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三百一十七章 堅持返滬的秘密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三百一十七章 堅持返滬的秘密


“那些插班生讀書看不懂,跟不上,還到處被欺負,我可不想小誌回頭變成他們中的一員。”


這才是方妍之前一定要堅持把方誌帶回來的原因,因為如今方誌還小,才上小學,和其他人是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的,如果沒有條件沒辦法,既然有條件,方妍一定要給方誌最好的,不能讓他輸在起跑線上!


孫柔佳點了點頭,說道:“你還是給他想的挺多的,他會理解的。”


方妍也欣慰的笑:“我相信他會理解的,不說別的,你就說去年我那二嬸都帶著我侄子想留在上海,就可以看出來,這裏麵有多大的差距了。”


孫柔佳問:“說起你二嬸,你二嬸後來為什麽又回去了?”


方妍想,事情反正已經過去,她也就沒有必要隱瞞,她就把江春秀之所以願意回去的前因後果講了。


“她經濟支撐不住,這一點倒也罷了,但是我那侄子實在不是讀書的料,根本跟不上不說,還融合不了學校裏麵。”


方鬆就是一般返滬子女的典型,跟不上,聽不懂,弄不明白,在上海呆下去隻會更加糟糕。


“他回去反而更適合他,畢竟壓力沒那麽大,他因為在上海呆過所以還能有一點優越感。”


孫柔佳一邊聽,一邊結合方妍前麵說的事情,結合一想,就知道方妍為什麽感觸那麽深。


“你這個做姐姐的,倒是想的不少。”


方妍笑,看了方誌一眼,方誌眼睛紅紅的,應該是聽到他們在說什麽了,不由得失笑。


“小誌,你先回去寫作業吧,我和這個姐姐說點事情,然後就回去,你三姐肯定也直接回去的,她沒帶鑰匙,你得給她侯著門。”


方梅其實不會那麽早回來,但是方妍還是那麽說了,方誌順從的點頭,迅速收拾好東西,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走了。


方妍心裏寬慰,差點也跟著落淚,最後對著孫柔佳苦笑,說:“你看看,都怪你,把我們都弄哭了。”


孫柔佳舉手投降,說:“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見你小弟那麽乖,自然而然的就說起來了。”


方妍打趣說道:“反正不管,這事你得負責,等等會再收拾你!”


今天的孫柔佳比平時要溫順的多,說話細聲細語,完全不像平時的時候。


方妍知道那是因為孫柔佳也有一個弟弟,現在還在外地沒有送回來,所以看見方誌才會覺得格外的親切。


而方妍剛才那一番話,其實也是因為這一點才說的,她希望能夠給孫柔佳啟發,讓她不要再猶豫了,早點把弟弟接回來。


孫柔佳最近確實在糾結這件事,她希望自己的弟弟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是卻擔心自己的弟弟來上海以後不適應,但是聽完方妍剛才的說法,她做下了決定。


“其實就像你說的,有些事情總是要試一試的對吧?”


孫柔佳若有所思的說道,似乎是在對方妍說的,有似乎是在對自己說。


方妍笑著點頭,接上話:“那你就試一試吧?”


孫柔佳換了個姿勢,看著方妍說:“那我可就試一試了?試一試看看能不能說服你了!”


方妍笑,推了孫柔佳一下,說:“這件事你不用試一試,我先說好不好?”


孫柔佳點頭說:“好,那你先說。”


方妍沉默了一下直接開頭:“這兩天因為喬娜的事,我也沒有經曆去想雜誌社的事,現在喬娜的事暫時告一段落了,我就和你說道說道雜誌社。”


孫柔佳不認識喬娜,但是也沒有好奇插嘴,隻是由著方妍往下說。


“實話實說,我還是考慮把雜誌社轉讓給學校,我估計我這麽做的可能性會比較大,畢竟這麽做對我來說更加又好處。”


孫柔佳不解:“能有什麽好處?你現在已經不在乎學籍了,也沒有想著讓方誌繼續在這裏上學,還能有什麽好處?”


方妍說:“你也知道我現在和學校的關係比較僵,如果說我把雜誌社轉給學校,能夠讓學校給我寫一封推薦信的話,我到日本去留學是不是更加方便一點?”


孫柔佳忍不住笑了:“你在逗我吧,因為這個?你都不要國內的這個學籍了,你會在乎一封推薦信?”


她想了想又說:“就算你真的在乎推薦信,就你和於老的關係,就和你陶玉平的關係,隻要你開口推薦信不就到手了,需要你拿整個雜誌社去換嗎?再說了,你在國內都沒有讀完就直接像出國,證明你根本不在意法學的學曆,你有不是林清輝,林清輝出國是早就已經定下的事情,到了國外以後拿個的學曆,是為了以後嫁人增加籌碼,你是野心勃勃想在做大事,踏踏實實想賺大錢的人,根本不會因為一個兩個文憑而出賣手上那麽好的產業。”


方妍很認真的看著孫柔佳,說:“沒有,我真的沒有在逗你,你隻看到了我,但是沒有看到王允澤,王允澤很需要這一封推薦信。”


孫柔佳的笑容消失,說:“為了王允澤?”


孫柔佳幾乎沒有和王允澤打過交道,她隻知道這個人是方妍的男朋友,讀書很不錯,就算山無棱天地和,兩個人估計都分不開,


“我可以不在乎,但是我不能讓他不在乎。其實你的分析很有道理,當然我也知道,隻要你有一點點了解我,就一定能夠得出這樣的結論,但是你們在想事情的時候,總是忽略王允澤,其實這個雜誌社是王允澤的。”


孫柔佳神色有些尷尬,說:“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知道我和他不熟,所以既然和你談,總是考慮你多一些。至於他,我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麽樣一個人,但是聽傳言,是他主動提出不過國內的學籍直接出國的,我以為……”


方妍笑,柔和臉上的表情,說:“我知道你的意思,他其實和你猜想的差不多,並不是一個特別在意學籍的人,我們不是在宣傳讀書無用論,但是做事總要給自己留一點退路是不是?”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