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玉堂緣第一百三十章 挾持

時間:2020-06-28作者:明明蓉


那名男子曲膝落在地上,悄無聲息,然而似乎牽動了傷處,皺眉發出“嘶”的一聲。隨即站直身子打量四周。


見了園子裏這麽多人,臉上現出一副出乎意料的樣子,低低咒罵一句,立即朝園子一角的月形門洞奔去。


卻又馬上退了回來。


園門外已經傳來侍衛們的靴子踏在地上的轆轆聲。


聽上去雜亂無章,顯然事出突然,侍衛們也是措手不及、慌忙追來的。


那厥族人已經轉過身朝園子裏看過來。


此時樊雙成已經過來我和謝安若身邊,我拉著她二人輕聲喝道:“快到花榭裏去!”


先前驚惶亂走的丫鬟和樂手此時見他離開園門有些距離,四、五個膽子大些的便朝園門外逃去,卻正好與外麵衝進來的侍衛們撞了個正著。


那厥族人趁著侍衛們被阻的這個空隙,快速掃視了幾眼園子裏的人,朝我們三人的方向衝了過來。


不過一息之間,筋骨分明的大手離我的衣袖便僅有數拳之隔。


我腦中轉的飛快,將謝安若和樊雙成朝著花榭的方向一推,折身過來擋住他,對著他身後虛喝道:“阿史那-布衣公主!”


那厥族人愣了一愣,扭頭去瞧卻並沒有我佯作看到的阿史那公主的身影,立時大怒,一掌拍在我肩頭。


我頓時朝後跌倒在地。


園門口的侍衛們終於湧了進來。


厥族人馬上朝我抓來,我曉得他意在用我為質脅迫侍衛。哪裏願意叫他得逞,奈何那一掌實在不輕,此時卻是手腳發軟、動彈不得。


眼看著他的手便要抓住我,斜裏突然刺過一把明晃晃的長劍來——是樊雙成!


麵孔雪白,嘴唇微顫,卻是無比堅定的拿長劍格開了那人的手。


蕭王和姚華棠此時一前一後的出現在了園門口。瞧見園子裏的情形,朝花榭這邊飛奔而來。


那厥族人見了不欲纏鬥,馬上繞開持劍的樊雙成,抓住了站在花榭門口的謝安若和孔青卓!


見侍衛們已經快要奔到身前,便將謝安若朝侍衛們推了過去,又從一名侍衛手中搶了把長劍握在手中。


姚華棠見了急忙搶上幾步,將謝安若穩穩的接在了懷中。


蕭王此時也奔過來,雙手將我扶了起來,急切問道:“受傷了?”


我不欲多說隻連連搖頭,急道:“快救青卓!”


蕭王轉身看時,那厥族人已經抓著青卓進了花榭,將花榭的門關上了。


蕭王大怒,喝道:“慶格爾泰,你要恩將仇報麽!居然傷了孤王的女人!”


原來他就是定妃的侄兒,之前蕭王安頓在三槐胡同的人!


隻是為什麽會在蕭王府?若是蕭王將他請來,怎麽又是這樣一副要逃走的模樣?


慶格爾泰的聲音從花榭裏傳來:“哼,蕭霸王,你言而無信,本來答應安排我見小姑姑布衣公主,卻讓這個長得比娘們還好看的人來勸我跟你大齊結盟!我不跟你們這些人七彎八繞,快放了我離開,不然我就殺了這個小娘子!”


蕭王怒極反笑:“即便孤王放了你,你能走得出京城麽?勸你不要一意孤行!定妃娘娘可還盼著跟你見上一麵呢!”


慶格爾泰忽然悶哼一聲,隨即出聲道:“你這麽個嬌滴滴的小娘子,怎麽也咬人呐!”


青卓發狠道:“咬的就是你,誰讓你抓住我不放!本來人家在看好看的劍舞,都被你攪了!”


這丫頭真是膽大。


我想了想,朝花榭的窗戶挪近了幾步。蕭王不知道我要做什麽,隻是默默伸手扶住我,跟我一起走了過去。


慶格爾泰的聲音傳了出來:“蕭霸王,你叫人收拾個包裹給我,裏麵多多的放上碎銀子,不要銀票。找一套你們的衣衫給我,再準備一匹快馬。你之前幫了我,我自然是記得的,總有一天會還給你。”


蕭王一邊答應,一邊朝侍衛們擺了擺手,侍衛首領會意,便帶了幾個人繞到花榭另一邊去了。


我見他們伺機從後麵破窗而入,倒也是個法子。隻是青卓還在裏麵,若慶格爾泰因此惱怒,真傷了青卓就不好了。


遂示意蕭王讓侍衛們等一等,扶著蕭王的胳膊又挪過去幾步,站在廊下,伸手要去推開窗扇。


蕭王見了,低聲道:“本王來罷。”


抬手哐當一下,將兩格窗扇利落的推開了。


慶格爾泰朝這邊看了過來,麵上果然怒氣更甚,摟著青卓的胳膊便收的緊了些。揚聲道:“別過來,不然我殺了她!快按我說的去準備。”


青卓卻拿腳朝後亂踢,留著指甲的手也朝後抓撓。


慶格爾泰臉上頓時多出幾道紅紅的抓痕。


我見他搶去的長劍此時卻是放在八仙桌上的,心裏鬆快不少。遂輕飭道:“慶格爾泰,我家王爺問你呢,你要恩將仇報嗎?便是你手中的女子,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這樣以怨報德的麽?”


慶格爾泰罵道:“什麽救命恩人,分明是隻野貓!”卻也沒有拿起長劍逼著青卓,隻將她雙手也壓在懷中困住了。


我扭頭看蕭王一眼,朝花榭內揚聲道:“你前些日子想不開險些絕食而亡,是她派人去開解你,春盤也是她叫人送去的。如果不是她,你這會子哪有精神脅迫她!我們敬你是個英雄,你卻如此回報,也不怕叫天下人恥笑於你!”


雖然送春盤、開解他的事情跟青卓根本不知道,但是為了救人此時也隻好先騙一騙他。


慶格爾泰聽了胳膊便鬆了幾分。朝蕭王道:“你本來幫了我,為什麽又在今日要騙我。我如果跟你的那個俊俏說客定下盟約,又怎對得起戰場上死去的弟兄們!”


蕭王緩緩對他道:“孤王進來花榭裏麵跟你細說如何?”


慶格爾泰猶豫片刻,用力點了頭:“你有我小姑姑的信物,之前與你對戰時你倒也磊落,我很瞧得上你。你進來罷!”


蕭王鬆開扶著我的手,從窗戶一躍而過進了花榭。


邊漸漸靠近慶格爾泰,口中邊說道:“你不用急,今日本來就是定妃娘娘要見你,我才叫人將你從之前的宅子裏帶了出來。盟約之事,你願意就願意,若一時半會沒想通,也無妨。但若是你一意孤行,就這樣打出孤王的府邸,隻怕你走不出多遠就會被京裏其他人抓住,事情鬧大了,孤王可幫不了你!你要回王庭的事情,更是想也不用再想了。”


慶格爾泰沉聲道:“事情鬧大了怕什麽,我以這個小娘為質,不怕你們不開城門!”


蕭王笑道:“你也瞧見了,園子裏的女人這麽多,你抓的這個,可沒你想的那麽重要!興許左右驍衛的人還要以為你是同這女子私奔呢,你說他們會不會為一個厥族人和一個委身厥族人的女子開城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