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三百二十三章 可笑的中西結合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可笑的中西結合


梅均培沒有說話,方妍卻知道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可以了,她也不和梅均培打招呼,主動往家屬樓走過去。


家屬樓紀懷魯和張海生正站在門口朝她看,方妍雖然沒有回頭,卻知道梅均培一定跟在她的身後。


“紀伯伯,先問清楚現在具體是怎麽回事再說吧。”方妍說道。


紀懷魯臉上露出的欣慰的笑容,對著方妍點頭:“好,那先進去吧,問清楚了再看怎麽辦!”


方妍隨著紀懷魯和張海生回到客廳重新坐下來,梅均培走在最後麵,麵色沉重。


紀懷魯想了想,招呼自己的兒子過來坐下:“坐下吧,有什麽事情坐下來好好說。”


方妍聽紀懷魯的意思,大概還不知道梅均培這麽做的真正原因,又或者說,他可能還簡單的認為,梅均培之所以那麽做,還是因為對梅林的恨。


方妍想,既然這樣的話,她也不願意揭穿梅均培,畢竟很多東西她是外人,當著她這個外人的麵說破總是不好的。


方妍選擇沉默,不說話,梅均培看方妍的樣子,內心閃過一絲掙紮以後,反而把所有的真相說出來。


“紀爸爸,張爸爸,是我對不起你們,是我眼睜睜看著事情變成這樣的。”


梅均培一開頭,方妍的眉頭皺起來,她是不是漏掉了什麽?


在她看來,她隻是以為梅均培漠視氣功大師和梅林合作,但是這一切應該還沒有發生,因為一切如果已經發生的話,這麽大的事情,大學家屬區裏麵早就已經傳開來了,怎麽會到現在還沒有動靜?


但是梅均培的意思,似乎事情已經發生了,還有了不好的後果?


紀懷魯皺了皺眉頭,看張海生,張海生微微搖頭,表示自己不知情。


紀懷魯的眉頭皺的更加厲害,看著梅均培,以從未有過的嚴厲語氣問道:“現在事情變成什麽樣了?”


梅均培就把事情從起因開始全部都說了出來。


原來那天梅均培去找了氣功大師以後,很輕而易舉的就揭穿了他的騙局,在梅均培威脅氣功大師,說要是氣功大師不走就當眾把一切說出來的時候,氣功大師以自己這段時間賺到了多少錢作為誘餌,請梅均培放他一碼。


“當時他給了我一千塊錢,說這一千塊錢就是一個禮拜的時間賺的,這還隻是他給我一部分,說明他實際上賺到的更多,這個錢來的太快了!”


方妍咋舌,就算是他們雜誌社,以前做期刊的時候,純利潤可能也就隻有那麽多,那還是在那麽辛苦一周的情況下。


但是現在這個錢,竟然隻是動動嘴皮子,忽悠幾個人,就能賺到幾倍的數目,難怪梅均培會動心。


紀懷魯很生氣,一巴掌打在桌子上,說:“我和你張爸爸養你到那麽大,什麽時候少過你錢?你要做什麽,需要多少錢我們從來一點都不猶豫,你要多少給多少,你為什麽要接這樣的錢!”


梅均培臉色蒼白,滿臉悔恨,說:“就是因為我從小到大都用的是你們的錢,所以我才不甘心!我和方梅這段時間也轉了點錢,但是根本不夠我們去法國的開銷。你們兩個人年紀已經那麽大了,我出國又怎麽好再用你們的錢!”


紀懷魯的臉色更差,剛想開口罵人,卻被張海生擋住:“老紀,你先聽完他的話再說,如果隻是1000塊錢,大不了把錢還回去就行了。”


畢竟事情到現在聽起來,梅均培並沒有參與,所以說有多大的責任,雖然對於自身來說確實有,對於公眾的責任卻不是很大。


方妍也連忙說:“是啊,紀伯伯。你先聽完梅均培怎麽說。”


其實再聽下去就是更驚心動魄的事,但是方妍也隻能那麽先勸,隻希望等下的局麵不要失去控製就好。


方妍從梅均培和張海生的反應中可以看出來,他們確實是不知道氣功大師的事,剛才之前,應該最多就是以為是買碼的事,買碼的事玩不大,也是周瑜打黃蓋,再加上主要涉及到的是梅林,他們也不能說什麽。


但是方妍知道,就剛才這一會,紀懷魯和張海生肯定也已經和她一樣,第一時間就把兩件事情聯係起來,猜到了最壞的情況,正是這個最壞的情況,讓紀懷魯會有那麽大的反應。


梅均培長歎一口氣說:“我之前去見過他,他知道我要出國的事,所以問我還差多少錢,我當然不會告訴他,我既然不打算用你們兩個人的錢,那就更不會用他的錢。但是他不依不饒,說這筆錢算是給我和方梅兩個人結婚用的錢,我就……”


紀懷魯冷聲問道:“你就什麽?你收了?”


梅均培搖頭,說:“沒有,他當時給了我一千塊,我沒收,他以為我嫌少,很傷心,後來他也不知道找誰打聽了一下,知道去法國留學大概多少錢,回頭就找到我,問我有沒有賺錢的辦法。”


他說道這裏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方妍,繼續說:“那時候,就是我和你說,我要去教訓那個氣功大師的時候。”


方妍把話接過來,說:“所以你就把氣功大師介紹給梅林了?”


梅均培點頭,說:“是,然後接下來一切都順理成章,香港的六合彩是一周開兩次,現在才做了第一次,收到的碼票去掉成本就利潤已經是一萬了,隻有一個人開中,去掉獎金800塊,剩下的錢他拿到了四千塊,全部都給我了。”


方妍倒吸一口涼氣,這才隻是第一次,以後還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參與的。到時候再加上氣功大師的宣傳,這個事情會越高越大,沒幾次肯定就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再碰上如今正在嚴打,被查是遲早的事情。


紀懷魯的臉色鐵青,胸口起伏,張海生見狀急忙去一邊的櫃子上拿出藥,順帶倒了一杯水調過去,紀懷魯吃下去以後,整個人才算平和下來。


“就這樣?還有呢?”紀懷魯喘勻了氣以後問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