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七章 我不嫁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七章我不嫁


起床也就是憑感覺估摸個時間就起來了,現在手機,手表,鬧鍾這些東西是不可能有的。


王允澤趕著驢車過來的時候,姐妹倆已經把大哥方平叫起來幫著抬袋子,袋口多半都是隨意簡單的一紮,紮太緊上麵露水太大,牲口吃不消。


一輛驢車肯定是裝不下了,王允澤又趕緊回家再拉了一輛過來,兩架車裝的慢慢當當。


方妍坐在最前頭指路,讓方梅趕車,王允澤趕著另一輛跟在最後,讓方梅在最後還是有些不放心。


明亮的月光灑在三人身上,路上也沒有多麽黑暗,偶爾有些顛簸的路段打開手電照照就過去了,一路緊趕著到了省城也是天微亮了。


到了蔬菜供銷公司,已經是人潮往來,熱鬧得不成樣子,都是來送貨的。


驢車停在一旁,方妍把驢車上帶的鐵鍬拿出來給王允澤,又特意交代了把驢屎給收拾幹淨,弄到綠化帶裏去,然後自己就往昨天的辦公室去。


她剛走出幾步,就聽見昨天那老頭喊她:“小同誌,這邊兒過來。”


方妍從兜裏拿出煙給老頭發了一根點上:“老叔,來抽煙,王經理來了嗎?”


老頭吐出一口濃煙說道:“王經理已經跟我交代好了,你不用過去了,直接跟我來就中,讓他們把那驢車牽過來。”


方妍趕緊揮揮手,讓倆人把車趕過來。


跟著老頭到了供銷公司後院,周圍已經有上稱的別家蔬菜商,方妍打開一個袋子提到老頭麵前:“老叔,你看這菌子,新鮮著呢,一個比一個大。”


老頭點了點頭,衝旁邊閑散的人喊道:“推個磅秤過來,幹活!”


上完稱以後,這天氣菌子上有露水還要去水分,最後一算下來,比在家稱重少了31斤。


方妍等他們忙活完了,散了一圈兒煙,口中道謝不停,這些人情世故她剛創業的時候也做過不少。


她拿著收據單子,從財務室裏結完錢出來就看見老頭還在:“老叔,你真是幫了大忙了,沒有你指路,我這兩眼一抹黑,誰也找不著。”


方妍指著王允澤和方梅說道:“這一個是我三妹,這一個是我發小同窗,以後有什麽做的不好,叔多給擔待著。”


三人趕著驢車,也不敢在省城裏找地方吃飯歇腳,沒辦法,驢子屎尿多,給弄在城裏街道上,少不得麻煩。


出城上了路之後,三人才拿出從家裏帶得餅子,喝了些水,在道路邊上歇腳,半晚上就出發,一直到現在才停下來。


沒了菌子就剩下了空車,三人坐在車上悠哉著回家了。


把驢車送回王允澤家裏,方妍拿了10塊錢給王允澤,他正要推回去,方妍說道:“拿著,找你幫忙也就是和你熟絡,但是一碼歸一碼,不能白和我走這一趟。而且以後每天都得去,每天給你拿10塊。”


其實按照這個行情,給個兩塊三塊已經可以了,就算王允澤不會在意,自己掙這麽多錢就給那麽點兒,也難免王允澤家的家人會有不滿。


“行,也不和你客氣了。”王允澤本來也就是給方妍搭把手幫個忙,但是她開了這個口,讓他以後長幹,他就把錢收下了。


而且他心裏清楚,自己上工分以來最好的年景也就拿過54塊錢,心裏算了一筆賬之後,對方妍的給出的價錢吃了一驚,一天10塊,一個月那可是300塊。


做的事情也就是幫人趕車而已,別說10塊,給1塊錢都有人排著隊來做。給他這麽多錢,純粹是因為交情,沒想到這個書呆子這麽仗義。


王允澤想著趕緊回家和老爹說一聲,生產隊的活兒他可再不去了,誰愛幹誰幹。


方妍一回到家,姐妹倆一算,扣掉本錢,掙了46塊錢,方梅看著床上的錢都有些嚇蒙了:“二姐,這麽多錢怎麽辦啊?”


“不怕,都是我們憑本事掙得,又不是偷來搶來的。”方妍笑著說道。


方梅有些困擾,藏錢的地方一會兒換一個,一會又拿出來看看,這麽多錢,藏在哪裏她都不安心,總覺得會突然飛走了,。


方妍看得好笑:“三兒,你拿20塊錢去給阿爸,就說這幾天賺的,拿了老舅和二叔的錢都很久了,讓他趕緊去給還了。”


吃飯的時候,方國棟一聽三天就賺了這麽多錢,又是高興,又為兩個女兒擔心不已,畢竟這是投機倒把的事情,“不會出事兒吧?”


“阿爸,沒事兒。”方妍無奈地說道,繼續吃飯。


吃完飯,兄妹幾個還要繼續招呼送菌子過來的,方國棟心疼兩個女兒,“老二,老三都進去睡覺去,收菌子我和你大哥就行了,都一宿沒睡了,趕緊躺會兒去。”


方妍不禁感歎年輕真好,折騰這麽久,也就是腳有些酸罷了,犯困其實隻是有些沒睡夠而已。上一世到五十年歲的時候,兩公裏的路都得坐車,不僅是身體不好走著太累,還有公司的事物也不允許她慢悠悠地散步。


躺了一會,屋裏沒有空調風扇,熱得發悶,但是兩姐妹還是很快就沉沉地睡了過去,畢竟昨晚睡得太少。


在知道倒騰野山菌真的能賺錢以後,方國棟和方平兩人也突然對日子有了盼頭,至少不會越來越窮。


兩個大男人憨厚老實,遇到小媳婦,老娘們幾分錢的,根本不好意思計較,即使方妍也不在乎,兩人還是有些汗顏。


方妍一覺醒來的時候,她阿爺和奶奶也在院中幫忙,雖然年紀大了,但是窮苦日子過下來的人上稱裝袋這種事情可不含糊,比方平這個小夥子做得還利索。


方國棟娶媳婦之後就和老爺子分了家,老兩口在村後邊還有一棟老宅子,平時也不會來這邊兒,今天居然過來了。


方妍把老三叫起來,給她阿爺搬了凳子出去,又遞了一根煙:“阿爺,奶奶,我們這麽多人忙活的過來,快歇著吧。”


老爺子方長德把稱交給了方平,走到凳子旁坐了下來,笑嗬嗬地說道:“嘿,咱這身子還硬朗這呐,說說你那考試咋樣了,能行不?”


“爺,心裏有底兒呢,肯定能考上的。”方妍笑著說道。


記得當時自己學習還是很好的,四千多人參加高考,她是崇明的文科狀元,最後去了上海上學。


方長德笑的皺紋都堆在了一起,“哈哈,咱家還要出個大學生了,莫不是祖墳裏冒青煙了?你沒辜負你阿爸這麽多年對你的期望啊,爺老了,也沒錢,啥也幫不上,就都看你自己個兒了。”


方妍心裏一酸,上一世阿爺最後一麵沒見著一直是她心裏的一個遺憾:“爺,我能行,能顧住自己,我就怕自己走了,家裏不知道怎麽辦,大哥還沒娶親,老三也快要嫁人樂,我就想趁著暑假裏,好歹給家裏弄些閑錢使喚。”


“二姐,我不想嫁人,我想跟著你。”方梅這幾日下來,越來越覺得二姐厲害,突然也有了想蹦躂的想法。


“三兒,胡說啥呢,咋能不嫁人。”方妍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心虛,她就一輩子沒嫁人。


方長德看著老三憋著嘴不高興似的,笑著對方妍說道:“還說你妹妹,要不是你還在念書,早把你給嫁了。”


方妍心中有些感傷,自己上一世也不是沒有喜歡的人,隻不過自己考上學之後就很少再回到村裏,那個呆子那時候也就會取笑她,不知道他怎麽想的。


之後慢慢聯係的少了,自己端上“鐵飯碗”幾年後,再聽到他的消息,對方已然連孩子都有了。


方妍那時受了刺激,正好趕上機會就下海創業,一門心思鑽在工作上,再沒想過這些情愛之事,老來孤獨時才知道為時已晚,什麽都錯過了。


她這樣的女孩,怎麽會主動去問別人的心思呢?


“爺,我不嫁人。”方妍笑著說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