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三十六章 誰還不是都有想要解決的人生難題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成芃芃頗為不滿地瞪了林三歲一眼:“林三歲,請端正你的態度,別忘了你現在還不是無限關愛的股東。無限關愛除了方叔之外,就是我的話語權最大。你剛才的話,我嚴重懷疑你的兩個動機,第一,要麽你是內鬼,擔心自己被揭穿。第二,你想和我爭權,想趁方叔不在,成為無限關愛的事實領導者。”


林三歲臉色一變,愣了片刻,冷冷一笑:“成芃芃你太高抬自己了,近來許多事情的發生,證明了你的領導能力和判斷能力不足以擔任無限關愛的副總。我雖然還沒有正式成為無限關愛的股東,但意向書已經簽了,而且我的一坐餐廳新的買主已經談妥,資金很快就能到位。我成為無限關愛的第二大股東隻不過是時間問題,所以,我不是要和你爭權,而是在事實上,我就是你的上司和領導。如果我是內鬼,哈哈,方叔巴不得多幾個我這樣的內鬼,有哪個內鬼會自己禍害自己投資的公司,去幫助對手打垮自己?”


“切,錢沒有到位之前,一切都空談。我見多了各種承諾,漂亮話說得天花亂墜的投資人,最終連個屁都沒有兌現的,比比皆是。”成芃芃一拍桌子,“至少目前還是由我說了算,我就要查出內鬼是誰,除非你現在打電話讓方叔阻止我。”


“別吵了,你們別爭了,一天天的,都什麽時候了,還有心思爭權奪利。”胡盼站了起來,“芃芃你也真是的,方叔既然都安排好了工作,大家趕緊執行就行了,你偏要節外生枝,影響了方叔的計劃誰負得起責任?”


“我支持胡盼,不對,是支持方叔的決定。”江成子趕緊表態,目光一轉,見許問渠目光閃動,知道她有話要說,忙又口風一轉,“方叔不在,問渠姐支持誰,我就支持誰。”


許問渠的目光從一直不說話的孫小照、杜圖南臉上一掃而過:“不如大家投票,在成芃芃和林三歲之間選擇一個,我先投成芃芃一票。”


江成子立刻迫不及待地舉手:“我也投成芃芃一票。”


杜圖南一臉的老大不高興:“你們真讓人不省心,好好的,瞎折騰什麽,光是反擊好花常開已經夠忙的了,還有心思內鬥?好吧,我投林三歲一票。”


“我也投林三歲!”胡盼下意識看了成芃芃一眼,“芃芃你別怪我不支持你,我是顧全大局的人,不想公司因為你的一己之私而陷入混亂。”


“你呢,孫小照?”成芃芃一臉憤怒的表情,將頭扭到一邊,不理胡盼。


“我……”孫小照微一遲疑,“我投林三歲一票。”


成芃芃愣住了,過了好大一會兒才站了起來,一臉沮喪地擺了擺手:“行,你們有種,你們真行,好吧,你們說了算,繼續按照方叔的指示推動工作,我不管了還不行嗎?”


眾人望著成芃芃惱羞成怒離去的背影,麵麵相覷。


“你不去勸勸她?”孫小照推了胡盼一把,“她今天有點不太正常,可能是受到了傳聞的影響。”


“不了,她自己能消化,讓她自己反思一下也好。”胡盼站了站,又坐了回去,“你們說,到底內鬼是誰?剛才我們直接就將方叔和古浩排除在外了,方叔肯定不是,古浩不是股東,又坑過方叔,說不定會是他,他就想再害方叔一次!”


“也不是沒有可能。”孫小照本來對古浩的印象就差,“你覺得呢,杜哥?”


孫小照在無限關愛的處境有些尷尬,除了許問渠對誰都不遠不近表現不明顯之外,胡盼和成芃芃對她明顯有排斥心理,而江成子和林三歲似乎也不太喜歡她,隻有杜圖南還好,對她並沒有偏見和疏遠。


杜圖南情緒不高,他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也懶得操心這些事情,隻想做好手頭的工作。我來公司,一是出於對成長遊戲的喜愛,想彌補自己的人生缺憾,二是想要和問渠離得近一些,希望可以和她重歸於好。我是抱著解決自己的人生難題的想法,對於其他的事情,什麽爭權什麽站隊,完全沒有興趣。”


“誰還不是都有想要解決的人生難題?”孫小照的眼圈忽然紅了,“隻不過有的人可以尋求幫助,有的人隻能自己硬扛,一個人哭一個人擦眼淚。”


“你的故事也很有代表性,接下來讓問渠幫你設計一下,加入到成長遊戲裏麵。”杜圖南拍了拍孫小照的肩膀,“別哭了,也別後悔以前的所作所為。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吃過的虧摔過的跟頭,都是以後的人生財富。”


“謝謝杜哥。”孫小照坐得離杜圖南最近,她低低的聲音說,“我大概猜到了誰是內鬼,但隻能私下說,今天是我生日,我不想一個人過……”


杜圖南微一遲疑,看向了許問渠,許問渠卻將頭扭到了一邊,和江成子在小聲說些什麽,他一咬牙:“晚上我陪你過生日。”


成芃芃辦公室,她百無聊賴地澆花,門一響,林三歲進來了。


“還有心情養花?”林三歲嘻嘻一笑,“剛才我的配合還算到位吧?”


成芃芃完全沒有了剛才的針鋒相對,一臉笑意:“75分,離我心目中優秀的85分還有一定的差距。不過也可以理解,畢竟我事先沒有和你打招呼,你能有這樣的表現已經相當讓人驚豔了。隻可惜,我這麽賣力表演,還是沒能套出誰是內鬼……”


“其實已經露出了一部分跡象……”林三歲神秘地一笑,關緊了門,小聲說,“我現在懷疑兩個人,一個是胡盼,另一個是古浩。”


“為什麽?”成芃芃其實心中也有懷疑人選,沒想到林三歲的人選和她有部分重疊,她頓時好奇心大起,“為什麽不是古浩和孫小照?胡盼?不不不,她肯定不是,我太了解她了。”


“有時我們自以為越了解的人,反倒越會做出讓我們震驚的事情,就像江成子,我一直以為我非常了解他,但他喜歡上許問渠,並且能堅持這麽久還不放棄,真的挺讓人意外的,說明他是遇到真愛了。”林三歲冷靜地為成芃芃分析,“你對胡盼的盲目信任是基於你對她的了解,但實際上你認為的了解並不是真正的了解,而是情緒上的偏見和情感上的偏向。就像在婚姻中,通常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另一半出軌的人。”


“喜歡一個人比較久,隻能說明對方優秀,而不能說明他優秀。”成芃芃冷哼一聲,“你別想說服我懷疑胡盼,我認識她好多年,感覺像是一輩子那麽久,我太了解她了。她如果是內鬼,等於是背叛了我和公司,不不不,我相信胡盼不會背叛我!你別挑撥離間了。”


“挑撥離間?你懷疑古浩是內鬼才是挑撥離間,你不懂中年男人的友誼,胡盼背叛你10次,古浩也不會背叛方叔一次!”林三歲對成芃芃過於固執地在情感上相信胡盼有幾分失望,“成芃芃,你想過沒有,是胡盼背叛你的損失小,還是古浩背叛方叔的損失大?”


“沒區別,他們兩個人不管是誰背叛,都會失去友情。”成芃芃不服氣地哼了一聲,“有區別嗎?”


“你錯了,芃芃。胡盼和古浩的損失完全不一樣,對胡盼來說,背叛你,她隻不過是損失了一個閨蜜。對於20多歲的年輕女孩來說,閨蜜是可再生資源,丟掉一個,很快就會找到下一個,你在胡盼的生命中,沒有不可替代性。但古浩不一樣,古浩承受不起失去方叔信任和友情的代價,因為對於中年男人來說,他們交友的成本很高,認可一個朋友很難,他們是已經開始做減法的人生階段,朋友會越來越少。”


“我不認可你說的話,我相信不是胡盼,好吧,我可以再退一步,相信內鬼也不是古浩。”成芃芃依然沒有動搖,堅持自己的看法,“但不是你的關於中年男人友情的說法說服了我,而是我想通了一個道理,古浩和周逍不和,他沒有理由背叛方叔。”


“對,對,對於胡盼這個年齡階段的女孩來說,和誰合作主要看利益,即利益優先,友情其次。而對於古浩這個年齡階段的男人來說,因為承受不起失敗的代價,年齡和閱曆都不允許,和誰合作會是三觀相同優先,利益其次。這就涉及到人生處事的理念問題了,同樣一大筆錢放在古浩和胡盼麵前,會是胡盼動心還是古浩動心?”


“你這一天天的,淨講一些沒用的大道理。說了半天,你一方麵替古浩說話,另一方麵又懷疑是他,你這是前後矛盾,語無倫次。”


“不,不矛盾。我剛才強調古浩背叛的可能性不大,是說籌碼不夠。每個人都有背叛的可能,沒有背叛,還是因為籌碼不夠誘惑不足。如果周逍許諾給古浩的不是現金,而是股權,是價值數億的股權,古浩會不會動心?”林三歲眯著眼睛一笑,“換了我,我也會動心。”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