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玉堂緣第二十七章 問策(上)

時間:2020-06-28作者:明明蓉


蕭王聽我講的有趣,不自覺放下茶杯,攬了我的腰,拉我挨著他坐下。我頓時臉上火燒一般,紅雲密布。廳上的侍女早已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


蕭王寵溺的笑道:“你呀,言語大膽有趣,偏生愛臉紅。明明讓人覺得你滿心歡喜孤,稍稍親熱些,你又別扭起來。讓孤無所適從卻又更放不下你。”


我勉力按捺住心中的慌亂,抬眼望住蕭王,牽動嘴角笑道:“殿下真真是霸道呢,難道喜歡了便不許人家害羞的麽。”


蕭王擁住我道:“斂盡春山羞不語,人前深意難輕訴。病了這許多時日,越發愛嬌了。”他的下巴碰觸在我額前,有微微刺刮的感覺。


窗外是帶了蕭瑟意味的風,然而卻被擋在了窗欞外,於是心有不甘的飄旋著去了。隻有秋陽的影子無限繾綣的在窗外流連。


我靜靜的靠在他懷中,室內隻聽見我和他的呼吸聲,伴著更漏聲此起彼伏。錯金博山爐裏蘇合香的輕煙妖嬈的升起來,我的心倒獲得了一種奇異的寧靜。


蕭王輕輕抬起我的臉,正待說什麽,花廳外傳來他的近侍小德子同小安子說話的聲音:“王爺還在莞夫人這裏呢,魯、姚兩位先生已經在偏廳等候多時了。安哥哥,你且報給王爺知道才好!”


蕭王與我對望一眼,忍著笑,存心要聽小安子如何應答。


“德哥哥,我叫你哥哥,你且自己報進去罷!莞夫人病了這許多時日,好容易今日好些,讓王爺多待上一會子王爺也多些歡喜。咱們跟著的人自然也跟著討喜。何況這半天了王爺也沒叫咱們,倒是廳內侍奉的侍女們退了出來。你小子讓我現在進去通稟,不是害人麽!”是小安子俏皮的聲音。


我抿唇笑道:“魯、姚兩位先生既已在偏廳等候多時,殿下還是快去吧。許是有什麽要緊的事情。”


蕭王頷首,柔聲道:“孤晚間再來看你。”


我羞澀點頭。


蕭王起身慢慢行至門口,忽地轉身攜了我手道:“陪孤去偏廳吧。孤的耳朵是不得不受這兩位的聒噪,起碼目光所及處是小莞的賞心悅目。”


我有些遲疑,“怕不太妥當呢……”


蕭王卻不管不顧的拉了我就走,言道:“怕什麽,是孤命你陪著,誰還敢說什麽不成。”


“可妾一介女流,在外客跟前拋頭露麵的……”我並不鬆口。


蕭王停下腳步,靜默片刻,複又笑道:“不妨,叫小德子陪你在屏風後麵就是。”


我方莞爾一笑,隨著他共一乘轎去了樂道堂。


下的轎來,蕭王攜了我從書房暗門繞進偏廳,吩咐小德子陪我在木質燙金插頁屏風後坐了,便理了理衣袖從屏風後慢慢踱出。


“見過王爺!”是兩名男子的聲音,其中一人嗓音清亮一人略顯低沉。


我掩了衣袖悄悄從屏風插頁的縫隙中看出去,蕭王滿麵笑容,已伸手虛扶了兩位儒生模樣的人一把。


“兩位先生快請上坐。小安子吩咐人換了熱茶來。”


兩人中一位身著常見的駝色長衫,另外一人竟著了十分嬌豔的鬆花色長袍,舉止陰柔。因尚隔著一段距離,形容倒看得不十分清楚。


小德子在旁悄聲道:“蓄須那位是魯渭哲魯先生,著鬆花色袍子的是姚華棠姚先生。兩位俱是龍華閣的學士。”


我微微搖頭,示意小德子噤聲。回轉頭留神聽蕭王和兩位先生的談話。


“殿下,恕老臣直言,如若殿下還如同往日一樣,和光同塵,隻怕來日難逃廢黜王位流放一途。太子早已按捺不住,和您的這場角力他已提前結束對峙,開始發難於您。您還要不聞不問、坐以待斃麽?”魯學士看去很是焦急,已顧不得言語上的忌諱,直抒胸臆了。


蕭王不緊不慢的拿茶碗蓋子濾了濾茶葉,臉上浮起戲謔神色,緩緩抿上一口熱茶。放下茶碗,方道:“父皇身子康健,太子殿下這樣做,倒真是自取廢黜罷。何況我真與之在朝堂上針鋒相對的話,豈不是讓五哥七弟撿了鶴蚌?”


魯維哲聽蕭王不以為然,頓時急了,站起來向蕭王深深一輯,雙目圓瞪,道:“可老臣得知太子已將內廷守衛分批更換,隻怕不日便要動手,王爺當早定對策!否則成了他人階下囚不說——還會牽連皇後娘娘亦不得善終。”


“哈哈哈哈”,一邊默不作聲的姚華棠忽然大笑起來,“魯大胡子,真不知你是妙語連珠還是危言聳聽!太子已是儲君,何必做這種損人不利己還招他皇帝老子忌諱的事情。”


魯維哲氣的胡子抖動,指著姚華棠咬牙道:“姚瘋子,太子雖是儲君,但離九五之尊畢竟隔著君臣之別的一步!何況聖上避暑離都著儲君監國期間太子一黨多有不智舉動,前些日子在五皇子一眾的抨擊下一一敗露,如今受了申飭、折了許多黨羽不算,關鍵是失了聖心。如此不利情勢之下,便是太子尚顧念父子兄弟的情分,隻怕他身邊的人也會教唆著發難於聖上和蕭王。”


姚華棠也不生氣,隻斜斜朝魯維哲飛個眼波,竟是嫵媚橫生,自顧自的端起茶碗細細品起來。魯學士在一旁無之奈何,隻是幹瞪眼,胡髯抖動個不停卻說不出話來。


“魯大胡子”之名難不成便是如此得來!倒當真令人忍俊不住——身邊小德子早已偷偷樂上了,隻是不敢出聲,一張小臉憋得通紅。我看他忍笑忍的辛苦的摸樣滑稽;再看魯學士,和戲台子上的美髯公抖須一般並無二致,自己不由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聲音不大,可外間幾人正無聲響,因此十分清晰可聞。眼見魯維哲和姚華棠齊齊向這邊看來,我不由暗叫不妙。


瞥見蕭王並無不悅神情,反倒饒有趣味的一起看過來,便朗聲向屏風外說道:“兩位學士見諒,婢子是王爺座下近侍婢女。因忽然想起坊間流傳的一則笑話,說是一大家子吃飯,家長在首座說的話,傳至末席已是麵目全非令人捧腹,故而失態,還請王爺和兩位大人原諒婢子尊前失儀之罪!”


屏風外蕭王已大袖一揮,道:“恕你無罪。”語氣中是歡快而戲謔的。


身邊小德子本來十分緊張的看著我,聽蕭王如此說,方長舒一口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