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年半的謀劃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年半的謀劃


王允澤說:“我不想鼓吹讀書無用論,但是我相信讀書並不是唯一的出路。而且我和她現在隻不過是出國長長見識,順帶看著方梅和梅均培安頓下來,並不是說一定會在國外呆著不回來,如果說學校不同意或者是說因此取消我們的學籍,那大不了就真不回來了,在國外我相信我和方妍也考能上大學的。”


許靚和王展鵬對視一眼,兩個人都有在國外生活的經曆,對於在國外會遇見的一些困難,心裏太清楚不過了,很多事情不是王允澤想象那麽簡單的。


方展鵬說,“雖說咱們國家現在出國的人越來越多了,但是你要知道出國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說其他,就是身體能不能扛得住,就是很大的一點,國外可不比國內的機遇多,國外可沒那麽多亂七八糟的生意給你們做。”


王允澤長歎一口氣說:“走一步看一步吧,出去看看形勢,我們大概心裏已經有了方向要做什麽,這點晚上的時候讓方妍跟你們說。”


方展鵬聽到這裏眼睛一亮,和許靚對此也兩個人心照不宣,他們也早就心裏有底,作為家裏父母是外交官的,他們很清楚,如果說想做生意可以做哪些?


隻不過這裏麵的阻力太大,這個事情又非常艱難,所以他們並不敢輕易的提出來,但是王允澤既然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他們也就知道可能雙方正好想到一塊去了,甚至心裏有一個想法,他們等了一年半終於等到了方妍開竅。


晚上四個人一起吃飯,方梅在梅均培家沒有回來,她負責晚上給紀懷魯和張海生做飯吃,說好了梅均培等會送她回來。


於是方誌吃完飯以後乖乖的回房間做作業,而他們四個人則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聚在一起說話。


“方妍,你這是真要出國啊?”許靚擔憂的問,一把抓著方妍的手。


方妍點頭,嗯了一聲,看許靚:“學校這邊現在明顯容不下我,再說我一開始想學法學,學國際法就是為了出國做準備,現在一切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也夠了。”


許靚依然很擔心,說:“但是你們現在這個樣子,出國以後有一段時間會活的很艱難。國外的消費水平比國內高很多,你們一下子出去三個人,需要一筆很大的錢。”


方妍看了一眼王允澤說:“這一點我們想過了,好在這兩年我們也攢下一點錢,另外我們也不會一直呆在國外,先看看有沒賺錢的可能,然後看看如果申請國外的學校要什麽條件,有沒有可能。”


王允澤在後麵加了一句:“如果沒有可能的話,那我們就暫時先回國,所以學校這邊我們隻是先請一個月的假,學校應該不會不同意的。”


方展鵬似乎沒聽見後半句,隻接著前半句的話說:“你們想去哪?”


這一點王允澤剛才和方妍抽空商量過一下,下午的時候方妍也問過梅均培和方梅的安排。


“梅均培和方梅說是去法國,我和王允澤想去鄰國。”


分開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雙方都得為將來考慮,方妍也不希望方梅一輩子都生活在自己的陰影之下。


方展鵬眼睛亮亮:“你真打算去鄰國?那包在我身上,我爸還在鄰國呢,絕對罩著你們!”


許靚掐了他一把,看方妍:“為什麽要去鄰國?你妹妹一個人和梅均培在法國不是很好吧?”


方妍緩緩搖頭,指了指方展鵬說:“我當初要學日文,其實就是想要了,以後要去鄰國的。法國早就已經不是原來的日不落帝國,雖然還是有機遇,但是我要做的生意,法國開展不起來。”


許靚問:“你要做什麽生意?”


方妍沒有直接回答,指了指方展鵬:“你問問他,他知道我要做什麽生意。”


許靚立馬看方展鵬,方展鵬一臉無辜,瞪大眼說:“我哪裏知道,我雖然八百年前和你是一家,但是那也是八百年前,我和你現在可沒心靈感應!”


看方展鵬不願意接話,方妍知道他是有自己的顧慮,也就不介意自己把想法說出來。


“我當初想學日語,就因為戰後這些年鄰國發展的很快,經濟發展少不了引進人才,我想做出國中介的生意。”


她頓了肚內,看方展鵬和許靚的反應,兩個人眼底都沒多少驚訝,方妍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沒有錯,方展鵬和許靚多少已經猜到她的想法。


又或者說,方展鵬在當初結識自己以前,就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打算。


“不僅僅是鄰國,幾十年國內的人才輸出可能才輸出和人才輸入是一塊很大的市場,我想做這一塊的生意。但是如果做這一塊生意,肯定免不了要用到你們家裏幫忙。所以這次其實是我和王允澤先出國探探風,然後回來具體商量。”


方展鵬和許靚,因為父親是外交官的關係,不好親自動手做這一塊的生意,卻並不妨礙他們和別人一起做。


王允澤和方妍說雖然家裏沒什麽背景,但是做起類似的事情來自由度會高一點。


許靚驚喜若狂說:“方妍,我和你說句實在話,方展鵬認識你的第一天開始就已經在謀劃著整個事情,但是這種事情又不好明說,畢竟首先那時候咱們才都上大學,第二的話也不知道你心裏是怎麽想的,現在你們願意提出來,我和方展鵬心裏算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


對於這種被利用卻能夠讓自己獲利的事情,方妍覺得是自己賺到了。


她哈哈地笑說:“你們兩個鬼靈精,認識我第一天就在下這麽大一盤棋,虧得我脾氣好,要不然肯定跟你們倆翻臉!”


方妍說這個話說的半真半假,許靚知道她不是真生氣,笑著拉過她的手說:“我絕對冤枉,這事兒是方展鵬一個人想的,和我沒什麽關係!再說我們不是一直也沒有逼你麽,想著就是你要願意就做,咱們就一起合作,要是不願意,咱們還一樣是好朋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