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九章 不因謙讓而止善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有多遠滾多遠,我從來不自戀,平常連妝都不怎麽化!”成芃芃給了林三歲一個極度不滿的白眼讓他自己體會。


過了一會兒,她又想起了什麽:“方叔,有一個問題我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麽成功男人都禁不住美色的誘惑?”


林三歲哈哈大笑:“你又絕對化了,成芃芃,不是所有的成功男人都會在美色麵前低頭的……”


“沒問你,我問的是方叔。”


方山木收回望向車窗外的目光,慢條斯理地說:“因為美色從來不誘惑不成功的男人。”


“啊?哈哈哈,要不要這麽機智!”成芃芃樂得開懷大笑,笑到一半突然就止住了笑聲,“不好,出事了。林三歲,趕緊去好花常開。”


“出什麽事了,一驚一乍的!”


“江賦雨的助理蘇允發了一段信息過我,說是公司被暴徒打砸,希望警察盡快出警。應該是想報警發錯了。”


方山木隻猶豫了片刻就做出了決定:“去好花常開。”


一行三人趕到好花常開的時候,被混亂的場麵驚呆了。等推開江賦雨辦公室的門,又被裏麵的情景震驚了。


辦公室裏麵一共三個人,江賦雨披頭散發坐在沙發正中,劉齊家坐在她的左側,辛風坐在右側。劉齊家的衣服壞了幾處,破損嚴重,頭發也有些亂。辛風胸口濕了一大片,褲子上也有水漬,還好,她的頭發比起江賦雨和劉齊家還算整齊。


三人整整齊齊地並排坐在一起,像是等候審訊的犯人。


“怎麽是你,方山木?”江賦雨最先驚叫出聲,“你怎麽來了?”


“方山木?你就是古浩的幕後老板方山木?”劉齊家站了起來,很拽的樣子來到方山木跟前,伸出一根手指去戳方山木的胸口,“古浩跟我見了好幾次,我一次也沒見過你,行呀,派頭挺足。一家幾個人的小公司的小老板,裝什麽大頭蒜。”


不料在劉齊家的手指還沒有觸碰到方山木的胸口時,林三歲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一拉一送,就將劉齊家推了出去。


劉齊家收勢不住,一屁股坐在了辛風的身上。辛風痛呼一聲:“劉齊家,你個蠢驢,快滾開,壓疼我了!”


都沒想到第一個照麵是這樣的畫風,連江賦雨也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到底方山木到底是在和劉齊家演戲,還是真的沒有見過。


今天的事情,不正是方山木出的主意而劉齊家衝鋒陷陣嗎?江賦雨冷冷一笑:“方山木,別裝了,戲演過了就沒意思了。你是等劉齊家動手後再上門看熱鬧收拾殘局吧?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就到。”


“警察不會到了。”成芃芃也不隱瞞,“方叔不知道今天的事情,是蘇允報警時發錯了人,我收到信息後和方叔一起趕了過來。看樣子剛才是發生了一場戰爭?打了個平手?挺好,挺好。”


“好你媽個……”劉齊家一躍而起,飛起一腳踢向了林三歲,“你算老幾,敢打老子?今天老子就讓知道我是誰!”


“來得好!”林三歲一錯身,讓開方山木和成芃芃,也飛起一腳,正中劉齊家的大腿,劉齊家哎呦一聲摔倒在地,接連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才停下來。


林三歲活動了一下筋骨:“不好意思方叔、芃芃,我沒有告訴你們我的一個隱藏技能——跆拳道黑帶!也不怕你們笑話,當年我苦練跆拳道,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替媽媽報仇打敗爸爸。還好,我沒有當不肖子孫衝爸爸動手,打打人渣還是不錯的。”


一聽是跆拳道黑帶,劉齊家頓時老實了,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土,若無其事地坐回到辛風身邊。


“你叫他們來的?”劉齊家看了辛風一眼,卻是在問江賦雨,“不是說你們有矛盾,叫他們過來看你的熱鬧還是我的?”


辛風以手捂臉,她覺得沒臉見人!劉齊家太他媽蠢了,又蠢又笨還壞,現在不知道多爭取同盟卻要和方山木為敵,太不明智也太傻了。實際上他們一方和方山木一方才有更多的共同利益,都想打敗江賦雨。


結果倒好,劉齊家一上來就對方山木大打出手,結果還被打得滿地打滾,自取其辱不說,還成功地將方山木推到了對立麵,怎麽世界上還有這樣的蠢貨?他的腦子裏麵裝的到底是大腦還是大便?


盡管辛風也理解劉齊家對方山木的憤怒源於幾次和古浩的接觸並沒有達成什麽共識,古浩既沒有給他提供有益的建議,也拒絕了和他的合作,並且不讓他和方山木麵談。可能劉齊家覺得受到了屈辱,也說明在方山木眼中,劉齊家還不值得合作。但不管方山木的真實想法是什麽,現在沒有合作不代表以後不會合作,他們和方山木之間,並沒有不可調和的矛盾。


和他們以及方山木擁有不可調和的矛盾的人是江賦雨!


辛風狠狠地瞪了劉齊家一眼,又踢了他一腳,站了起來,一臉笑意:“不好意思讓方總見笑了,我叫辛風,是劉齊家的女朋友。很高興認識你……”


方山木打量了辛風一眼,卻沒有接過她伸過的示好的右手,側身走了過去,坐在了江賦雨對麵的沙發上:“江總,發生什麽事情了?”


從剛才的一番交鋒中江賦雨已經可以明確今天的事情和方山木無關了,她心中立刻有了分寸。


“你都已經看到了,劉齊家和辛風過來訛詐我,想要拿走公司80%的股份,我沒同意,他就叫來三個人傷了公司員工砸了公司電腦……”江賦雨勉強一笑,笑容有幾分淒慘,“正好方總來了,主持一下公道,評評理!”


她又衝成芃芃點了點頭:“還好蘇允沒有報警成功,要不現在真的沒有辦法收場了。謝謝你,成芃芃,你的決定改變了一家公司的命運。”


成芃芃冷冷地擺了擺手:“別,別謝我,我不是為了救你,我純粹是為了幫蘇允,她是個好姑娘。還有過來好花常開也是方叔的決定,不是我的。”


方山木沉默片刻:“我作為和好花常開有衝突的一方,本來不應該介入進來,但既然遇上了,坐視不理也不行。這樣,你們如果願意讓我作為中間人調和一下,就說說你們各自的訴求,如果不願意就算了。”


“我不……”劉齊家才一開口,就被辛風一巴掌打在臉上。


“你給我閉嘴!”辛風怒極,“再敢亂說,就滾出去。”


劉齊家立刻慫了,捂著臉不吭氣了。


“我沒意見,歡迎方總主持公道。”辛風一臉挑釁的表情看出了江賦雨,她相信方山木不管怎樣也不會提出偏袒江賦雨的建議,她現在要盡最大可能爭取一切的同盟。


既然江賦雨不敢報警,說明她對原始數據非常在意。人一旦有軟肋,有了被人拿捏的把柄,就會束手束腳。


“沒意見。”江賦雨的回答也很簡捷,她表麵上鎮靜,其實內心起伏不定,剛才她給周逍發微信,沒有回應。打電話,關機,到底出什麽事情了?她心中無比駭然,以她對周逍的了解,周逍怎麽都不會關機和不回微信!


現在周逍是她最大的依仗,如果他出了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了。雖然心亂如麻,江賦雨依然故作淡定:“我也相信方總會主持公道,不會偏向任何一方。希望方總能首先保證我的人身安全……”


“你有種再說一遍!”劉齊家又怒了,知道江賦雨在含沙射影,“都是你逼我的。”


“不管怎樣,男人不能動手打女人。”林三歲雙手握拳,手指咯咯直響,“想動手,皮癢了,可以衝我來。”


劉齊家馬上蔫了。


江賦雨將劉齊家和辛風上門興師問罪的過程一說,她盡量做到了如實描述,辛風簡單補充了幾句,並沒有指責江賦雨顛倒黑白。


方山木聽明白了:“你們的矛盾點不是賠償不賠償的問題,而是賠償金額多少不一致,是吧?”


“不是賠償,是贈予。”江賦雨不想落了口實,“我和劉齊家不存在賠償損失一說,我和他現在已經毫不相幹了,但基於我對他的同情和憐憫,自願贈予劉齊家一些資金。”


“可以,不管是什麽性質,錢就是錢,一樣香。”辛風生怕劉齊家多嘴,忙說,“隻要金額達到了我們的滿意就行。”


方山木沒有說話,心中在想如此良機不能錯過,他不是聖人君子,但也不是無恥混蛋,他不會落井下石讓江賦雨過不了關,趁機摸摸底套路一下江賦雨,也不枉他專程跑過來一趟拯救江賦雨於水火之中不是?


做好事不但要留名,還要有利,正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正如孔子也教導子路不能因謙讓而止善一樣。


成芃芃見方山木不說話,搖了搖頭:“真服了你們了。有句話說許多人最擅長的事情是一事無成,也對也不對,因為還有許多人挺擅長無事生非。”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