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玉堂緣第八十七章 守護

時間:2020-06-28作者:明明蓉


我取來抄寫佛經的紙筆,蕭王便過來摟住我的肩看我想說什麽。


他溫熱的氣息便撫在我腮邊,微微發癢。


我扭頭看他一眼,提筆寫道:“妾身發願持齋戒十日,如今尚有兩日未盡,兩日後將行超度亡靈的法事。如今王爺已將妾身平安送回,寺中因陋就簡恐王爺不慣,不如王爺先行回府可好?”


扭頭看一眼西廂,續道:“青卓也在這裏,王爺可要去她屋裏坐坐?”


蕭王似嗔非嗔的覷了我一眼,“你先休息。”


並不接我的話茬。


我看他說完就大步走了出去,直接將門帶上了,一時有些一頭霧水。


忽然覺得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疼得厲害起來。


一時翠濃進屋裏來,見隻有我一人,遂疾步到了我麵前把我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還好還好,婢子可擔心壞了。婢子醒來不見昭訓,便沿著腳印去找,在半道上遇著了太子爺。婢子向他求救,他也滿口答應跟著去找,哪知他將昭訓抱上馬車後,居然吩咐手下說是尋得一名迷路的娘子這便帶回東宮去,竟是裝作不知您的身份,婢子衝上去跟太子爺理論,卻被一把推開,滾下了斜坡。等婢子爬上來,車馬卻去得遠了。”


她說著去倒了熱水來,邊擰毛巾便道:“婢子趕緊回來直接找了張大力,他便要回蕭王府找人進宮向皇後報信。婢子一想也是,王爺不在府中,能去東宮要人的,可不就隻有皇後了麽?”


一邊說一邊將熱毛巾遞了過來。


“張大力對附近的路很熟,直接抄小道到了官道上,當頭遇見了王爺!王爺當時聽了臉寒得讓婢子都不敢說話了,直接調轉馬頭追了上去。後來張大力便將我帶了回來。”


我接過她遞過來的熱毛巾捂在臉上,心中暗道僥幸:幸虧翠濃滾下了斜坡,不然也有可能遭了太子的毒手!幸虧蕭王出現的及時,若真報到蕭王府再報與皇後,於名節上我便算是完了!


翠濃沉穩稟道:“婢子已經跟張大力交待了,昭訓遇險之事須守口如瓶。他是個憨厚的,直說那是自然,橫豎也沒讓他瞞著王爺。”


我點頭,將毛巾遞回去,提筆寫道:“所謂三人成虎,何況我今日這番遇險是實實在在的,若傳揚開,誰知會傳成什麽樣子!不如先瞞著,連青卓那裏也一樣,這也是不得已。”


翠濃邊給我換上幹淨衣衫鞋襪邊應道:“青卓夫人今日一直在房裏抄經,午膳也是芸兒送進房裏用的。今日這一番折騰,她多半不知。”


我微微點了頭。並非我不想坦誠以待,實在是幹係太大、不得不防人多口雜。


翠濃笑道:“婢子去拿膳食給昭訓。”收了毛巾和銅盆出去了。


提到膳食,舌尖的咬傷疼得就更加頻繁。


我想起謝安若拿來的藥膏,遂進裏屋找了出來。


精致小巧的白玉盒子,打開蓋子就聞到一股淡雅香氣,內裏盛著綠色的半透明膏體。


我用小指挑了一點,輕輕抹在舌尖上。一陣辛辣刺激的感覺襲來,我忙不迭的吐了些出來。然而很快,一股清涼收斂的感覺替代了辛辣感,舌尖頓時不那麽火燒火燎的了,連帶的也靈活許多。


見翠濃進來了,將藥膏遞給她擱了起來。


看看天色已是申時末,蕭王應該是先回府了。


忽然想到:墨棣若是再來,我當如何?


太子可還會去而複返?


心事重重的進了些寺裏熬的細粥,覺得乏得厲害,遂沉沉睡了過去。


大抵因為心中害怕,這一覺噩夢連連。


忽然從夢中驚醒,隻覺一身冷汗。


然而一支溫暖粗糙的大掌握住了我的手。


我扭頭望去:蕭王!


“你不用說話,孤王明白。孤王在這裏守著你。你的傷需得好好看看。可若是請太醫,難保不走漏些消息出去。”


他回頭向外間喚道:“讓他進來!”


回眸得意的笑道:“所以,我將京郊最好醫館的大夫扭了來。”


我來不及驚訝,一名黑甲近衛已將一個大夫模樣的人推了進來。


這樣也行?有這麽請大夫的嗎!


難怪被喚作蕭霸王!


那大夫驚惶不已,戰戰兢兢的替我看了傷,躬身道:“夫人的傷未及筋骨,仔細休養些日子便可恢複。


蕭王不耐道:“廢話!叫你來是為了治傷,哪有這樣等著時間長了自己恢複的!”


我知道他關心則亂,隻好歉意的朝那大夫笑了笑。


大夫抖抖簌簌的立在一旁。


我見狀不由抿唇一笑,將蕭王的手拉起來,示意大夫也看看蕭王的傷。


蕭王卻揮揮手,讓他留了些外用藥和內服丸藥,把人打發走了。


“你睡會兒。不要怕,孤王和五百黑甲衛就在客堂外麵安營紮寨。那賊人來就最好,我才好為你出氣呢!”


我頓時安下心來,很快睡著了。


這一覺清淨無夢,十分酣暢,醒來已是第二日巳時。


動了動脖子,覺得昨日用過藥膏的傷處俱都好多了。


翠濃進來服侍我洗漱梳洗,我提筆在紙上問她:王爺如何用膳?


翠濃笑得眉眼彎彎:“王爺的黑甲近衛自有火頭軍照應吃食。王爺麽,一大早進來看過您,說是去寺裏的大廚房轉轉去了。”


話音剛落,蕭王推門而入。身後跟著一個笑嘻嘻的年輕衛士,雙手托著一個食盒。


進門後將食盒放在屋裏圓桌上,便低著頭退到了一邊。


蕭王牽著我過去坐下,揭開食盒端出一盤蘑菇丁炒粥果、一盤玫瑰掐絲糕並一碗白粥。笑道:“嚐嚐。”


說著將食盒遞給衛士,便眼也不眨的盯著我看。


那衛士瞟見蕭王的神色,忍著笑意道:“玫瑰掐絲糕是王爺打發我們去山下搜羅了來的。這蘑菇丁炒粥果,卻是王爺親手做的。昭訓可一定要讚上幾句,不然王爺又該磋磨我們讓去找些精致點心飯食了。”


“蕭七,你看蕭一正想著找人過招呢,還不快去?”


那喚作蕭七的衛士臉上笑意頓時不見,不情不願的行禮後苦著臉出去了。


蘑菇丁炒粥果是極費工夫的一道佐粥菜。


麵前的這道,入口留香。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