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五十八章 婚姻生活的總結性發言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方山木看了盛晨一眼,見她眉眼低垂,似乎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不由心中喟歎一聲,時間會改變許多,當年的盛晨人前人後光芒四射,想要低調也不可能,現在的她,收斂了鋒芒,沉默如遠山沉靜若秋水,說明她不再需要成為眾人的焦點也足夠讓心境安靜下來。


一個內心充實並且自信的人,不需要過多的話語就可以讓自己在喧囂和繁華中,靜默如鬆。


方山木微微一笑,盛晨既沒有在人前流露出他們感情出現危機的失態,也不炫耀他們的幸福,隻是淡定從容地配合他的演出,完全退居了二線。不像當年在大學時代,盛晨是完全的主角,而他隻是一個患得患失的配角。


“在我看來,愛情分為三個階段……”方山木又看了蒙威一眼,見他也是十分鎮靜,絲毫沒有興奮之意,心想果然到了一定年齡階段,該經曆的都經曆了,人生就進入了平緩期,“第一階段是衝動期,也就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愛情的本質是荷爾蒙的分泌和本能的需求,是基因賦予我們的生物的生理行為。”


“你把愛情說得這麽不堪,當年盛晨看上你,是不是眼瞎了?啊?哈哈。”鄭遠東被方山木的話逗樂了,半是挑釁半是玩笑地問,“盛晨,你真的能忍?方山木說當年追求你是生物的生理行為,完全不是因為愛情。”


盛晨微微抬眼,淡然一笑:“他怎麽說都可以,他要是這麽想,我們女人也同樣會這麽想。生物的生理行為都是一樣的,又不隻有男人才有。男人怎麽對待女人,女人就怎麽回饋男人,世界就是這麽公平。”


盛晨的話無懈可擊又以柔克剛,雖然不是咄咄逼人的犀利,但也讓人無話可說,蒙威眼神跳動幾下,不動聲色地笑了:“山木和盛晨還真是夫唱婦隨,一個深入,一個淺出,把人生中許多看似無解的難題,一兩句就解開了。山木,你繼續。”


方山木聽出了蒙威話裏話外的嘲諷,也不理會,點了點頭:“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和盛晨這麽多年的默契,恐怕你們誰也比不了。話說當年我們班上記得一共成了三對,現在還有幾對幸存?”


“就你和盛晨了。”鄭遠東翻了翻手機,“你和盛晨、劉軍和馬影還有餘勝和林文文,三對中,劉軍和馬影結婚第五年離婚了,原因不明。餘勝和林文文出國後第三年離婚了,說是為了綠卡。結果離婚後,餘勝反悔不再複婚,氣得林文文大罵他忘恩負義。現在你們是最後的唯一的幸運者,如果你們也離了,我就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你不是不相信愛情,是愛情不相信你了吧?”盛晨忽然笑了,“你現在是正經八百的鑽石王老五,你不結婚不是能力原因,是態度問題。說,你到底談過多少個女朋友?”


“我到現在一直沒有想明白愛情到底是什麽,都別打岔了,聽山木說完三個階段的愛情都是什麽,我好學習學習。”鄭遠東拉回了話題,朝蒙威點了點頭,“來,山木講,我們繼續喝酒。”


方山木也陪了一杯才說:“第二個階段是權衡期。生理和心理進一步成熟之後的男女,對愛情的期望不再是基於生物的基因傳承本能,而是附加了婚姻的考慮。從純粹的愛情過渡到有社會屬性的婚姻,就會權衡得失。比如對方的性格是不是適合長久相處,家庭是不是和自己的條件相當,對方的親朋好友是會成為婚姻的助力還是拖累,等等。不過在權衡期,由於都還不到30歲,還是對愛情的考慮多一些,附加的條件,隻占40%的比重甚至更低。”


鄭遠東聽明白了什麽:“你第一階段的愛情是校園愛情,第二階段的愛情是剛步入社會初期的社會愛情,那麽第三階段的愛情又是什麽?”


“第三個階段的愛情是攀比期。”方山木見眾人都用心在聽,沒有一人交頭接耳,不由暗暗得意,對現在的人來說,事業和家庭是一對翅膀,缺一不可,也說明了一點,許多人終其一生,也想不明白愛情到底是什麽,“過了30歲還沒有結婚的男女,對愛情已經缺少了足夠的渴望和期待,隻想找一個合適的人直接結婚。其實我向往的真正愛情是不以結婚為目的戀愛,而是情到深處自然而然地結婚的感情。而直接抱著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很容易讓愛情變成價值交換,並且還會引發攀比。”


“男人希望女人漂亮、年齡小、身材好,女人要求男人有房有車有存款,這個階段的愛情被賦予了太多的社會屬性,變成了一種價值交換。既然是價值交換,就像購物一樣,肯定要貨比三家,攀比就因此而來。”方山木搖了搖頭,歎息一聲,“有人說男人很專一,一直喜歡20多歲的姑娘。還有人說,女人比男人還專一,不管年齡大小,隻喜歡有錢的男人。女人經常埋怨男人喜歡物化女人,要長得漂亮還能生育,其實就像盛晨說的一樣,反過來何嚐不也是女人物化男人?要長得帥、有錢,還要是暖男並且專一……”


“明白了,說了半天,到最後,愛情還得變成一種價值交換,山木,這就是你和盛晨十幾年的婚姻生活總結性發言?”鄭遠東哈哈一笑,“這讓我很絕望啊,我以後難道真的遇不到真愛了?”


“我一直堅持一個觀點。”蒙威咳嗽一聲,生怕別人注意不到他,“一個人一生中發財的機會是有限的,比如說三次或四次,同樣,一生中遇到真愛的次數也是有限的。現在我們人到中年,按照山木所說的三個階段的話,愛情到了攀比期,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去去去,你遇不到真愛是你笨,我肯定還能遇到,別說晦氣話。”鄭遠東不服氣地呸了蒙威一口,又笑了起來,“我一直想做一個統計,就是大學同學戀愛結婚的兩口子中,離婚率有多少?走出校門後在工作中認識的自發戀愛結婚的,離婚率又有多少?相親結婚的,離婚率又是多少?然後做一個對比,這樣就可以為我們這樣的大齡剩男提供一個參考數據了。”


“你還要什麽數據?你是超越數據的存在。”盛晨取笑鄭遠東,“你不是找不到女朋友,是你太挑剔了。你要明白一點,遠東,你想象中的完美女人是不存在的,她隻是你個人所有缺點對應的優點的投影。世界上怎麽會有一個包容你的所有缺點擅長你所有不擅長的事情並且還漂亮大方的另一半存在?簡直是癡心妄想!”


“話裏有話呀,盛晨!”鄭遠東立刻敏銳地捕捉到了什麽,朝方山木投去了促狹的一笑,“說,山木,你是不是做了什麽傷天害理的事情讓盛晨對你失望了?別怕,說出來,我們會替盛晨做主的。”


盛晨眨了眨眼睛,調皮地一笑:“沒有,沒有,你們想多了,我和山木的感情很穩定,就像一塊石頭一樣,穩穩當當,不會倒下,也不會出現任何分崩離析的可能。倒是你,蒙威,你告訴遠東婚姻到底是什麽,完美的另一半是不是存在。”


蒙威被點名,有點意外地笑了笑:“我對愛情的看法比較簡單,要求不高,不希望另一半完美,隻要達到和我一半的默契就足夠了。人生哪裏有完美的事情,因為我本身也不完美,渴望完美就是自尋煩惱。”


“說得太喪氣了,正是因為不完美,才追求完美不是?”鄭遠東高高舉起酒杯,“來,敬大家一杯。我沒裝,是真心向大家請教,愛情到底是什麽?為什麽我自從出了校園後,再也沒有動心的感覺了?不瞞你們,我前後談過十幾次戀愛,要麽是抱著應付差事的想法,要麽真想結婚卻發現完全不想和對方在一起生活,要麽完全沒有感覺,你們說我到底該怎麽辦呢?我不是不想戀愛,也不是不想結婚,但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心動的人,山木,是不是真像老蒙說得一樣,我一生中的戀愛次數用完了?”


方山木哈哈大笑:“就算一輩子真有一個戀愛次數限製,誰又知道到底是多少次呢?遠東,你不是戀愛次數用完了,是心思不在愛情上麵了。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是,你心中始終放不下一個人,所以總覺得誰也沒她好。說吧,她是誰?”


話一說完,眾人的目光都朝盛晨望去。


盛晨坦然地擺了擺手:“你們別鬧了,肯定不是我,我當年和鄭遠東根本就沒有開始,頂多也就是比普通同學多說幾句話多散幾次步而已。他心裏放不下的另有其人,你們肯定猜不到是誰,先打個埋伏,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她也是我們的同班同學。”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