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四百二十三章 梅均培挨打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四百二十三章梅均培挨打


因為,方妍並不喜歡這樣的地方,再加上方梅她畢竟還小,所以方妍他們還真的沒有來過迪廳,


見到方妍她們說自己從來沒有來過迪廳以後,陳登立刻興奮了終於他能夠展現一下他自身的實力了。


因為方梅沒有來過,所以便拉著梅均培四處的閑逛著,而方妍則隻是坐在一邊,靜靜的看著舞池中的男男女女。


方妍不動,王允哲自然也不會動的,所以兩個人便站在邊上閑聊著。


陳登走到方妍的麵前說道,“我說方妍呀,你這性格怎麽老氣橫秋的,既然來到這裏了,就好好的玩一玩嘛。”


方妍笑了,笑說道:“陳叔我不喜歡玩這些東西,不過陳叔可以盡興了。”


方妍畢竟還是有男朋友的,陳登也不會特別勉強,索性就讓他們自便,自己則加入了舞池之中。


王允澤沒有想到陳登這個年紀了,居然還這麽愛玩。


王允澤摟住方妍的腰肢說道,“媳婦現在真的太好了,我們所有的人的生活慢慢的都走上了正軌。”


方妍點了點頭看著王允澤說道:“你呢,今天上班怎麽樣?”


聽到方妍的話,王允澤回想了一下今日上班的情形,其實王允澤現在剛剛入職,還真的沒有什麽事情可做。


想了想王允澤邊說道,“一切都還算好吧,新的開始嘛,慢慢熟悉熟悉就好了。”


方妍聞言便點了點頭,她是相信王允澤的能力的,隻要肯給他空間,他一定會展翅高翔。


兩個人正在細細的說著什麽,突然間便感覺到前麵有一陣的騷亂。


原本是不關兩個人的事的,但是方妍發現方梅和梅均培也不知道玩到什麽地方去了,頓時想將他們二人找回來。


就在這時,王允澤驚訝的看著前麵的騷亂說道:“方妍,你看那個是不是梅均培呀?”


聽到王允澤的話,方妍便順著王允澤的手指看過去,果然在人群中的中心看到了被人推倒的梅均培,而在梅均培的身下方妍還看到了方梅的衣角。


方妍立刻著急起來,朝著人群中跑了過去。


王允澤見到方妍如此焦急,呼喊著方妍的名字讓她慢一點便朝著那裏也跑了過去。


方妍怎麽可能不著急呢?她明明在人群的中心看到了方梅和梅均培兩個人,明顯這兩個人是挨欺負了嘛。


“讓一讓麻煩讓一讓。”


方妍推開了,圍繞在梅均培和方梅兩個人周圍的人。


而周圍的人也給方妍讓開了一條路就在這時,方妍也見到了這人群之中的情形。


有兩三個人正在對著梅均培拳打腳踢,而梅均培則是將方梅護在了身下那些拳頭沒有一個是落在了方梅的身上的。


見狀,方妍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將那幾個人使勁推開說道:“你們在幹什麽?”


就在這時王允澤也來到了方妍的身邊,看到了梅均培以及方梅的情況,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神色也更加冰冷,眼神十分不善的看著打人的那幾個人。


方妍將梅均培以及方梅扶了起來,看著他們二人說道,“你們兩個人怎麽樣?沒事吧。”


而此時的方梅,早滿臉都是淚痕,一臉緊張的看著梅均培說道:“你怎麽樣?你沒事吧?你怎麽那麽傻呀。”


梅均培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打,整個人都懵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他覺得全身上下都痛,可是你讓他說哪裏痛他又說不出來。


陳登此時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走了過來,注意到是梅均培方梅兩個人挨了打,臉色頓時鐵青了起來,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方妍。


畢竟是陳登帶著他們來到這家迪廳的,如今梅均培和方梅兩個人挨了打,他也是有責任的。


“你們為什麽打人。”方梅看著打人的那三個人說道。


那幾個人完全就是流氓地痞的樣子,一副我就打了怎麽樣的表情?這更加讓方妍覺得憤怒了。


方妍冷冷的看了那三個流氓一眼,對著王允澤說道,“不管了先將梅均培送到醫院去,咱們報警吧.”


聽到方妍的話,王允卓立刻點點頭扶起梅均培,朝著醫院的方向走去。


而方妍沒有走,他留了下來和那三個流氓對峙著,此時方妍的心手心裏都是冷汗,他不敢想象如果沒有梅均培護著方梅的話,那麽方梅會變成什麽樣子。


不一會兒的功夫人便來了,方妍指著那三個流氓對著那些警察說道是他們打人傷了我的朋友。


誰知道那幾個流氓卻突然否認道我們沒有打人呀,這裏哪有傷者。


方妍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如此的翻臉不認人,剛剛明明就是他們動手打人的,方妍也知道這幾個人就是個流氓地痞,跟他們講道理是不行的。


陳登走到那幾個警察麵前說了幾句話,那幾個人便點了點頭,直接將那三個流氓帶走了。


方妍看著那三人被帶走也放下了,心來轉頭對著陳登說道,“陳叔謝謝你。”


陳登搖了搖頭說道,“倒是應該我來說抱歉才對,將你們帶到這裏卻忘了這裏地方比較混亂,沒有保證你們的安全。”


方妍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她現在一心想知道梅均培到底的情況如何了。


陳登自然也知道方妍是想要去醫院的,便立刻說道,“現在時間緊迫,咱們趕緊去醫院看看她吧。”


方妍和陳登兩個人到醫院的時候,梅均培身上的傷口已經包紮好了,所幸梅均培將自己的要害都護住了,並沒有受什麽太嚴重的傷,不過輕微的擦傷肯定是有的。


方梅在旁邊早就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兒,看著梅均培一臉的心疼說道:“你這個傻子,都是因為了我你才弄成這樣的,疼不疼啊!”


梅均培嗬嗬的笑了兩聲說道,“要是不保護你的話,我還算一個男人嗎。”


“ 他們到底是因為什麽打人?”


梅均培苦笑了一聲說道:“還能因為什麽?我們家芳梅長得太漂亮了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