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九章 老同學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九章 老同學


前世方妍和這位初中同學是沒有任何交情的。何月鳳長得漂亮,村裏每個小夥明裏暗裏地都喜歡給她送花,而方妍隻是一個相貌平平甚至還有點胖的普通丫頭,每天隻知道埋頭讀書,和何月鳳自然打不到一片兒去。


更何況何月鳳隻讀了初二上半學期就退學了,年初去大城市打工去了,其實方妍知道,她是跟一個有錢老板跑去上海了。誰知那老板有家室,被人家正房知道之後,把她衣服扒光了打了一頓,又給趕回老家來。


說起來這些事兒,還是方妍在上海做生意之後,偶然一次機會聽人閑聊的。不過那時候她對何月鳳並不上心,和何月鳳也沒什麽見麵的機會,所以也就沒往心裏去。


然而現在看到她本人了,心裏又知道那些八卦,自然感覺有些奇妙。


方妍沒有回答何月鳳的話,反而笑眯眯地寒暄了一句:“原來是老同學,不是聽說去大城市發財了嗎?怎麽想著回來了?”


“我媽在這兒,我自然時不時要回來看看。” 或許是方妍的話戳中了何月鳳的痛點,隻見她臉色有些難看,隨即又恢複了趾高氣昂的神色,“不過等過幾天我男朋友來接我,我就要回上海了,沒事兒誰樂意待在這窮鄉僻壤啊。”


看來何月鳳這次回來,應該就是被那位富商老婆打回來的。那些個富商看著年輕漂亮的姑娘都想玩玩,但是誰會真情實意?何月鳳還妄想著她那富商男朋友把她接回去呢!


且不說希望不大,方妍可是記得富商老婆放過話的,何月鳳要是敢回上海一次,就找人揍她一頓。


不過方妍不是落井下石的人,看何月鳳這麽要麵子,也沒戳穿她,笑了笑沒再說話。


何月鳳微微仰起頭說,頗為得意地說:“人哪,得去大城市裏見見世麵才行,否則一輩子就隻有在這鄉旮旯裏種地耕牛的命。要不是我媽在村裏,我都不願意回這個破地方,回到這裏還得坐馬車,我在上海坐的可都是汽車。”


說罷,還十分嫌棄地看了一眼自己坐的這輛馬車。


“是,是。老同學一看就是高貴的命,咱這小鄉村著實委屈你了。”方妍嘴上奉承地應著,可是心裏鄙夷得很。


她覺得何月鳳說的話也沒錯,人是得去大城市闖闖,才知道人生有更多的可能性,可是她就是聽不慣何月鳳那高人一等的語氣。


這村裏是窮了些,可好歹是生她養她的地方,即便沒有感情,最起碼的尊重得有吧?上一世方妍什麽大世麵沒見過?時不時還會懷念生她養她的這個小山村。這何月鳳才吃了幾斤鹽呢,屁股就翹到天上去了,居然還嫌棄自己的家鄉。


嘴上正應著呢,馬車一個顛簸,老三方梅沒坐穩不小心往何月鳳身上靠了過去,情急之下抓了一把何月鳳的衣服。


方妍正要把她扶穩,就見何月鳳一把推開老三,大呼小叫起來:“你幹什麽啊?!把我衣服抓壞了你賠得起嗎?你知道我這衣服多貴嗎?天哪,這是什麽?”


何月鳳臉色猙獰地扯著自己的衣服,上麵有一個白色的手印。


其實也不是多大事兒,先前老三去菜市場買麵粉時粘在手上的,沒找到地方洗手。粘在衣服上拍兩下就完事兒了,再不濟拿回去洗洗就好了。


方梅被何月鳳嚇到了,可能本來想道歉的,被對方大驚小怪地這麽一呼喚,急忙伸手過去:“我幫你拍拍!”


“啊!你走開,髒死了!”何月鳳嫌棄地推了方梅一把,直接把她從稻草堆上推了下去。


馬車上顛簸,方梅的頭直接裝上了板車邊緣,青了一大塊兒。


方妍眉頭蹙了起來,趕緊把老三扶起來坐在草堆上,輕聲問道:“你沒事兒吧?額頭受了點傷,回去我拿藥酒給你擦擦。”


老三方梅許是突然被這麽對待,被傷了自尊心,看著何月鳳眼淚汪汪地說:“要不你把你的衣服脫下來,我拿回去幫你洗洗吧,或者你衣服多少錢,我賠你就是。”


何月鳳絲毫沒有一點愧疚之情,指著衣服上的一個標誌,尖酸刻薄地說:“我這衣服可是名牌,洗了就變形了,你賠錢?就你那窮酸樣兒掙一輩子工分都賠不起。”


方妍瞥了一眼那個牌子,算是個小眾牌子,但也不至於賠不起,隻不過今兒個她還真不想賠了。


一把把正想辯解的方梅拽到自己身邊,開口說道:“確實,這衣服一看咱就買不起,洗了又要變形,那今兒個隻能委屈老同學了。看在咱同學一場的麵子上,您就別和我這毛手毛腳的妹妹計較了吧。”


這一番話頓時讓何月鳳覺得自己吃了大虧,可又找不到話說,是她自己說衣服不能洗,又說對方賠不起的。


於是憋著氣,嘟囔了一句,“今天遇到你們這倆土妞子,真的是倒了八輩子黴了。”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方梅沒忍住,眼淚吧嗒吧嗒掉了下來。


“哭什麽哭啊,我這衣服弄毀了我都沒哭呢,你哭喪呢?!”何月鳳衝著方梅吼了幾句。


方梅立刻閉嘴,眼淚也不敢掉下來了。


一旁的方妍見這場麵,真想站起來給對方兩耳瓜子,可還是忍住了。這半路上打起來還真不像話,也讓二狗哥難做,索性伸手捏了捏方梅的手,暗中安慰了一下她。


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馬兒許是吃壞肚子了,停下來拉了一灘稀,弄得屁股尾巴上全是糞便。


何月鳳立刻蹙起了眉頭,露出嫌棄的神色,捂著鼻子說:“窮鄉僻壤就是窮鄉僻壤,人和畜生一樣,一點衛生也不講究,臭死了。”


說著還有意無意地瞥了方梅一眼。


然而這時,方妍卻冷笑了一下,趁人不注意撿起一顆小石子往馬屁股上一砸。


這時,馬兒嘶吼一聲,甩了一下尾巴。何月鳳正好坐在離馬兒最近的地方,好巧不巧地,就甩了許多糞便在她的臉上。


何月鳳氣壞了,尖叫一聲,生氣地從馬車上站了起來,大吼道:“張二狗,你家這畜生怎麽回事?!”


方妍看她那狼狽的樣子,用了好大的力氣才讓自己憋著沒笑出聲來。


騎在馬背上的張二狗回過頭來,見狀臉色尷尬,手足無措地說:“對不住啊,我家這瘟馬早上亂吃路邊上的草,給吃拉肚子了。”


見何月鳳準備訓斥張二狗,方妍急忙從包裏扯出幾張草紙,遞給何月鳳:“這人有三急,畜生也有三急嘛,你找二狗哥,可這畜生的事兒他也沒辦法啊。”


馬兒踢了踢蹄子,又繼續往村裏慢悠悠走著。


何月鳳瞧著她手中的草紙,沒有立刻接下,方妍又補了一句:“放心吧,不髒。”


這時,何月鳳接過方妍的紙,氣呼呼地把臉上擦拭幹淨。紙不夠,又從方妍那裏多拿了幾張。


方妍也不計較,不過等她清理完之後,才慢悠悠說了一句:“老同學,剛才那草紙,就給你算五分錢一張吧。你用了十四張,給我七毛錢就行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