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人都是孩子第四十八章 一個人有多不正經,就有多深情

時間:2020-04-25作者:何常在


江賦雨安慰自己方山木隻是在套路她。


“不對呀方叔,你們70屆的愛情當年這麽純真,現在怎麽會這麽殘酷?”成芃芃終於找到了機會,以群演的身份配合了方山木,但方叔的稱呼,還是透露了她和方山木認識的關係。好在人群的興奮度已經過去,沒有人在意她的失誤細節。


方山木很滿意成芃芃及時拋出的問題:“一個人有多不正經,就有多深情。同樣,一個人當年有多純真,現在就有多無情……對吧,周逍?”


周逍被發現了?見方山木朝她的身後望去,江賦雨嚇得不輕,回身一看,更是差點驚跳起來——身後不但站著一臉尷尬的周逍,還有一臉促狹、竊笑既猥瑣又滑稽的古浩!


而且,周逍像是被古浩押著的犯人一樣,以前的偉岸和光輝消失不見,微微低頭,很有幾分垂頭喪氣的樣子。


一忘咖啡位於skp的對麵,由於定位高端並且味道奇特,人很少。前來的客人,要麽特立獨行,要麽是追求獨特品味的有錢人,而方山木一行以上兩者都不是,他們隻是為了安靜。


當然,周逍可以說是真正的有錢人,不提他如果真是收購案的幕後黑手,單是他的千萬年薪,放眼京城,也是數一數二的富人。


雖然不是最頂尖的一小部分,至少比方山木、古浩強了太多。就連成芃芃也是遠不能相比,盡管她擁有十幾、幾十套房產,但隻是固定資產,沒有現金流。更不用說如果周逍真的是花團科技的幕後所有者,他現在已經實現了財務自由。


周逍坐在方山木的對麵,他的左邊是古浩,右邊是孫小照,呈被綁架之勢,頗有幾分不自在。坐在方山木左側的江賦雨還好,已經從之前的慌亂中恢複過來。而成芃芃坐在了方山木的右側。


盡管江賦雨也知道剛才方山木故意轉移視線,講故事是為了拖延時間,最後的轉折是想挑撥離間她和周逍的關係,但她隻能假裝沒聽明白,她和周逍的關係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至少目前是。


周逍被古浩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尷尬之餘,被古浩生拉硬拽拖到了方山木幾人麵前。為了表現出來他和江賦雨的關係正常,他沒有拒絕方山木坐一坐的提議。


“一個巧字就可以解釋一切了,我和古浩、成芃芃可不是偶遇,我們就是一起過來買衣服。”方山木喝了一口咖啡,又饒有興趣地看了看右側的江賦雨,“沒想到呀沒想到,買個衣服還能遇到江總和周總,更巧的是,江總是來逛街,周總是來借用衛生間,這樣都能碰上,隻能說世界太小我們的緣分太奇妙。”


周逍豈能聽不出來方山木話裏話外的嘲諷之意,淡然一笑:“巧合的事情多了,就像你去西山度假,結果不也差點兒死在深山老林,說出去有誰會信?但就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小時候我最喜歡看的一本雜誌叫《大千世界》,上麵刊登的全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的文章。作為同齡人,你們應該也看過吧?”


方山木搖頭:“我小時候最愛的一套書是《十萬個為什麽》,最愛看的雜誌是《氣功》,古浩就不一樣了,他就更有品味了,愛看《故事會》、《遼寧青年》還有《知音》、《家庭》等。我相信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也相信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對吧芃芃?”


“對,對,方叔這麽帥這麽有魅力,說什麽都對。”成芃芃知道她今天扮演的角色是花癡,就故作一臉癡迷地看著方山木,“男人女人之間的緣分,不就是從巧遇開始的嗎?用心想想,世界上哪裏有什麽巧合,都是命定的相遇。就像方叔和我,開始時是租客和房東的關係,後來變成了事業合夥人,以後說不定還會更進一步成為人生合夥人。”


周逍頓時眼前一亮,一改以前的刻板正經:“喲,老方這是要煥發第二春了?我記得你還沒有離吧?行啊你,沒看出來,以前在公司的時候,你挺能演的呀?”


“彼此,彼此。”方山木要的就是被周逍誤會的效果,嘿嘿一笑,還裝模作樣地朝成芃芃飛了一個媚眼,“男人嘛,風流但不下流,好色而不淫亂,就算是半個好男人了。當然,我比不了周總,周總是真正的正派男人,從來不被誘惑,不管是金錢還是美色。”


周逍臉不變色心不跳,坦然地接受了方山木的盛讚,還自得地朝江賦雨悄然使了一個眼色:“是啊,人在高位久了,越發謹小慎微,生怕一著不慎滿盤皆輸,老方你也知道公司的各項規定一向嚴格,我身為董事長,必須要以身作則。你離開了公司其實也是好事,可以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能,不但可以創業,自己當自己命運的掌控者,還可以再一次遇見愛情,哈哈,連我都羨慕你嫉妒你了。”


古浩先是附和著周逍笑了一氣,突然就臉色一變,笑容凝固:“老方,你說清楚,我不在的時候,你為什麽要黑我?你故事裏的古董的原型到底是誰?壓根就不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古浩是回來後才聽成芃芃說起方山木講了一個很滑稽很搞笑的70屆的愛情故事,雖然和他風馬牛不相及,但男主卻叫古董,有影射他之意,他就很是不滿地向方山木提出了質疑。


“是誰,誰心裏有數。既然不是你,老古你心虛什麽著急什麽?以後遇事要淡定,隻要你沒做過,就算有人用你的名字,你也要保持足夠的風度。當然了,如果你做過了,別人揭露了你,你也要裝做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在這方麵,你得向周總學習。”方山木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美式,“日子太舒坦了,有點波折是好事,可以提醒自己警醒。生活太甜了,適當喝一些苦咖啡,可以憶苦思甜。”


周逍立時變了臉色:“方山木你什麽意思?”


方山木不假顏色:“沒什麽意思,怎麽,難道古董的經曆就像今天的事情一樣巧,也是周董的經曆?”


周逍臉色變幻幾次,強壓心頭怒火,又緩緩恢複了平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方山木,如果你是因為被公司解雇的事情記恨我,我可以理解,畢竟在當時我沒有頂住總部壓力,沒有用自己的人格擔保你。但你現在的所作所為證明當時解雇你是正確的決定,你確實是一個隱藏很深的偽君子。”


“謝謝周總誇獎,受之有愧。”方山木故意抱了一下成芃芃的肩膀,“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要坦蕩,要坦然,要真誠,才能走得長久,才能被更多人認可。天天算計、時刻假裝,自以為聰明,卻不知道人算終究不如天算。我和芃芃是光明正大的合夥人關係,盛晨也見過,老古也可以作證,她陪我來商場買衣服,幫我打造形象,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擺在明麵上,你呢?”


“我什麽我?”周逍見江賦雨暗中衝他搖了搖頭,暗示他確實如方山木所說,方山木和成芃芃的關係非常幹淨,他居然判斷失誤,說明前麵被方山木誤導了,不由有了幾分慌亂,當然,更大的驚慌是因為方山木所講的故事,“我來商場就是借用一個衛生間,然後無意中撞見了江賦雨……”


“夠了,周逍!”孫小照實在忍無可忍了,她現在對周逍徹底失望了,恨不得一拳打在他虛偽假裝的嘴臉上,“你是不是還以為你背後亂七八糟的事情沒人知道?告訴你,方叔一清二楚。”


唉,到底年輕,沉不住氣,方山木還打算多耍一會兒周逍,再配合配合他的表演,他入戲越深,等下揭露的時候就越打臉,沒想到孫小照提前爆雷了。


古董的故事原型就是周逍,估計周逍自己都忘記了,有一次公司團建時,周逍喝醉了。當時就他和方山木以及其他兩個高管,一共三四個人,周逍說起了他以往的戀愛經曆,說到他當年真是傻得可以,純潔得像冰笨得像木頭。


方山木就順勢誇他其實現在也一樣純真,結果周逍就說了一句讓方山木瞠目結舌至今記憶猶新的話:“當年的我有純情,現在的我就有多無情。當年的我有多純真,今天的我就有多不正經!”


後來,周逍又說了一些醉話,似是而非,亂七八糟,方山木當時也喝了不少,沒有記住太多,但卻記住了周逍的中心思想,總結下來就是他們70屆的一代,經曆了貧窮和苦難,最終到現在成功者並不多。作為為數不多的少數收獲了時代紅利的一群人,不拿回原本屬於自己的青春和激情,就對不起自己的人生。


周逍的青春和激情怎麽就丟失了,不是一直追隨在他左右嗎?方山木始終沒有明白周逍的話到底是什麽意思,直到孫小照告訴了他真相之後,他才知道周逍遺憾的以及想要追求的是什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