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玉堂緣第二百一十九章 豆蔻和羅

時間:2020-06-28作者:明明蓉


應淳春笑道:“妹妹不怕,皇後娘娘素來是明察秋毫的睿智之人,自然會讓宮內一片清明。”


我不由在心中暗讚一句:好個千伶百俐、口齒乖巧的美人兒!


武尚華聽了斥責道:“不相幹的人,給我閉嘴!”應淳春聽了立時便一副嬌滴滴受了驚嚇的樣子垂下頭去。


武尚華道:“即便其他贓物尚未找到,阮碩人的心腹侍婢已經全盤招供,直認不諱,這監守自盜的罪罰還有什麽好說的!”


我不緊不慢的道:“所謂人證,隻有一人,阮府並無接應之人佐證;所謂贓物,亦是數目不對,不排除趁亂混入以圖栽贓的可能。太子妃真要我等信服,隻怕不能如此草率。”


阮良娣道:“小莞你錯了,欲加之罪,是不需要證據的。隻看太子妃好惡罷了!”


沅茜抬頭看了一圈武尚華、武尚賢和金嬤嬤的臉色,突然言道:“所有的錯,都是婢子的錯,與我家良娣無關。”


武尚賢立即接口:“是了,此婢是阮良娣心腹,犯下如此重罪,難道她主子沒有任何責任?至少一個失察之罪免不了!”


我見他已經沒有再堅持咬住阮府起出贓物,沒有再繼續攀扯阮侍郎和阮參將,知道是適才所說阮侍郎為虎賁將軍押送糧草之事漸漸起了作用。當下心頭一鬆。


隻剩一個沅茜,好辦多了。


笑吟吟的看著沅茜道:“沅茜,你今日可有在擷英殿內殿侍候你家良娣?”


沅茜抬頭打量我一眼,低頭肯定的道:“有的。”


“今日殿內焚的什麽香?”


沅茜身子一顫,頭低得更厲害。


皇後清斥道:“說!”


沅茜無法,遲疑道:“婢子不擅香道,不知是什麽香。不過阮良娣素來清雅,她今日用的香聞著像是蘇合香、檀香一類的。”


我與阮良娣對視一眼,笑道:“沅茜,你膽色過人,到了這會兒,還敢賭上一賭。我不妨告訴你,今日阮姐姐殿中燃的香,是豆蔻和羅。甜膩馥鬱,哪裏是什麽清心的檀香一類!你即便不通香道,也斷不會把這兩類香聞錯。”


紈素道:“她根本就沒進過阮姐姐內殿,自然不知是什麽類型的香!”


阮良娣說:“她一直隻是個殿外聽傳的三等侍婢,並非我心腹,自然不能進擷英殿內殿服侍。之前所說,我叫她犯宮規私盜珍玩,也是子虛烏有!不過是被人收買,要誣陷我罷了!”


轉身朝皇後叩首道:“母後,求母後為碩人主持公道!東宮良娣,豈能讓人動則構陷,想冤就冤!此事決不能就此算了。”


金嬤嬤見皇後已微微頷首,忙不迭的跪下,稟道:“且慢。沅茜已經說了她不擅香道,而且她這幾日傷風,聞錯了香又如何。這東宮珍玩至今還有二十件下落不明呢!為什麽別人的陳設沒出問題,單單擷英殿的丟了呢?”


我籲出一口悶氣,這個刁奴,當真可惡。轉向皇後道:“母後,今日殿內,宮中掌事們都在,內侍省的司飾亦在此。不若請她辯一辯,看這位自稱今日在內殿服侍的沅茜身上,是否有豆蔻和羅的味道!同時請人去擷英殿香爐中看看所焚香料餘燼是什麽香,東宮家令寺今日的用香記錄上是否也是豆蔻和羅。”


皇後頷首,喚道:“鄧司飾,你擅製香,獨步宮中。你且按良媛所說,仔細分辯後報上來。”


坤寧殿內下首掌事內侍和女史們的座次裏走出一位年過半百的女官來,朝殿內端正一禮,轉頭帶人去了擷英殿。


沅茜此時已經全然崩潰的樣子伏在地上,口中道:“婢子錯了。請娘娘饒命,請良娣贖罪,求太子妃救命啊!”


武尚華眼中厲色一閃,金嬤嬤立即上前,不知拿什麽東西將沅茜堵住了嘴。沅茜猶自掙紮,祈求的眼睛直直盯著武尚華,口中“嗚嗚唔唔”的發出模糊不清的嗚咽求救之聲。


武尚華見了,頓時將頭別開,不去看她的眼睛。


阮良娣依舊跪在大殿中央,此時開始自顧自的揉著膝蓋。


其他人唯恐惹火燒身,俱都低頭飲茶,避開了彼此的目光交錯和試探打量。


一盞茶功夫後,鄧司飾回來了。朗聲稟道:“皇後娘娘,婢官已經查過,擷英殿內殿今日所用之香,確實是豆蔻和羅無疑。”她趨前在沅茜身邊細細嗅了兩下,稟道:“此婢身上,並無豆蔻和羅之香。”


皇後點頭道:“辛苦了。在本宮身邊賜座。”鄧司飾依禮謝過,半側著身子坐在了皇後下首。


武尚華冷笑道:“那什麽豆蔻香,多半沾上了,此時又散了。鄧司飾聞不出,也正常。”


我笑著行至皇後座下,“鄧司飾,我身上可有什麽香麽?”


鄧司飾已然笑道:“良媛身上的,正是豆蔻和羅。此香餘味濃鬱獨特,婢官不用用力分辯,已能聞到。”


我轉身,朝武尚華靜靜的笑了。


皇後已開口道:“碩人,還不起身?”


阮良娣道:“臣媳冤屈得以洗脫,臣媳謝母後明察。可這構陷之人,顛倒黑白,無中生有,擾亂宮規。又該當何罪?”說著伏地叩首,起身時額頭已經青紫。


皇後沉吟不語。


金嬤嬤跪倒稟道:“老奴剛剛想起來,這沅茜曾與人抱怨,阮良娣禦下嚴苛,她早懷恨在心,定要伺機報複,叫她知道奴婢們也是不能輕賤的。”


武尚華與武尚賢亦雙雙跪倒皇後座前,口中道:“我二人受奸婢蒙蔽,險些錯怪好人,日後定當引以為戒。娘娘莫生氣。”


好一招李代桃僵、金蟬脫殼!


我與紈素正要開口,殿外傳來漸次的行禮問安聲:“太子金安!”


晟曜來了。


著太子明黃常服,束著一頂白玉冠,俊朗的臉上喜怒不辨,邁步走了進來。皇後笑道:“曜兒來了。正好,今日東宮出了點不大不小的事兒。你看如何處置更穩妥呢?”遂命葉尚儀將事情向晟曜簡單說了一遍。


晟曜在皇後下首坐了,待葉尚儀說完,放下手中茶盞,目光在武尚華兄妹身上停了下來。口氣淡淡的道:“今日之事,孤王來坤寧殿之前就聽說了大概。這會兒細細聽了,才知竟如此精彩。太子妃整日殫精竭慮的,真是辛苦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