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七十六章 深夜鬧事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七十六章 深夜鬧事


方妍走到樓下,先把白天揍過人的棍子摸在手上,隨後貓著身子往院外走去。


院外,不是王傑又是誰?他一手拿著煤油燈,一手指揮一個人拿著刷子正在院子的外牆上亂畫。


“就寫奸夫淫婦,喪盡天良,全家死光光!”


王傑不識字,所以找了人來寫,對方顯然收了他的錢,一邊寫一邊抱怨:“哪裏有你這樣的,這可是你姐姐家,在自己姐姐家的外牆上寫這種話!”


王傑直接給了他一腳:“讓你寫你就寫,哪裏那麽多廢話?”


方妍冷哼一聲,後退幾步,走回院子口,方平和方梅已經過來了。


“妍妍,什麽情況,那是誰?”


方妍想了想,把自己看見的說了一遍,方平沒文化,她要不說他壓根看不懂牆上的字,方梅倒是看的懂,可她的性子就不是多話的人。


“大哥,這件事你看怎麽辦?”


以她的脾氣肯定是當場抓個人贓並獲把人打一頓送村委去,但是她想看看方平怎麽選。


這是她最後給她哥的一次機會,要是她哥還是抓不住,那等大嫂過門,她會把家裏的所有大權,全部都交給大嫂。


“要不要叫爸起來?”方平遲疑的問。


方妍默不作聲,隻是看著方平,連方梅想插嘴,都被她拉了一下沒說話。


“那這樣吧,你們兩個回去睡覺,我親自把人帶去找村長,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方妍鬆了一口氣,還好,方平沒有讓她失望。


“老三你回去,把這事告訴阿爸,讓阿爸起來,我和大哥一起抓人。”


方梅點了點頭,將手上的繩子遞過去,眼睛亮晶晶:“我把繩子都拿來了,正好捆一起!”


方妍笑了,看來她這個妹子,倒是比她還腹黑,隻不過擔子還有點小,以後擔子練大一些,會是個女強人。


“行,你趕緊去吧!”方妍接過繩子,把棍子交給方平,兩個人正準備動手,聽見身後有人叫她。


是王允澤。


“還真來了?”王允澤自來熟,很精神,手裏拿著一根棍子。


方妍一下子全明白了,王允澤怕是也擔心王傑今晚會來,在這守了一夜,隻不過房子大不知道從哪下手,所以現在才發現。


“你……”她不知道該說什麽好,感激的話在嘴邊轉了幾圈又咽下去,覺得自己真是矯情。


王允澤往手上吐了點口水,捏緊了棍子,笑著說:“我什麽?我可不是賊。趕緊的,把人抓了,回來還能睡一覺!”


方妍點頭,方平和王允澤走在前麵,衝上去照著王傑那個男人就是一頓亂打,這下下手可比白天她下手重多了,而且也不拘地方,隨便打。


頓時一片哭爸喊媽,鬼哭狼嚎,不一會周圍的燈亮了一片,方國棟這時候也在方梅的陪伴下匆匆下來。


方妍把繩丟給方平,方平直接把兩人一捆,捆的結結實實像個粽子。


“你們……你們這是幹什麽?”方國棟暴跳如雷,他指著滿牆亂七八糟的字,恨不得抓過棍子來親自給那兩人一頓暴打。


方妍晚上的時候把王傑的威脅也和他說了,他當時不以為然,覺得王傑應該做不出這樣的事,剛才被方梅喊起來,說王傑果然上門,嚇的一身冷汗!


王傑被打的鼻青臉腫,又是舊傷又是新傷,嘴巴卻一如既往的惡毒:“媽的,要不是弄不到那麽多酒精,我直接就一把火把你這房子給燒了!”


方妍忍無可忍,上去照著他的臉就是一巴掌。


“你還想用酒精?你這不是想燒房子,你這是直接想把我們一家全部都燒死在裏麵!”


王傑怒目:“一群窮鬼,燒死又怎麽樣?死了就死了,死了也活該!”


方梅氣到發抖,罵道:“我要是被燒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方平抓著她後退一步,王允澤則說道:“王傑,放火要坐牢的,要判死刑的,你這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時候,隔壁鄰居都圍了上來,大半夜的有好戲看,睡覺什麽的也就都是次要的。


有人拿著電筒過來,往牆上一照,頓時所有人都明白了,紛紛罵王傑不是東西,這可是新房子新刷的粉,他一個做幺舅的怎麽能做出這種事?


方妍見人來的差不多,示意王允澤和方平將人押去找村長,這邊留了方梅在家陪著方誌,和方國棟一起跟上去。


村長正睡大覺,聽見一陣敲門聲嚇一跳,起來一看外麵燈火通明,以為出了什麽大事。


“村長,是我方妍,又要麻煩你了,這次是我的幺舅,想要放火把我們全家燒死,這不正好被我哥和王允澤抓到了,來問問村長該怎麽處置?”


村長愣神,順著視線看被五花大綁的兩個人,被打的鼻青臉腫,壓根認不出來是誰。


“村長,是我王傑,你快讓他們給我放開,媽的敢綁我!”


這一說話,村長知道是誰了!


村長頭痛,他白天的時候剛聽說關於方妍這個小妮子把幺舅打了的事,感慨大學生就是底氣不一樣,竟然敢打幺舅。


但是他沒想到晚上就出事了。


王允澤說道:“村長,他要放火,大家都聽見的,隻不過沒找到酒精,所以就改成找了人在方家的院子外牆上亂寫亂畫,雖然事情嚴重性降低了,但總還是要說道說道。”


是這個理!邊上緊挨著方家的鄰居出來說:“村長,這話我聽見了,要是王傑真拿了酒精來燒,那連我家的房子都會被點著啊!”


兩家中間就隔了幾棵老樹,順著樹都能進院子的那種,雖說磚瓦房不像木頭房容易著,但是配上酒精,誰知道會變成什麽樣?


這事情嚴重性可大可小。


村長撓了撓頭,這個責任他不敢擔,雖然事情沒發生可以大事化了,但是民憤難平。


他大手一揮說道:“先把人押到村委會,找個辦公室關進來,順帶找人去兩家家裏報信!”


立馬有人站出來,從王允澤和方平手裏把人接過去,村長瞧了一眼方妍父女,最後對方國棟說。


“國棟,我們聊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