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玉堂緣第四十九章 公主(上)

時間:2020-06-28作者:明明蓉


送了蕭王出門,我也趕忙簡單用了早膳,又換了衣服。見時辰不早,正要遣人去問問堇夫人出門時間,就見如意進來,:“稟昭訓,堇夫人打發身邊的嬌燕過來傳話,堇夫人在二門外等著昭訓呢。說知道王爺剛從多福軒出了門,昭訓不用著急,慢慢來便好。”


堇夫人總是這麽為人著想,善體人意。我笑道:“告訴嬌燕,哪裏好讓姐姐久等,我這就過來了。”


說著便站起身來。


蔻兒和赤芙前後舉著兩麵繞八瓣葵花式的荷花鴛鴦鏡,我抬眼匆匆看去:鏡中人兒身形纖穠合度,銀紫色褙子,淺粉色羅裙;發髻上插著兩朵絨花,鵝黃色那朵略大些,另一朵深紫色,並一支珍珠滴珠的絞股金簪;額前是一圈粉色碧璽石發箍,中間墜子是一粒藍色碧璽。


藍碧璽瑩瑩生光,映著鏡中人兒星眸如水,容光逼人。隻是近幾年憂思縈懷,眉尖習慣性的似蹙非蹙罷了。


赤芙她們簇擁我著出了門,正逢著佟媽媽。一行人出了多福軒,坐暖轎到了二門。


堇夫人正帶著丫鬟們看禮單,見我來了,便把禮單遞過來要我過目。


我笑了,推讓道:“好姐姐,今日已經遲了,我們趕緊去公主府吧。再晚,隻怕請客的主人不高興呢。”


說笑一番,堇夫人便讓嬌鶯收了禮單,一邊上車,一邊道:“就聽你的。”


我低頭笑笑正準備上車,如意卻從一旁的甬道疾步過來,在我耳邊低語,“剛聽慶頤館那邊看門的婆子說,阮良娣那邊也在準備著出門呢,聽說也是要去公主府。昭訓可要等等良娣?”


我訝然,蕭王明明說阮良娣心口疼不願意去走這一趟。怎麽忽然又改了主意。轉向堇夫人那邊,笑道:“姐姐,小莞還要請教一事,可否下車一敘?”


堇夫人眼帶詫異的下了車,“剛剛昭訓不是說已經遲了,怎麽……”說到這裏,她止住了後麵的話——阮良娣帶著十來個丫鬟已經朝這邊走來了。


堇夫人看我一眼,“謝昭訓提醒我下車。”眼中的忌憚一閃而過,快得讓人以為是眼花了而已。


堇夫人朝著嬌鶯使了眼色,嬌鶯很快跟一個婆子低語幾句,那婆子一溜煙兒的去了馬房的方向。估計是去讓管出門的婆子再安排車駕。


阮良娣近前來,冷著臉兒也不言語,我與堇夫人對視一眼,規規矩矩給她屈膝行了禮,她臉色這才好些,“叫兩位妹妹久等了。這便走吧。”說著便帶晴柔和桑柔坐了第一輛車。


我看了堇夫人一眼,堇夫人便道:“嬌燕,把你剛剛放在第二輛車上咱們的東西拿下來,我們坐後麵的車。”


我朝堇夫人點頭致意,便帶著佟媽媽和赤芙上了第二輛車。堇夫人和嬌鶯、嬌燕坐了第三輛。


其他的丫鬟們陸續上了後麵的車。再加上送給公主府的禮品、跟車的婆子和王府侍衛們,浩浩蕩蕩的出府了。


路上不過半柱香的功夫,便到了公主府。自有管事將我們一行人迎了進去。丫鬟們簇擁著我一路行來,,除卻幾位一品、二品誥命點頭致意外,其餘前來道賀的臣子、家眷和公主府仆役皆避讓在道旁。


想起當日公主府的困頓日子,不由感慨頗多。


到了公主府內院正堂,一色青色布衫的丫鬟在堂屋外站了兩排,見有客人來,便提前稟報了進去。


待阮良娣、我和堇夫人一前一後的進了屋,隻覺屋裏暖風夾著香氣撲麵而來。抬眼看去,許多位女眷或坐或立,滿眼的珠光寶氣、繁花似錦。


正中坐著位著黃衫的女子,梳著高髻,戴著壘金絲嵌紅寶的珠花,兩支翟鳳銜貓眼石滴珠的步搖在耳邊輕輕晃動,帶起一片光華流轉,襯得她愈發雍容。


我努力回憶著,這應該就是當今聖上長女,永嘉公主了。當日在公主府,並不得見麵,偶有幾次遇上,我也都按規矩躬身行禮,有時甚至是跟著眾仆役跪在了地上,並未抬頭直視。不過,往昔長姐作為東宮妃待選,長公主曾經來家中相看,彼時曾經見過一麵。眼前的黃衫麗人與我記憶中的模糊印象倒是差不多。何況,她著黃衫,又帶紅寶步搖,若不是公主本人,其他人實在也無這份底氣和氣度在公主府招搖。


果然,佟媽媽靠近在我耳邊,輕聲提醒:“永嘉長公主就是中間那位。她旁邊的是戶部尚書夫人,太後娘娘的侄媳婦,另一邊是曲太妃的娘家嫂嫂,她家長子剛升了工部侍郎。右手第一位坐著的是虎賁將軍府的太夫人。左手第一位威遠候夫人,衛王的嫡親舅母。屋裏其他各位應該會向良娣和您行禮,您還半禮即可。唯獨這幾位不可怠慢了去。”


我聽她說的如此複雜便有些頭大,又擔心竊竊私語引人注意,便示意她不再講了。抬頭見大家注意力都放在前麵的阮碩人身上,才放心了。


我和堇夫人跟著阮良娣向公主和諸位夫人見了禮,便坐在了威遠侯夫人的下首。


這位夫人看著一團和氣,頻頻扭頭與阮良娣和我說話。讚我們二人生得好,蕭王有福氣、好眼光。然而緊接著就誇堇夫人有治家之才,將王府內務打理的井井有條。


果然,阮良娣聽了便有些不喜,隻不好發作。


我微微側身看佟媽媽,她便過來在我耳邊又低語幾句。將諸位夫人的情形又講得清楚了些。


公主見我們這邊說的熱鬧,便也看了過來,笑道:“六弟又去哪裏淘氣了,聽說就你們三人過來了。他把心尖尖上的人都打發到我府裏來,我可真是要好好照顧呢。不然回頭肯定又要跟我著急了。”


阮良娣嬌羞嗔道:“公主又拿碩人開心了。王爺現如今心尖尖上的人可是曲昭訓呢。我和堇儀妹妹算不上的。”


我隻得笑著回應,“王爺今日和五皇子有約,特意囑咐了我們都來公主府幫他看看小侄兒,臨出門還囑咐幾遍的。說他小侄兒姍姍來遲,必是個將來後福無窮的呢。”


公主聽了,產後略顯豐腴的臉上綻開一個發自內心的笑顏,“多謝他記掛著。”看一眼戶部尚書夫人,用寵溺的語氣說道:“六弟赤子心腸,對兄弟姊妹都是真正放在心上。我記得五弟那年病重,宮中太醫束手無策,還是他到處找了偏方來,到底救了他性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