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六章 喜歡挑戰規則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三招過後,周逍鼻青臉腫潰不成軍,別說再和李梟動手了,自己站都站不穩了,他搖晃兩下,伸手想扶住身邊的人,身邊的人卻紛紛躲開,避之如瘟神,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保安,保安死哪裏去了?”


話音剛落,卻不知被人用桌布蒙在頭上,隨後一人高喊:“打!”


無數拳腳落在了周逍身上,周逍被打得滿地打滾,卻看不見是誰在打他。


保安到來後,想在揪住古浩,眾人卻亂成一團。在混亂中,你推我搡,古浩幾人得以從容逃走。


雖然是在下班時分發生的鬧劇,但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傳遍了聯合網路的所有大群小群。兩個小時後,幾乎每一個聯合網路的員工都知道了聯合網路真正的流氓上司色狼領導不是古浩,而是周逍。


周逍並沒有報警抓人,他去了一趟醫院,簡單地處理了一下傷口後,第一時間飛往了金陵,他要趕到所有流言傳到創始人耳中之前,搶先向創始人解釋說明,是古浩在方山木的指使下,為了報複他當初對他們的解雇和開除而對他造謠中傷。


在起飛前,周逍打了一個電話給江賦雨,卻沒有打通,提示關機。他有幾分疑慮,向來24小時開機的江賦雨怎麽就開機了,是出什麽事情了嗎?


還真讓他猜對了,江賦雨也出事了,就在他被古浩吊打的時候,江賦雨也在被劉齊家當眾打臉。


地點就在江賦雨的好花常開。


江賦雨的愛好和周逍不同,快下班時,她喜歡動手磨咖啡,同時喜歡聽古曲音樂,尤其喜歡十大古箏曲。她從來認為人都是矛盾的綜合體,一邊聽古箏一邊研磨咖啡,是一件很有品味的事情,就像坐在路邊的燒烤攤喝紅酒一樣。


人,為什麽非要千篇一律,非要被所謂的規矩約束?規矩是人定的,終究也會被人打破。規矩一旦形成,就成了束縛和傳承,就成了製約社會進步和人類想象力的落後麵。江賦雨天生就是一個不安分的人,喜歡挑戰規則,不喜歡墨守成規。


從小江賦雨就不是一個聽話的孩子,雖然是一個女孩,她卻經常欺負男孩,打哭罵哭同班男生是家常便飯。到了初中,她出落得亭亭玉立,成為校花。但她卻顛覆了許多人對校花的認知,她不溫柔不害羞不文靜,潑辣、膽大,圍繞在她身邊的不是尖子生和老師眼中的好學生,而是社會上的混混和全校最差的差生。教了一輩子書的班主任對江賦雨痛心疾首,說從來沒有見過自身條件這麽好的女生,又漂亮又聰明,隻要努力學習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考上重點高中,卻天天這麽作賤自己。


初中畢業後,江賦雨沒能考上重點高中。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她的人生就此劃上句號,高中畢業後回家當一個工人了事時,不料也不知道她怎麽就幡然醒悟了,搖身一變成了好學生,天天埋頭學習,杜絕了校外所有的閑雜人員,每天晚睡早起,隻用了半年時間,就從班級倒數上升到了前十名之內。


又一年後,江賦雨考進了全年級第十名。高考時,以全縣第五的成績考進了京城的一所名校,一時轟動了她所在的江南的小城。


時至今日,關於江賦雨的傳奇故事還在江南的小城中流傳。


上了大學後的江賦雨,也不甘平淡,除了參加了許多團體組織之外,還積極地談戀愛,為未來的人生打下堅實的基礎。長大後的江賦雨明白了一件事情,小時候的作妖隻是為了招搖,為了博人眼球,其實都沒有什麽屁用,自己有沒有本事能不能過好錢包是不是充實,才是人生的意義所在。她對愛情的認知從以前的隨心所欲、浪漫變得現實了許多。


但骨子裏有叛逆精神的江賦雨,最終還是吃了叛逆的虧。原本在大學裏,追求她的人不少,其中也有一些富家子弟,以及京城的大少,可以幫她留在京城。有京城戶口和一份好工作,再加幸福的婚姻,完全符合她對愛情的終極完美定義。隻是偏偏富家子弟和大少們,都有那麽一股子傲勁,沒有辦法在她麵前做到百依百順,甚至還會拿捏一番,就激發了她爭強好勝的心理。


她不想當富二代的媳婦,她要當富二代的娘,要自己努力成為富一代。


然後江賦雨就在自己過於敏感的自尊心的驅使下,不小心掉進了劉齊家的愛情陷阱中,直到畢業後結婚又離婚。


對於和劉齊家結婚,江賦雨並沒有多少怨言,她很理性地梳理過自己的人生,發現自己每過一個階段都會有一次黴運,比如小學優秀,初中墜落,高中奮進,大學一般,戀愛甜蜜,婚姻痛苦。那麽按照這個規律,事業應該會很順利了?


果然如江賦雨猜測得一樣,她的事業非常順利,創立的花團科技,很快就賣了高價,差一點就實現了財務自由。之所說是差一點,是表麵上賣價不低,實際上中間人和經手者分走的錢,以及各路神仙需要答謝的錢,開支過大,最終到她手中隻有幾千萬而已。


正是因此,她才又成立了好花常開,繼續創業,否則如果她真有幾億現金,怎麽還會累死累活地當創業者?誰不知道創業是九死一生的事情,真正的富二代以及權貴階層,誰家二代會高調出來創業並且頻頻露麵?二代創業本身就是一件不那麽高大上的事情,再總是成為新聞焦點人物,一是說明家族底蘊不夠,二是說明一代真的不是特別有錢,不足以支撐家族財富的傳承。


還好提前和劉齊家離婚,做到了及時止損,並且成功地隱匿了大部分財產。也是劉齊家不太懂婚內財產的概念,她才得以從容過關。


隻是沒想到,劉齊家不知道受到了何方高人的指點,忽然開了竅,提出花團科技是婚姻存續期內創立的公司,就算是離婚後賣掉,他也應該分割一半,提出了5000萬元的現金賠償。江賦雨出離憤怒了,她哪裏有5000萬可以分給劉齊家,她現在手裏連2000萬不到。


好花常開前期已經投進去了1000多萬,前期投入遠比無限關愛多了許多。為了全方位地打擊無限關愛,無形中的支出又多了不少。再堅持一年半載,如果無限關愛沒有被打敗,她的好花常開也彈盡糧絕了。


她現在賭的就是方山木沒有足夠的膽量和魄力堅持到底。


好花常開比無限關愛日常運營費用多出不少,房租、員工費用以及各項開支,喜歡豪氣作派以及習慣了大手大腳的她,花錢如流水。


江賦雨隱隱擔憂一件事情,如果按照她的人生起伏曲線推算,在花團科技成功後,應該會有一件大事失敗,大事到底是好花常開,還是被劉齊家索賠?劉齊家複製了花團科技的原始數據,真要拋了出去,會是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彈,炸出許多內幕不說,還有可能讓她進去。


也會連累許多人。


古箏曲在房間中彌漫,本來是悠揚輕快的《春江花月夜》,忽然曲風一轉,成了肅殺、凜冽的《十麵埋伏》,江賦雨驀然心中一驚,忙打開手機,找到曲目,想要跳過《十麵埋伏》,要聽下一首的《漁舟唱晚》。


還沒有來得及切換成功,門猛然被人從外麵撞開了,一人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醉醺醺的樣子,顯然是喝了不少酒。


“江賦雨,我今天過來,就是要和你說個清楚,你到底想不想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


劉齊家的身後跟著兩個人,一個是她的助理蘇允,另一個江賦雨也認識,是辛風。


“對不起江總,我沒能攔住他。”蘇允一臉緊張。


“沒你的事情。”江賦雨悄然朝蘇允使了一個眼色,“你先出去吧。”


蘇允會意,趕緊出去呼叫了保安。


“來,喝茶。”江賦雨不動聲色地招呼二人,“別客氣,都是老朋友了。齊家你愛喝白茶,我重泡一壺。”


“不用了,沒時間,也沒心情。”劉齊家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我來就是為了分割財產的事情,你給個痛快話,到底分不分,分多少?”


辛風一拉劉齊家,踢了他一腳:“好好說話!坐下,陪賦雨姐喝喝茶怎麽啦?談事情重點是談,不要凶巴巴的,聽到沒有?”


劉齊家立刻老實了,一臉陪笑:“是,老婆大人發話,必須聽。坐,馬上坐。”


江賦雨意味深長地看了辛風一眼,以前她從來沒有收拾得劉齊家這麽服帖,現在劉齊家在辛風麵前,跟孫子一樣,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江賦雨換了一壺白茶,泡好後分別遞給了辛風和劉齊家。辛風品了一口:“沒想到賦雨姐的茶藝也這麽好,以後要是失業了,當個茶女也不錯,至少可以混口飯吃。”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