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九十八章 和方展鵬打招呼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九十八章 和方展鵬打招呼


雖然方妍重生回來到現在,做的幾次生意都算的上是一帆風順,就算偶爾又點困難,那她也能夠及時從中脫身,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永遠不會失敗。


不過她當時也是沒有辦法,她當初剛到上海,處境就是這個樣子,再加上方展鵬也從來沒有拒絕,或者表現出任何一點的不情願在裏麵,她也就願意和方展鵬一起做生意。


她和方展鵬之間的關係,從一開始的她單方麵的利用他學習外語,到後來的雙方合作,現在已經成為了完全的好朋友。


王允澤說:“那行,那接下來就先這樣定,我現在把咱倆也跟著出國的事先去和他們說, 晚上大家再一起吃一頓飯,把情況說一說,看看雜誌社的事怎麽辦。如果他們不願意,那我再另外想辦法,實在不行就低價轉給外麵的人,那樣的話,至少現在咱們還沒來得及動手處理的事,就不用咱們管了。”


方妍打住他的話:“別著急,如果說方展鵬和許靚願意接手,咱們就得有始有終,之前已經計劃好要動手的事,就一定要做掉,不過不需要殺雞給猴看了,我們直接把猴子殺了就得了。要是他們不接手,那這些事咱們也就不用做,直接讓對方做就好了。”


王允澤瞧著方妍,方妍的眼底閃著精光,一看就知道是心裏已經有了主意,估計正在謀算怎麽做。


“你猜到那事兒背後是誰了?”王允澤問。


方妍笑:“既然對方都直接不在上海印刷,能又那麽大魄力做到的,肯定不會是簡單的人,咱們學校裏麵能做到這些,還是在知道咱們正在做的情況下還敢做,來頭不小,猜都能猜到了。”


王允澤離開,方妍回去陪著方梅做蛋糕,依然就幾個小朋友坐在對麵眼巴巴的看著方梅,方妍數了數似乎比昨天少了一個,也沒有往心裏去。


方妍做的心不在焉,時不時看一眼放在角落裏的英語書,這本英語書是今早方梅問她要走的,說是要看看。


方妍知道方梅這是把出國的事情放在了心上,心裏一陣高興。


這也算是一個好的開頭吧。


梅均培今天沒有過來一起吃午飯,甚至到現在也沒現身。


方梅一個下午就失魂落魄,幾次都差點做錯。


不過好在今天的訂單也不多,隻要把答應給食堂供應的份額做好,其他好像就一個小蛋糕。


當然還有對麵的這幾個小饞貓,給他們做一點奶油禱告,不是什麽難的事情。


“是不是想起某些人了?”方妍笑著問道。


方梅正在裱花,手一頓差點整個搞砸,惱怒的抬起頭看方梅。


方妍一陣壞笑,說:“他應該是為出國的事情忙去了,晚一點肯定會來看你的!”


方梅不說話,做了一個深呼吸繼續低頭幹活。


方妍很想再逗弄她一下,但是想到要是自己這個妹妹生氣了,她這個做姐姐的估計都沒有好果子吃。


於是她把逗弄的心思忍下來,隨後想到如果說她和王允澤要和他們一起出國的話,事情還是要讓梅均培知道一下,至少要知道對方是怎麽想的,雙方也好對此做個交流。


這麽想著,她就做下決定,乖乖的等方梅做好蛋糕,直接門一關,拉著方梅就往紀家去。


而另外一邊,方展鵬和許靚聽說王允澤和方妍要出國,整個人直接蹦起來。


“你們倆要出國?這什麽時候定下的事?方妍現在跟學校正水深火熱呢,她現在要是出國,學曆還有這些亂七八糟的生意都不要了嗎?這是不是也太意外了?”


昨天說的還是梅均培和方梅出國,當時看方妍的意思還不是很情願,今天怎麽突然出國的就變成了四個人?


“你們出國,國外學校找好了嗎?關係找到了嗎?要是都沒有的話,你們連簽證都辦不下來。哦,對了還有一點,去哪你們想好了嗎?”


方展鵬一連串的問題,問的自己忍不住又想跳起來,被王允澤一把按住。


“你激動什麽?這八字還沒一撇你就激動成這樣?我和方妍隻是有了這個想法,一切都還沒定呢!再說就算真出國,這些事我們也一定安排好了才出國啊!”


方展鵬一把拍開王允澤的手,說:“不是,這一定不是方妍的想法,是你慫恿她的是不是?方妍不是那麽衝動的人!”


許靚忍不住說:“是啊,這太突然了!”


在他們看來,上次方妍跟著林清輝一起爬圍牆已經是做過最衝動的事情了,方妍確實很多時候做決策很快,但是這種事情方麵還是領的清楚的。


王允澤對著許靚點頭,說:“是挺突然,但是你們也看到了。上次因為林清輝的事情,方妍和學校關係不太好,雖然現在學校沒有再有什麽動作,但是誰知道以後會怎麽樣?再說了,你們沒看出來她的心思嗎?她的心思早就已經不在讀書上麵了。”


許靚忍不住說:“還真是這樣,她從那件事以後,整個人狀態就有點變了,讀書什麽的也心不在焉,但是王允澤你想過嗎?你和方妍現在這麽不管不顧的出國,要是在國外熬不出來,這一輩子都毀了。”


隻要方妍能夠拿到畢業證,就算以後不進體製內工作,也會又一定的前途。


方妍是個有腦子的人,她也一直在努力跟上這個時代的進步,畢竟至少到目前為止都做的很好。


可她現在一旦出國,再回來的時候國內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學校未必會保留她的學籍,相當於她這些年的努力都白費不說,很有可能就此再也不能出頭。


“這大學的文憑還是有點用的,畢竟方妍還曾經是高考狀元呢!”許靚的勸解相對溫柔一些。


方展鵬則更加直接:“不說你和方妍,就說我和許靚,我們倆的規劃,也是在大學混個畢業以後再出國,這樣進退都方便一點。你說你們兩個現在條件不如我們,為什麽那麽孤注一擲?”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