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四十七章 新規則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四十七章 新規則


結果一拿到賬本,發現賬本上真的少了幾頁紙張,齊齊整整的被撕了下來。


常再順生氣地把賬本甩在大兒媳陸寶麗的麵前,怒吼道:“這怎麽回事?!”


陸寶麗也被嚇傻了,趕緊起來賬本看,立馬反應過來:“這是方妍幹的,前天下午她到咱家來,就她碰過這個賬本!”


“現在說什麽都沒用了!”


常再說扔下一句話,黑著臉走出來。


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才把氣憋回去,勉強笑著說:“小侄女兒,這事兒不關你的事兒,你就別插手了吧?”


那語氣中隱隱帶著一點威脅意味,還想伸手去搶方妍手中的賬本頁。


方妍怎麽會讓他得逞,趕緊把賬本頁收回來交到村長的手中:“村長,這個您拿著哈,要是他們老常家不認賬,這就是證據。”


常再順看著方妍說話,用力咬了咬牙關,那眼神中滿是仇恨。


方妍絲毫無所畏懼,又對大夥說:“各位鄉親們,我這兒有幾個意見,不知道大家是否采納。”


“沒事兒,你先說來聽聽。”


方妍站出來替他們說話,他們覺得方妍是好人,所以不管她說什麽,大家都願意聽。


方妍說:“要我說,現在讓常叔家把錢全部拿出來也不現實,咱們鄉裏鄰裏的,得給人留條活路,所以我建議大家給他們一個期限,讓他們在這個期限內,把錢還完就算了,我看著期限定在三天比較合適。”


大家似乎不是很滿意,現在每家每戶好幾口人,都要吃飯呢,他們寬容常家,誰給他們吃飯呢?


方妍自然知道大家顧慮什麽,繼續說。


“第二,大家總要吃飯,吃飯就得要糧票或者人民幣,這兩天大家都去山上采菌子了,幹了活沒收入也不行。如果大家不嫌棄的話,可以把野生菌收來都送到我家,我家來收菌子。當然啦,之前給大家開的錢是低了些,所以呢,我現在調整一下規則。”


“山上最常見的那種牛耳菌依然按照以往的五分錢一斤來收,但是大家如果采到雞縱菌,那麽雞縱菌我按照一毛錢一斤來收,如果采到幹巴菌,幹巴菌我按照三毛錢一斤來收。”


大夥兒聽了方妍的話,感動不已。


秋菊奶奶說:“咱們之前沒給你們送菌子,現在你們竟然還願意收我們的菌子,這可讓我們老臉沒地兒擱呀。”


方妍說:“這有啥的,你們給我送菌子,我家也有錢賺呀。”


秋菊奶奶還是覺得過意不去:“我覺得要不這樣,所有的菌子我們都按照之前那價格給你們送,咱們也不要求漲價,你們方家在我們有困難的時候幫了我們,哪還能讓你們吃虧的道理?”


村民們並不知道,方妍的這種方案其實不是讓她吃虧了,而是讓她利益更大化了。


之前方妍按照統一五分錢一斤來收,是因為想著山上大部分都是牛耳俊,好菌子占不了多少斤數,就懶得劃分了。


可是這幾天她和王允澤上山,她發現,好菌子還是有數算的。


如果把菌子按照分類給大家收,大家為了多賺點錢,肯定去多采一些好品種的菌子,到時候對於她來說,利潤也是大大的。


方妍笑了笑:“秋菊奶奶,您就別擔心了,我既然出得起這個價錢,就說明我能把這錢賺回來。你們可別有什麽負擔,咱們之間是互利雙贏的。”


“書讀得多就是不一樣,說話都這麽好聽。”


方妍把大家哄得很開心,另一個奶奶毫不吝嗇地開口誇她。


方妍笑了笑:“那就這麽著吧,本來我想著這兩天我們家蓋房子忙,就暫時不收菌子了,但是現在看這情況,這菌子我還是照常收。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就是菌子我都要當天采的,不是當天采的,我可不要。”


她喜笑顏開地說著這些話,其實心眼可多著呢。就是要讓大家覺得,其實她們方家這兩天沒有收菌子的計劃的,但是為了大家能賺到錢,她還是勉為其難地收了。


這樣一來,大家就更感激她家了。


大家紛紛應道:“行,我們馬上采了菌子,馬上給你家送來,保證新鮮!”


常再順眯著眼睛,看方妍有理有條地說完一大堆話,把村民們哄得團團轉,心裏很是不爽。而且表麵上看這小妮子單純無害,越仔細想越發覺得這姑娘不簡單。


而村長看局勢穩定住了,也是樂見其成的。


村長說:“其實我早就想說了,這菌子生意不是誰都能做的。方家做菌子生意,那是有政策支持的,當初她是親自來咱們村開了介紹信的。既然她有政策支持,那就代表給她送菌子有保障,咱們都得支持他們老方家,大家說是不是?”


“是是,有道理!”


大家紛紛應了的同時,又佩服方妍頭腦聰明,竟然爭取到了村裏的支持,難怪人家這麽有底氣。


事情解決了,大家也都散了。


方妍還沒走,對常再順說:“常叔,你看今天大家來找你要催債,若不是我,你今天還真不好交代。我也不要你謝我,你隻要記得咱們的賭注就成。”


方妍說話依然是笑眯眯的樣子,可常再順覺得這小丫頭心眼壞得很,對她一點兒好感也沒有。


但是提到賭注,他的眼睛又亮了一下。


方妍之前不是說過嗎?如果常家賭輸了,那包產到戶之後,土地分下來,常家就把地租給方家,也就是說他們常還有錢賺,還沒有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賭注我當然記得,到時候土地分下來,我把地租給你們家就是。”常再順在這件事上倒是爽快。


方妍說:“光說可不得行,咱得立個字據。正好村長還在這兒,我們,讓他做個見證,現在就把字據立了。”


空口說白話的事兒,在別人那兒可能行得通,在常再順這裏必然是行不通的。要是不立字據,等以後常再順發現商機,要和她耍賴,方妍就拿他沒辦法了。


常再順見方妍這麽在乎這些土地,心裏開始有了一點防備。方妍租這麽多地來,該不會為了啥好事吧?


腦海裏想了一通之後,常再順笑著問:“小侄女兒,能告訴我,你租這地來幹嘛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