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玉堂緣第一百三十二章 肚兜

時間:2020-06-28作者:明明蓉


孔青卓喃喃道:“怎麽說什麽的都是你!”


我亦笑道:“安若還真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啊!”


看來謝家很疼女兒,也很會教女兒。


活得如此恣意,不受束縛、不將世人的看法放在眼裏。可隻要對自己有利的,即便是她瞧不上的規矩,卻又能主動拿來為己所用以期達成目的,頗為務實。


然而太過率性和伶俐,對女兒家究竟好不好,一時卻很難說的明白。


按捺下心中的猶疑,我舉杯謝雙成,道:“適才多虧你,執劍相救。”


雙成略帶羞澀的一笑,“我與安若才要多謝昭訓,昭訓又何嚐不是替我二人擋在了那厥族人的前麵。”


青卓此時恢複了幾分精神,嚷嚷著道:“你們謝來謝去的,也不嫌麻煩。橫豎都是好姐妹,才相幫呢。不過,雙成姐姐,你素日柔柔弱弱的,這樣子跟方才舞劍時候簡直判若兩人嘛!”


安若笑道:“那是,不然你以為衛王為什麽對雙成這麽死心塌地的呢!”


雙成急了:“你們又編排我!”


我連忙打圓場道:“好了好了,雙成快別惱了,這裏也沒外人,姐妹之間打趣下倒無傷大雅。安若出去外頭不要再說就是,到底你們二人還待字閨中呢。”


雙成這才微微橫了安若一眼:“看到時候誰能收了你!”


玩笑一回,用完午膳後,我讓湛露捧過一個嵌螺鈿匣子來,放在桌案上打開了。笑道:“這兩對翡翠鐲兒是皇後娘娘賞的,說是一塊原石裏開出來的,水頭和顏色幾乎一般無二,如果兩對兒湊在一處放著,裏頭的玉根都是連得上的。我想著連我在內,我們一人一支可好?權當今日驚嚇了雙成和安若妹妹的賠禮了。”


雙成隨即推辭道:“既是娘娘的賞賜,自是十分名貴,昭訓留好就是。今日之事隻是虛驚一場,哪裏需要你來賠禮這樣嚴重了!”


今日畢竟是蕭王府處置不當,才帶累她二人受驚,我是誠心相贈鐲子,雙成如此推辭,我倒一時有些尷尬了。


正要再說些什麽,安若站起身,徑直過來拾起一支鐲子,舉著迎光一看,笑道:“這鐲子是老坑的,比現如今開出來的好多了。我卻是十分喜愛呢,如此多謝莞姐姐相贈了!”她隨手攏在手腕上,轉頭向我和雙成問道:“好看吧?”


雙成無奈:“美玉陪美人,自然是好看的。”又朝我說道:“安若的話不錯,若要收下,也是姐妹相贈之物。若說是賠禮,雙成萬萬受不起的。”


青卓也高高興興的取了一支鐲子:“謝謝昭訓姐姐。”


安若笑道:“好了,這賞花賞美人都完了,還又吃又拿了。妹妹就不多叨擾了。改日妹妹做東,再相請幾位姐姐。”


雙成也忙忙的起身告辭。


我與青卓將她二人送到二門。臨上轎時,我狀似無意的說了一句:“那園子裏的事情我已經交代下去不得外傳,妹妹們放心就是。”


安若反應極快:“我和雙成也不會對慶格爾泰的事情亂嚼舌根的,姐姐也放心。”


雙成亦溫柔一笑:“蕭王仁厚之名雙成亦有所耳聞,自然不會惹是生非的讓王爺為難。”


我淺淺低頭致意:“如此,多謝兩位妹妹了。”


目送轎子遠去,我這時才覺得適才慶格爾泰一掌打在肩頭的地方痛得厲害了起來。


青卓咬了咬唇,欲言又止。


我看她神情楚楚,便柔聲問道:“怎麽了,想說什麽?剛才可有傷著哪裏?”


她想起當時的情狀,忽的笑了起來:“我沒有傷著哪裏。倒是那位王子被我咬了。”


我想想也覺好笑:“你不怕麽,若是他惱羞成怒傷了你性命,可怎麽好呢!”


青卓伸手折下路邊的一根枯柳枝,一截一截的掰開又隨手丟在地上。半晌說了一句:“他不像那麽殘暴的人。”


“你怎麽知道呢?”


“感覺啊。”她驀地展顏一笑。


又問道:“今日還要多謝姐姐。不過開解他和送春盤是怎麽回事?”


我便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訴了她知道,末了笑道:“我是權宜之計,妹妹莫怪。”


青卓輕輕搖頭:“姐姐說哪裏話,這點好歹我還是明白的。姐姐是為了救我。”慢慢低下頭去:“不過,王爺的話倒是真令我難受。”


我見她神色與往日不同,多半對蕭王的話還是介懷的。隻得拿話開解:“王爺自然也是為了救你的緣故,那些話當不得真的。”


青卓眸光微暗:“我曉得的。隻是,王爺說慶格爾泰抓的人不重要,這話原也不錯!不然他剛開始也不會打算讓侍衛們直接從花榭後邊破門而入了。我雖然愚鈍些,可很多事情心裏還是清楚的。”


我暗暗歎息一聲,與青卓在岔路口分開了。


甫一回到多福軒,我連忙屏退眾人,隻留了赤芙和翠濃在內。這才輕輕將衣服褪去,隻留有一件翠色肚兜兒。


赤芙掩口心疼道:“今天園子裏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好大一塊青紫!這厥族人就是野蠻,把您傷成這樣。您還好心讓向川給他送過吃食呢。王爺也真是的,幹嘛把厥族人帶到王府裏來,今天鬧了個人仰馬翻。”


“赤芙說的是,孤王今日疏忽了。”蕭王的聲音傳來,須臾人也走了進來。


赤芙和翠濃連忙行禮,我急忙伸手將衣服扯攏了起來。


蕭王擺擺手讓她們退下了,過來挨著我坐下,笑道:“讓孤王看看。”


也不待我回應,說著便拉開我衣襟。等見了我肩頭的傷,那眉間便皺了皺。又伸出食指一點一點的輕輕按壓,探察傷情。過了片刻方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取過一邊放著的藥膏仔細塗抹起來。


口中道:“沒有傷及筋骨,但腫了一片。這幾日該難受了。”


他的臉挨得極近,一縷邊發落下來覆在我手背上。指尖在我裸露的肌膚上緩緩劃過,說話間溫熱的氣息撲在臉上,我不由低了頭,耳朵發起燙來。


然而低頭時看見了身上的肚兜兒,堇夫人那句“他說我身上白,穿紫色肚兜兒最好看”,便猝不及防的鑽入了我腦海之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