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三十七章 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與世界溝通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既然我們都同時懷疑古浩,是不是就可以確定內鬼就一定是古浩了?或者說,方叔其實早就知道了內鬼就是古浩,一直不願意揭穿他,就是想再給他一次機會?”成芃芃也冷靜了幾分,仔細想了想,“不過好象哪裏不對,剛出來的攻擊文章,既有方叔又有古浩,而且古浩嚇得趕緊回家負荊請罪去了,如果他是內鬼,友軍為什麽要誤傷他?”


“有道理。”林三歲連連點頭,陷入了深思之中,“你的話倒是提醒了我,好,如果一個人隻能有兩個備選名單的話,我先刪掉古浩,現在隻剩下了胡盼。非要再多加一個人,我選擇許問渠。”


“我選擇杜圖南。”成芃芃站了起來,背著手在房間中走了幾步,“最近杜圖南有些反常,沉默寡言,經常一個人發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他來無限關愛的目的最簡單,就是為了許問渠。現在許問渠對他還和以前一樣,他在失望之餘,被周逍拉下水,也完全可以理解。至於孫小照,她原本就對周逍還存有幻想,隻要周逍說幾句好話,再許諾一些什麽,她立刻重新回到周逍的懷抱,也是大概率事件。”


“不,不會是杜圖南,作為男人,我相信男人背叛的幾率會低於女人,我讚成你對孫小照的分析。同樣,我之所以懷疑許問渠,也是覺得她不管對什麽事情都不太上心,而且她加入無限關愛的動機不明出發點不純,對無限關愛的熱愛也不夠,隻要給她足夠誘人的利益,她的背叛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你太偏頗了,男人和女人都會背叛,比例和幾率與性別無關。”成芃芃生氣地推了林三歲,“你走,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一分鍾。”


“女人,嗬,女人。”林三歲無奈地搖了搖頭,“從我父母的婚姻,到方叔和古浩的婚姻,我現在真的對愛情完全沒有信心了,隻能寄希望於在成長遊戲裏麵體會完美的愛情了。我現在突然有了靈感,要開發一條故事線,把我心目中的理想愛情編寫進去。”


“你的理想愛情的女主角,會不會是我?”成芃芃故意快速眨動眼睛。


“打擾了,告辭。”林三歲落荒而逃。


望著林三歲匆忙離去的背影,成芃芃會心地笑了,心中卻是在想,難道真的是胡盼?不行,要找機會和胡盼好好地聊一聊了,最近太忙,雖然她和胡盼還住在一起,感覺上似乎有很久沒有深談了。


方山木到家的時候,已經華燈初上了。他以為盛晨在家,不料開門後卻發現,家中空無一人。


打了電話,得知盛晨還在好景常在加班。正好他還沒有去過盛晨的公司,就開車前往。


好景常在離家裏有些遠,到了公司時,正值下班高峰,他等了半天電梯才上到六樓。


公司不大,200多平米的區域被隔成了兩個獨立辦公室和幾個工位,以及一間會議室和一間會客廳。


方山木趕到時,辦公室內燈火通明,所有人都在忙碌,工位上的幾個員工,正在電腦上飛速打字。而盛晨也正在辦公室中接待客人。


也是方山木第一次見到工作中的盛晨。


盛晨正在接待的是一名中年婦女,看上去比盛晨大不了多少,卻一臉滄桑,穿著雖然華貴,和氣質並不相符,就有幾分不倫不類之嫌。也不知她在和盛晨說些什麽,時而激動,時而激昂,站起又坐下,還不時地拍幾下桌子。


盛晨一身職業裝,始終麵帶微笑,耐心而細致地聽她說話,不時插話幾句。


站在門口,看著盛晨職業而禮貌的舉止,方山木忽然無限感慨,盛晨真的成長了,她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隻知道家長裏短眼光隻盯著家裏方寸之間的全職太太了,她現在已經是一個成熟而合格的職場女性。


不,是優秀而傑出的職場精英。


盛晨過於專注於工作,並沒有發現方山木的到來。方山木也沒有打擾她,退到了門外,遠遠地觀望盛晨。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之久,盛晨終於說服了客戶,客戶滿臉微笑,連連朝盛晨點頭,又和盛晨握了握手,並且當場和盛晨簽訂了合作協議。


送客戶到了門口,盛晨伸了伸懶腰,才感覺身體過度疲憊了。她回到辦公室,坐下後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咦,哪裏不對,明明之前水杯的水已經涼了,怎麽現在又變成了正好可口的溫水?


抬頭一看,門口站著一人,他臉帶微笑,雙手抱肩,微顯疲憊的臉上流露出關切之意——不是方山木又能是誰?


盛晨心中一喜,正要站起迎接,忽然想起了什麽,臉色一沉,又坐了回去:“來了?我還有一個客戶要接待,估計最少一個小時,你要是等不及,可以先回去。”


盛晨的語氣有幾分冷淡,應該是已經看到了相關文章,方山木一顆緊張的心反倒輕鬆了下來,嘻嘻一笑:“不急,等得及,你先忙,我在外麵等。”


方山木不等盛晨說話,來到了會客廳,他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沙發上,耳邊傳來無限關愛不常見的嘈雜的聲音,心想公司和公司的氛圍以及文化背影不一樣,感受也不一樣。無限關愛是一家行動大於語言的公司,一切的成績都靠產品說話。而好景常在的業績全部體現在溝通上,溝通是第一關鍵因素。


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與世界溝通,作家是用文字,演員是用表演,公司是用產品,廚師是用廚藝,家庭是用幸福和穩定。


不知不覺中,方山木睡著了。


“醒醒,別睡了,都幾點了?”


方山木被吵醒了,猛然跳了起來,眼前站著盛晨,她微帶怒氣,正在看手表。


“都八點多了,你還在睡覺?知不知道我還沒有吃飯?叫外賣沒有?就知道睡了,除了睡,你還能做什麽?”盛晨一連串的質問像是一陣猛烈的寒風,掃得方山木遍體生寒。


等了半天,換來的是盛晨的不滿和質疑,方山木想發火,又一想,算了,盛晨忙了一天也累了,他應該理解她支持她。


“想吃什麽?我們一起去吃。椰子雞火鍋還是炒菜?”方山木滿臉堆笑,心平氣和。


“不吃了,太晚了。見到你就沒胃口!”盛晨的語氣越加冰冷了幾分,“有什麽事情你就現在說吧,說完我還要加班。”


若是以前,方山木肯定會生氣並且質問盛晨是什麽態度,現在的他,脾氣好了許多,他依然沒有生氣,繼續嘻嘻一笑:“我就不!我就要和你吃飯,邊吃邊聊多好,既解決生理上的饑餓,又緩解心理上的緊張。走,別跟我客氣,我請客,不用你買單。”


盛晨繼續繃著臉:“不吃,就不吃!沒空!說吧,你到底有什麽事兒?”


“事兒太多了,一兩句話說不清楚,公司的、家裏的,兒子的、社會的、國際的。”方山木拉住盛晨,“就去吃椰子雞好了,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特別正宗,也不遠,走過去用不了10分鍾。”


盛晨甩開方山木的手:“放開!別拉拉扯扯的,不文明。說了不去就不去,方山木,你要是沒事我就先去忙了。”


方山木依然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繼續嬉皮笑臉:“拉自己媳婦怎麽就不文明了?全國男人都會反對你的說法!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不行,必須吃。”


“就是,必須吃。”古浩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人影一閃,他探頭進來,朝方山木擠了擠眼睛,“盛晨,外賣到了,過來,我們一起吃個工作餐。正好江邊也有事情要說。”


盛晨甩下方山木,大步走了出去,方山木一臉苦笑衝古浩點了點頭:“你來得正是時候,替我解了圍。”


盛晨一走,古浩立刻愁容滿麵,眼淚都掉了下來:“別提了,我差點兒死在江邊手裏,剛才在她辦公室罵了我半天,還踢了我幾腳,非要和我離婚。以前是我拿離婚要挾她,現在反過來,她鐵了心要離婚,說我已經臭大街了,她再和我在一起太丟人……完了完了,老方,我們這一次怕是真的在劫難逃了。”


方山木起身關了門,表情嚴肅:“如果盛晨和江邊真的拿此事不依不饒,非要離婚,你想好最壞的後果了嗎?”


“我不想離婚……”古浩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了,老方,萬一江邊真信了文章上麵的話,一心要離婚,我非不離,能賴多久?”


“真慫!起來!”方山木一把拉起古浩,“怎麽這麽沒出息?拿出你商業談判上的技巧和無賴,婚姻裏麵的相處,也需要技巧和智慧。走,我們一起會會盛晨和江邊。”


會議室內,盛晨和江邊相對而坐。中間的桌子上,放了好幾盒豐盛的食物,二人卻都沒有絲毫胃口,包裝都沒有打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