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男神投喂指南第535章:你可閉嘴吧

時間:2020-12-11作者:恍若晨曦


周君浩是真的剛,一點兒沒有要遮掩的意思。


並不是私底下小聲跟同伴說,而是直接以正常的音量說了出來。


“怎麽辦,我被長平集團這10個中二圈粉了。”


“他們好剛啊哈哈哈哈!”


“你說什麽!”付家旭猛的回頭,不樂意的看周君浩。


“聽不見,我再跟你重複一遍?”周君浩不在意的說。


班子昂拉了他一下,差不多得了。


付家旭掃了一圈他們選的刀,結果目光就在霍家容的手上頓了一下。


霍家容竟然拿的是砍骨刀。


砍骨刀大且重,拿在霍家容一個小姑娘的手上,反差及大。


付家旭心中冷嗤,砍骨刀是大,砍切起來比較快,但是對於細致的處理就不行了。


真不知道霍家容是怎麽想的,竟然選了砍骨刀。


而且砍骨刀重,放在包裏平白占重量。


要在野外6個小時,可不能小看這點兒重量。


起初或許不覺得這點兒重量有什麽。


可一旦走的時間長了,負重久了,這重量隻會越來越明顯,存在感越來越強。


付家旭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多功能刀,承認葉緋是有點兒小聰明。


不過,就算他不用參考葉緋的選擇,也最終會選擇同樣的刀。


所以,跟看不看葉緋的,沒有關係!


而且,其他人大多數也都是選的這種刀。


付家旭一邊回來,一邊跟周君浩說:“我隻不過是選的慢了點兒,怎麽就成了學葉緋了?”


“你們那麽多人都選的同樣的刀型,難道還都是學的葉緋?”付家旭諷刺道。


“我們是選的一樣的刀型,但我們都是幾乎差不多時間做出的決定,可不像你。”霍家容突然抬起她的砍骨刀。


付家旭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連連倒退。


他知道,霍家容當然不可能真的砍他。


但往後躲避還是最潛意識裏的反應。


就見霍家容抬起砍骨刀,就把刀背的部分朝下,扛在了肩上。


“你往後退什麽?我又不能砍你。”霍家容諷刺的笑出了聲。


付家旭臉黑沉沉的,這幫人是聯合起來排擠他,耍他玩!


付家旭回去隊伍中站到邊角上,不跟他們說話。


“大家都帶上東西,出發吧。”安海茵趕緊說道,不讓霍家容再繼續說了。


什麽砍人這種話,可不能在直播裏說啊。


眾人被帶上了大巴車。


隨後,車內的窗簾都被拉上。


大巴車的窗簾特意被換成了漆黑不透光的那種。


窗簾一拉上,車內立即變得漆黑一片,什麽都看不見。


說是伸手不見五指,都不誇張。


而後,車內的燈就被打開了。


外麵本是陽光普照,可現在一點兒光都透不進來,全靠車內的燈光照明。


讓人有種現在已經是天黑的錯覺。


這時候,工作人員又隨著安海茵上來。


安海茵說:“現在,我們工作人員會向各位分發眼罩。大家戴好眼罩,在沒有到達目的地之前,不要摘下來。”


說完,工作人員便向每個人都發了眼罩。


田彭破拿著眼罩,說道:“要不是這麽多人都在,又都認識,我真懷疑自己要被綁架走。”


安海茵:“……”


長平學院的人今天怎麽回事兒!


又是砍人,又是綁架的!


這直播出去,萬一回頭有關部門來追究責任怎麽辦?


“真是說笑了。”安海茵嘴角抽.搐著說道,“這是為了維持目的地的神秘性。”


班子昂把眼罩帶好,說道:“其實b市雖然大,但能說得上是野外的地方也沒有,無非就是一些郊外山裏之類。而且按照路程的時間算也不會太遠。範圍一縮小,總共就也就那麽幾個地方,很好猜。”


安海茵:“……”


你可閉嘴吧。


確定每個人都戴上眼罩。


安海茵便說:“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大家不要摘下眼罩。我們導演組的車就跟在後麵。你們在車裏的一舉一動,導演組在後麵的車裏都能通過屏幕看到。誰要是把眼罩摘下來,就自動淘汰。”


“我會在這輛車與各位一起,請大家放心。”安海茵說道,便坐到了最前麵,告訴司機可以出發了。


15名選手,每人都是單獨占著一個雙人座。


因為車中空間很是充足,沒必要兩兩擠在一起。


但是誰也沒想到,一上車就要什麽都看不見。


等於是把視覺給封閉了。


因為五感失去了其中之一,導致現在連過去多久都無法估算,更看不到身邊的一切。


不知道別人在做什麽,不知道現在到了哪裏。


就算此時有人想下黑手,都不知道,隻能坐以待斃。


車內一下子陷入了讓人倍感壓力的安靜。


隻剩下車輪在行駛的聲音,以及發動機的聲音,還有偶爾的顛簸聲。


就在這樣的安靜中,許奧良開口了:“老田,你說咱們現在這場景,像不像是恐怖片裏?”


“比如說什麽殺人遊戲啊,天黑請閉眼啊。反正現在看不見,烏漆墨黑的,很有氣氛啊。糊裏糊塗的被殺了都還不知道怎麽回事兒呢。”許奧良說道。


田彭破:“……”


“我不害怕!”田彭破高聲說道。


“沒說你怕。”許奧良不懷好意的“嘿嘿”笑了兩聲。


正好田彭破就坐在他前麵。


許奧良即使看不見,也依舊堅強的小心的往前摩挲。


雙手先碰到了前麵的椅背,然後腦袋也伸了過去:“就是跟你說一下。”


說著,還朝田彭破的耳朵吹了一口涼氣。


“啊!”田彭破直接嚇得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同時驚叫出聲。


把整車人都嚇了一跳。


眾人下意識的就想要摘掉眼罩。


好在還記得安海茵說的話。


手都擱在眼罩上了,又生生的停住。


好歹忍住了。


“老田,你幹啥呀。”許奧良一點兒不掩飾的嘿嘿笑道。


田彭破紅著臉又坐了回去,現在還嚇得心砰砰亂跳。


“你等著!”田彭破氣道。


許奧良就趴在田彭破的椅背上,說道:“老田,你說咱這蒙著眼,有人有鬼的都不知道。要是有張鬼臉正好就在你旁邊看著你,你也不知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