你還不明白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地位嗎?”古浩也火了,他原本忍著不想和江邊吵架,“再提醒你一下,以後如果是想和我商量事情,請以商量和尊重的口氣。”


“好……吧。”江邊秒慫,她終於知道在感情的世界裏,所有的有恃無恐都是源於偏愛,現在偏愛沒有了,在古浩眼中,她隻是路人,“古浩,你什麽時候回家一趟,我們再好好聊聊。”


“過一段時間吧,最近沒空,有點事情要忙。”


“你不是都從無限關愛離職了,還忙什麽?”


“我又不是離開無限關愛就沒有活路了,在你眼裏,我真的就這麽無能?對了,新意科技的股份什麽時候變更一下?”


“你就這麽現實,隻想著利益,我們之間難道就沒有一丁點感情了嗎?”江邊極度傷心。


“我出事時,是誰第一時間想要和我劃清界限,以免影響了自己的名聲?感情既有保質期,也有額度,時間到了或是額度用完了,也就失效了。”古浩站在金輝大廈下麵,抬頭仰望,湯每文就在上麵上班,他壓下激動的心情,“江邊,我對你的愛已經被你揮霍完了,你又沒有及時充值,所以,我們結束了。”


“不,我還可以重新開始,我還可以充值……”


電話被掛斷了,江邊愣了半天,忽然掩麵大哭。


“方叔,你說是江邊好找到下家,還是古浩?”成芃芃並不知道方山木帶她們來公園具體做什麽,隻知道是為了工作需要,是體驗生活,豐富故事線,她在等江成子和杜圖南過來的間隙,忽然想起了古浩。


“你覺得呢?”方山木問了江成子和杜圖南,他們馬上就到。


“肯定是江邊了,你想呀,她長得漂亮,又有錢,不管是老男孩大男孩還是小男孩,都會喜歡她。”成芃芃哼了一聲,“古浩雖然才40歲,正是男人的黃金期,但他沒錢,又不夠帥,又沒有人格魅力,對異性的吸引力不大。不像方叔,隻憑人格魅力就可以拿下許多小女生。”


“我隻能拿下小女生不能征服老女人,你的意思是我的水平不高,隻能騙騙小姑娘了?”方山木嘿嘿一笑,“告訴你吧,江邊沒有古浩好找到下家,原因有三點,也是我以前和你們強調過的。一個人合適的另一個半,無非是三種年齡大,比你大的,比你小的,和你同齡的。你說,江邊還能找到什麽樣的?”


“小男孩呀,信不信有80屆或90屆的大男孩或小男孩會喜歡她,不想奮鬥的男人也大有人在。”成芃芃有幾分不快,“方叔你太歧視女人了。”


“不,恰恰相反,我非常尊重女性,並且願意和她們平等的對話,告訴她們世界的真相。”方山木拍了拍成芃芃的肩膀,“比江邊年齡大的,四五十歲的男人,有錢的,肯定願意找30歲以下的未婚小姑娘,不會找帶孩子的離異同齡人。沒錢的,江邊肯定看不上。因為一個男人在四五十歲時還沒錢,想要翻身很難了。同齡的,也是同樣的問題和困境。那麽年齡比江邊小的呢,江邊要麽認為對方貪圖她的錢,要麽圖她的勢……”


“為什麽就不能是愛情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