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玉堂緣第九十五章 相逢

時間:2020-06-28作者:明明蓉


青卓麵帶懵懂的說:“青卓不懂這些文縐縐的,可是為什麽聽了覺得好滄桑,心裏十分難過。”


蕭王見此便調笑道:“你一向是個沒心沒肺的小丫頭,居然也講滄桑麽。快吃些這裏有名的點心吧,省得回府沒幾日又鬧騰昭訓要出來逛。”


我略帶諷刺的一笑:“王爺覺得這詞不好麽?”


蕭王伸手將我手緊緊握住。


不過須臾便很快放開,端起桌上的酒送入口中。


青卓見了便湊過來挨著我,臉上笑嘻嘻的:“姐姐,樓塌了還可以再蓋啊。快嚐嚐這裏的龍須糖,好甜啊。”


此時歇了戲,樓下談天說地、胡吹海侃的聲音便大了起來。


樓上包間朝一樓的這麵牆隻有圍欄,方便客人看戲之用。此時卻嫌不隔音、鬧哄哄的了。


樓下靠近樓梯的一桌客人聲音很大,樓上也聽得分明。


“這幾日去大昭寺的路上怎麽這麽多車馬?”


“嘿,這你都不知道?虧你還住附近呢。”


“陳老三這段時日不在家,你告訴他就是,何必撩他。”


“臘八前一日懷琰公子帶著妹妹去大昭寺進香了。當時在場的人都說懷琰公子生的十分好看。所以這大娘子、小娘子的不都來了,指望再遇上了也能瞧瞧。所以大昭寺的香火更旺盛了。”


“哈哈,這幫小娘眼中隻有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公子。豈知那些文弱公子哪裏能比得上我們的好處。”


“得了吧你,人家是什麽身份的人啊,你又是什麽人!你以為那些小娘們真的隻看皮相麽?”


“我是什麽人,我原本也以為我就他媽的是個賤民賤命!可是我們王爺說了,隻要能為大齊奮勇殺敵,不論出身都有軍功,都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


“那倒是,聽說蕭王爺還親自為戰死的普通軍士寫了《超度文疏》,甫一回京,連王府都沒回,先去了大昭寺做法事。倒真是個仁厚的。”


“那是……。軍中曆練過的,自然比一般的貴公子好太多。”


其中一個男子撓撓頭發,有些困惑的道:“不過我妹子說她就喜歡懷琰公子那樣的啊。還說懷琰公子的心上人顏娘子真是個不識好歹的,居然在大昭寺裝作不認識公子。若她能得懷琰公子一眼凝望,早就撲進公子懷裏了!”


一群漢子聽了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青卓在聽到他們說起懷琰公子的時候就被吸引了過去。聽見說蕭王的時候,一雙眼睛滴溜溜的對著蕭王轉個不停。惹得蕭王也注意起來。


“顏娘子……是誰?”蕭王問道。


青卓眸光流轉,朝蕭王笑道:“不是說是懷琰公子的心上人麽。”


揚手招來一名隨從,蕭王低聲吩咐:“去查查顏娘子的事情。”


我不自覺的攥緊了手中的帕子。


“懷琰?”蕭王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隨手放下酒杯:“回府。”


阮良娣雖然不舍下一折戲,見蕭王已經站起身,便也作罷了。


我本就不甚在意,自然也跟著起身了。


隻有青卓撅著嘴問:“這就回去麽?”


蕭王冷冷瞥她一眼,不置一詞,繞過她直接出了包廂。


我拉了她一下,默默的跟在了蕭王和阮良娣後麵。


然而,從包廂出來卻發現蕭王嘴角噙笑的立在樓梯口,看著樓下酒樓的門口處。


昌若跟幾個青年公子正一路說笑著進來了!


我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被青卓扶住了。


蕭王回頭看來。


我努力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


蕭王轉身朝樓下走去。而小二引著昌若一行人正準備上樓。


昌若抬頭見了蕭王,先是一愣,馬上下意識的看向他身後的我。


旋即反應過來,朝蕭王行禮道:“見過王爺!王爺凱旋而歸,萬歲前日已經發了明旨要為王爺慶功,昌若在此先恭賀王爺了。”


“原來是謝舍人啊。說起來,這北地大捷,你謝家的橫刀之法居功至偉。不愧懷琰公子驚才絕豔的美名啊!”蕭王立在樓梯上,居高臨下。


昌若儒雅的臉上平靜無波,躬身道:“不敢當王爺謬讚。王爺請。”側身讓蕭王。


蕭王劍眉微挑,不緊不慢的步下樓梯。行至昌若身邊略作停頓,微微一笑,邁步出了薈珍樓的門。


青卓扶著我同昌若擦身而過。


我低下頭,鬢邊垂下的流蘇前後搖曳,如同我不太穩的腳步,裙裾上的環佩叮然作響。


然而終於還是走出了門來。


如來時一樣四人坐在一輛馬車裏。


阮良娣口中默默誦念推敲著剛剛記下來的唱詞。我閉目靠著車廂。。


蕭王忽然衝青卓道:“青卓跟著昭訓,什麽時候去的大昭寺呢?”


青卓歪著頭想一想,笑道:“臘月初六呀!”


蕭王便不再做聲。


青卓過來搖晃我,急道:“姐姐,青卓沒說錯吧?”


我隻好睜開眼睛,輕輕點頭:“沒錯。”


蕭王臉上寒意更甚。


青卓便不敢說話。


一路靜默的回了王府。


下馬車後蕭王的目光在我身上打了個轉,伸手攬住阮良娣,一起乘轎去了慶頤館。


我微微鬆了一口氣。


晚間歇息時,赤芙伴在屋裏。


聽見我翻來覆去,便問道:“王爺這幾日都在慶頤館麽?”


“嗯。”


“小姐心裏,到底怎麽樣呢?”


我沉默良久,輕聲笑了:“無論我心裏怎樣,都是不能怎樣的了。”


身份既定,昌若早已在我遙不可及之地;


蕭王是皇家之人,即使動心也不能全然交心。


無論哪一種,都離情竇初開時美好的期望相去甚遠。


心口處漸漸有些酸脹起來。


“睡吧,我累了。”


第二日午間我正在房裏給哥哥做棉衣,蕭王忽然來了。


守著門的翠濃不及通報,滿臉焦急的跟在後頭。


我見已經避之不及,朝翠濃安撫一笑,打發了她下去。


轉頭見蕭王陰晴不定的看著我,便抿唇一笑:“王爺可要喝茶?”


“這是給誰做的棉衣?”


“佐轅大營的兵士。小莞想著臨近年關,佐轅大營的軍戶們剛剛從戰場歸來,多半來不及置辦這些。能幫一點就是一點吧。”我平靜的回答。


蕭王聽我說佐轅大營,眼中原本閃過欣慰之色,聽到後麵,反倒添了惱意的樣子。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