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十三章 一對一的關係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喜歡又不是厭惡,當然是親近了。”成芃芃撇了撇嘴,“方叔,戀愛和抄襲可是兩回事兒,不能混為一談。”


“不,其實是一回事兒!”方山木會心地笑了,“你親近一個人,對一個人好,是想從他身上得到回報。遠離他,肯定什麽都不會得到。”


“明白了。”江成子一拍大腿站了起來,“想要找到證據,必須源源不斷地提供創意和故事線給衛道科技,然後衛道科技才有機會通過偏鋒科技把新的內容編寫到成長指南裏麵……”


“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麽我們要持續地為成長指南提供創意和故事線?是不是傻呀?”成芃芃故意瞪大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我們又不會在創意裏麵設置雷區更不會在故事線裏麵埋伏暗號,畢竟我們是一群天真善良的好孩子。”


眾人大笑。


晚上,回到301室,和盛晨通了一個電話,又關心了兒子的學習問題,方山木大感疲憊,飯都沒吃就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說是睡著,其實大腦還一直處於半清醒半入睡的狀態,是累極了困極了但又睡不踏實的淺睡眠。在互聯網公司工作多年,他了解國內現狀,在遊戲領域,沒有版權的概念,所以現在是小遊戲一大抄。國內的抄國外的,國內的也彼此抄襲。國內沒火的,抄火了的。在抄襲浪潮中,如果小團隊被大團隊抄了,基本上就是等死。


還好好花常開不算是大團隊,如果是聯合網路抄襲了成長遊戲,基本上就宣布了無限關愛的死路,不管是打官司還是造勢,無限關愛絕對不是聯合網路的對手。哪怕無限關愛最終勝訴,也會被聯合網路硬生生拖死。


好在好花常開不是大團隊,就算有周逍在背後支撐,他也隻能偷偷摸摸,不能公開動用聯合網路的資源。如此,無限關愛就有了一絲生機。


也僅僅是一線而已。畢竟周逍就算不公開調用聯合網路的資源,隻憑他多年在業內的人脈,在背後,他也足以可以從容地完成對無限關愛的圍剿。好在方山木也是行業內資深人士,就算人脈不如周逍強大,也不是沒有。


正睡得迷糊想得頭疼時,電話響了,他一激靈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手機被帶動,摔到了地上。


是兩年前的手機了,已經傷痕累累,磨損得不成樣子。方山木特別喜歡電子產品,最大的樂趣和愛好就是追逐最新款手機和筆記本電腦,往年每年都要買進最新款的手機。但現在,他變得節省了。


不省不行,自己創辦公司和在大公司當高管截然不同,日常開支巨大。


還好手機沒有摔壞,躺在地上依然頑強地響個不停。方山木拿起手機,居然是蒙威來電。


上次同學會一別,後來再也沒有過聯係,倒是鄭遠東發過幾次微信,關心方山木的最近情況。方山木也沒有說什麽,鄭遠東初來京城,在京城的人脈還不如他多,而且鄭遠東忙於在京城打開局麵,他所從事的行業和方山木也沒有什麽交集。


“蒙威,有事?”不知何故,方山木對蒙威總有一絲淡淡的疏離感,並不是因為蒙威為盛晨安排了工作,而是在大學期間他就和蒙威來往不多,他不太喜歡蒙威過於陰沉的性格。


“無限關愛和好花常開的官司,我有一個新思路,供你參考。”蒙威的聲音低沉沉穩,一如他喜怒不形於色的表情,“希望能給你帶來啟發。”


“我聽著呢。”方山木的聲音也是十分平靜。


“我認識江賦雨的前夫劉齊家,他說到了和江賦雨離婚的原因,或許對無限關愛打贏官司會有所幫助……”蒙威輕笑一聲,“你可別笑話我,有時打敗一個人最容易的辦法還是從她身邊的人身上找到突破口,尤其是仇人。”


倒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方山木不是沒有想過從江賦雨前夫身上入手,隻是他並不認識劉齊家。


“他們離婚的背後,是不是又是一個狗血的愛恨情仇的故事?”方山木也笑了一聲,“讓我猜猜,劉齊家是受害者?”


蒙威輕輕咳嗽一聲:“山木,你覺得我和柳新,誰是受害者?如果有一天你和盛晨離婚了,你們當中誰又是受害者?其實在一段感情裏麵,有時真的難以區分受害者還是施害者的身份。你是不是一直認為是我陷害了柳新?”


好好的正說江賦雨的前夫,怎麽又扯到他的前妻身上了?方山木知道蒙威有心結,他和柳新的事情,被許多人認為是蒙威故意設局讓自己戴一頂綠帽子好擺脫柳新。


想了一想,方山木哈哈一笑:“就像你剛才說的,在一段感情裏麵,在婚姻中,有時真的很難區別誰是受害者誰是施害者,畢竟夫妻關係是一對一的關係中最複雜也最難處理的關係,最具有挑戰性。處理不好夫妻的人,也處理不好朋友關係。夫妻關係處理好了,可以對應地應用到朋友、兄弟以及其他一對一的關係之中。”


蒙威嗬嗬一笑:“山木,你變得比以前狡猾了,不肯和我說實話是不是?有時間我要和你好好講講我和柳新的故事,說不定還可以成為你們成長遊戲的一條故事線。從她身上,我學會了許多,關於成長、關於愛、關於責任、關於擔當,當然,還有關於忠誠和背叛。劉齊家因為和我同病相憐,我們才成為了知心好友,哈哈,同是天涯綠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這麽說,江賦雨也是婚內出軌被發現了才離婚?不應該,以江賦雨的聰明和縝密,她就算出軌也不可能被劉齊家察覺。不對,方山木想通了什麽,哈哈一笑:“你的意思是說,你是被綠帽了,劉齊家是綠帽了江賦雨?”


“聰明,一猜就對,哈哈。不過劉齊家綠帽了江賦雨,據他說,他其實是被陷害了……”


在婚姻關係裏,不管是哪一方出軌,都是過錯方,不能用被陷害來為自己開脫。就算是有人設計,讓別人接近你勾引你你才下水,但本質上還是你自己有動力有欲望才會上鉤。魚兒在抱怨釣魚的人殘忍的同時,為什麽不先想想如果自己不貪吃不饞嘴,怎麽會有殺身之禍?


所以即使柳新是被蒙威設計,方山木在譴責蒙威的同時,並不同情柳新,相反,他會覺得柳新是咎由自取。同樣,劉齊家如果也是被江賦雨設計出軌,然後被抓個正著,他除了一聲歎息之外,也不想評價什麽。


男人不是聖人,方山木也自認如果美女當前,他在意亂情迷之下,說不定也會做出錯事。既然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就要防患於未然,要有主動自覺性。他一向認為,好男人要自己盡量避免和異性單獨相處,並且減少各種曖昧機會,而不是在媳婦的監督和管控下才老實。


自律是預防犯錯的關鍵前提。


古浩被管控固然有江邊將他當成私人物品過於不放心的原因,但何嚐沒有古浩自作自受的因素?如果古浩能像他一樣自律又自愛,江邊再像防賊一樣防他,就是矯枉過正了。


以上也正是方山木生盛晨氣的主要原因,他明明什麽都沒做,不敢說想都沒想,至少自己做到了恪守承諾對家庭負責,盛晨卻還是懷疑他約束他,甚至要查看手機要他自證清白,他接受不了自己被無端猜疑,尤其是自己最親密的人。


方山木打開免提,聽蒙威講述劉齊家的故事。


劉齊家和江賦雨也是同學,大學期間他費心九牛二虎之力,在眾多情敵中殺出重圍追到了江賦雨,所憑借的不是出身和英俊,而是有求必應和跪舔,是一個十足的舔狗。都說舔狗到最後會一無所有,但江賦雨還是被劉齊家感動了,大學一畢業就嫁給了他。


也是因為劉齊家對江賦雨照顧得太無微不至了,她習慣在他的關愛和嗬護中生活。但生活畢竟不是風花雪月,畢業後不久江賦雨就發現,除了哄她照顧她之外,劉齊家幾乎一無是處,不會和同事相處,不會和領導搞好關係,工作能力一塌糊塗,又不知道哪裏養成的自高自大的臭脾氣,看不起這個看不慣那個,簡直就是一個刺頭。


生活的重擔讓所有的浪漫都變成了負擔,眼見劉齊家成天除了抱怨就是喝酒,喝多了就指天罵地,江賦雨毅然決然地打掉了三個月的孩子,開始上班。憑借聰明、能力外加美貌,她很快在公司站穩了腳跟,並且通過業務提成賺了不少錢,她決定創業。


劉齊家堅決反對,認為女人就應該在家裏相夫教子,天天在外麵拋頭露麵很容易出事,也顯得男人無能。江賦雨和他大吵了一架,不顧他的反對,開始了創業之路。


走向社會才發現,當年在學校裏的愛情純真是純真,但還是單薄了一些。沒有經曆過生活考驗的愛情步入了婚姻之後,很容易被世俗的壓力打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