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九十章 為情所困的兄妹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九十章 為情所困的兄妹


紀懷魯嗬嗬笑了;“是方梅悄悄幫他做的,還以為我不知道,我能吃出來方家丫頭和均配之間手藝的不同。”


梅均培聽見紀懷魯提及這件事,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當時我也是實在沒辦法,時間太短了學不好,沒辦法隻好讓方梅做,結果還是沒瞞得過爸爸。”


一直沉默的張海生笑著開口:“你學的不專心。”


一句話,看似簡單,卻又包含了很多信息。


不專心,說明當時還有別的事,那會是什麽?


談過戀愛的人都能聽出來,那不就是心猿意馬嗎?


方妍忍不住去看梅均培,她都不知道這件事又發生過,這是什麽時候的事情?


是在他們回老家的這段時間?還是說在那之前,方梅已經悄悄的和紀懷魯張海生相識了?


如果是在他們回去的那段時間,學做飯這件事,和梅均培的生病到底是不是有關係呢?


如果是在之前的話,也就是說方梅和紀懷魯以及張海生之前就認識了,梅均培的心思也早就表露在人前,而紀懷魯和張海生沒有反對,是不是可以反推是支持的呢?


方妍都不知道自己該是難過還是高興,自己的這個妹妹長大了,她有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心酸和錯覺,雖然這個妹妹和她也就相差兩歲而已。


方妍發現自己很多時間都會有一種滄桑感,覺得自己是已經活過一世的人,對於很多東西都看的很淡,對於很多東西都能夠看的很淡淡。


王允澤就不喜歡她這樣的老氣橫秋,王允澤曾經說過:“方妍,你有時候讓我感覺,你比較像40歲,而不是20歲。”


方妍對此都是一笑了之,曾經重活這件事,這是她心底最深的秘密。


她轉而看向沈晨,她自從那次以後,就沒有停止過一天對沈晨身份的懷疑,但懷疑歸懷疑,卻從未想過去揭穿。


隻不過她很理解沈晨的某些行為,比如說自己喜歡的男人就一定要爭取,絕對不會出現什麽笑著祝福他的橋段。


但是理解歸理解,她不可能讚同,她最多隻不過做到祝福,而已。誰讓她搶的,是自己妹妹的愛慕者?


這時候,王允澤出來打圓場。


“時間太短,以後還有時間的話,讓方梅好好教教他。”


這話其實隻不過是簡單的順著剛才紀懷魯的話說下去,很直白的一句話,也沒有任何不該有的含義。


但是因為王允澤的身份,這句話就出問題了。


沈磊忽然開口:“你們不是才訂婚嗎?”


屋子裏剛剛融洽幾分的氣氛頓時又很尷尬,王允澤嘴邊的笑容都沒來得及收起來。


沈磊剛才的話是對著方妍說的,直接無視了王允澤的存在。事實上沈磊當初在他們村的時候和王允澤關係還是很不錯的,誰知道今天就會忽然變成這個樣子。


方妍皺了皺眉頭,她有點生氣。


“沒錯,我們才訂婚,怎麽了?”


話裏麵隱含著怒氣,雖然沈磊剛才的話有點衝,但是還不至於到需要發火的程度。


方妍都不知道自己哪裏來的怒氣,反正每次看見沈磊,她總是有點克製不住想發火。


就好比剛才吃飯的時候,其他人都對於整桌子的飯菜讚不絕口,一個勁的好吃,隻有沈磊,進行了很長時間的批判和挑剔。


最可惡的是,他的批判和挑剔不是直接的說這做的不好吃,而是說味道還是不錯的,隻不過某些地方要是能再做點什麽改動,就會更完美了。


這種不是明著說你不好,卻是暗地嫌棄的做法,讓方妍恨不得把沈磊的腦袋上來個一個爆栗子。


不過想到他是沈磊,就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這就是沈磊的風格。


“哦,我還以為你們訂婚十年八年了,我看王允澤的話,感覺他和方妍挺熟悉的。”


方妍氣急敗壞:“確實熟,一起長大的,要你管!”


三個字代表了她所有的憤怒。


眾人頓時一陣驚訝,尤其是王允澤,他看出來方妍是真的生氣了,他也不是沒有見識過方妍生氣的樣子。


但是像現在這樣的?竟然用要你管三個字來表達自己憤怒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這不像是憤怒,反而更加像是小情侶之間的吵架沒吵過以後的氣氛,恨不得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直接砸過去的那種。


方妍也是有點後悔,她的形象就那麽全部被毀掉了吧?


這大概是她重活一世做過最荒唐的一件事,雖然隻不過三個字,這三個字卻不應該是平時的她會說出口的。


這像是許靚的風格,不像是她的。


就好像王允澤形容的一樣,她一直都表現的像是一個知天命的40多歲的女人,忽然說出了十幾歲女孩子才會說出口的話。


這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


王允澤不說話,方妍也不說話,沈磊倒是笑了,笑的很開心,像是惡作劇成功。


“現在這樣多好?老跟個老太太一樣擺著臉多難看?現在這樣會發火,有點像我養的那隻貓了。”


這話說的有點輕浮,紀懷魯畢竟是長輩,這時候不得不出來打圓場。


在王允澤和方妍發火之前。


“沈磊,你怎麽好端端的這次來上海了?”


紀懷魯和沈磊的大伯是舊相識,當年紀懷魯還是個院士的時候,和沈磊的大伯是酒肉朋友,每天又空閑就聚在一起吹牛。


後來紀懷魯認識了張海生,那不良嗜好就沒有了,紀懷魯整個人變得穩重,最後拋棄院士的身份,和張海生來到上海過半隱居的生活。


等來了上海以後,紀懷魯和以前的朋友漸漸的聯係的就少了。


沈磊這一次來上海之前,他的好友,也就是沈磊的大伯打電話給他,表示這一次嚴重需要他幫忙照顧這一對兄妹。


當時他因為沈晨對梅均培的目的,就問他沈磊來做什麽?在他看來這種男女之間的事情,怎麽可能還需要做哥哥的來插手?


沈磊的大伯隻說是為情所困,想來上海解決一下,他當時以為他說的是沈晨為情所困,沈磊要來幫助,他想起事情有關自己的糟心兒子也就沒說什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