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十九章 公平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十九章 公平


方妍和大哥方平火急火燎地趕到新房子那邊,就見二嬸江春秀坐在一堆泥土上。周圍站了好些人,有些愁眉苦臉,擔心這活兒一直幹不了,有些人又捂著嘴看笑話,農村沒啥好玩的,看別人家的八卦最好玩。


而阿爸方國棟也在一旁,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他二嬸,有啥事兒回家再說吧,大家夥這兒還等著開工呢。”


“我不,今天鬆兒他阿爺不給個說法,我就死坐在這兒不起來。”二嬸江春秀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方妍一聽是和阿爺有關,抬眼看了一眼阿爺方長德,隻見他一個人悶悶不樂地站在不遠處,大口大口地吸著煙。


“發生啥了?”方妍蹙著眉頭問。


慶紅嫂子趕緊把方妍拉到一邊,悄悄在她耳邊說:“是這樣的,之前你阿爺拿了一筆錢給你阿爸,正巧被你二嬸看見了,她誤會你們家建房子的錢是你阿爺出的,隻給了老大一家,沒給她家,她覺著不公平,上這兒找你阿爺鬧來呢。”


方妍眉頭蹙得更深了,不是之前給阿爺說了,不能要他的錢嗎?現在到底是什麽情況?


不過方妍卻沒有表現出太多情緒,抬頭望了一圈:“我二叔呢?”


這種時候方妍想著,如果二叔出來解決的話,可能會更合適些。她畢竟隻是個晚輩,有些事不宜插手。


“建房子的地基要大塊的石頭,你們從砂石廠運來的石頭還欠點兒,你二叔瞅著山上就有,拉著你幺叔他們一夥男子漢上山抬去了。”


正說著呢,不遠處二叔方國邦他們就抬著大石頭來了。


“這是咋了?”二叔剛一把石頭落地,就見這場麵,滿臉疑惑地問。


二嬸江春秀一見到自家男人,馬上站了起來,衝到他麵前用手指著他額頭說話:“你看看你!老爺子出錢給老大家建房子,咱屁都分不到一個,你還老實巴交地來這兒當幫工,我怎麽就找了你這麽個廢物啊!”


再是老實的男人,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被自家女人指指點點,也會覺得沒麵子。


二叔方國邦黑著臉,語氣略微嚴厲地嗬斥:“你說話就能不好好說嗎?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也不怕人看笑話,而且老爺子怎麽拿錢給大哥家建房子了?那錢是大哥家自己的錢!”


“笑話?!我現在已經成了笑話。我江春秀嫁到你們方家這麽多年,吃了多少苦頭你自己摸著良心說說!你說那是大哥自家的錢,可我明明白白看見的,就是老爺子親自遞給大哥的錢,好大一疊呢!老爺子口口聲聲說對三個兒子一視同仁,我看心都偏到老大家去了呢。”


“你在胡說什麽啊?這怎麽可能?”二叔方國邦確實啥也沒弄明白,隻覺得自家媳婦兒當著這麽多人在這兒鬧,有點丟分。


方妍差不多弄明白了一點兒情況,但又不是很確定,到底阿爺是不是真拿錢給阿爸方國棟了?


索性把阿爸方國棟拉了過來,低聲問他:“阿爸,阿爺真給你錢了?”


“不是這麽回事兒!”方國棟愁眉苦臉地歎了一口氣,說,“你不是留了一筆錢在你阿爺那兒暫時保管嗎?老爺子想著交給我是一樣的,就直接給我了。沒想到給錢的時候正好被你二嬸瞧見了,她誤會咱家建房子的錢是你阿爺出的,咱給她解釋了,可她就是不信。”


方妍心裏釋然了,原來是她請阿爺保管的兩百塊錢。


看了二嬸江春秀一眼,方妍心平氣和地走過去,解釋道:“二嬸,那錢真不是我阿爺的,今兒早上我和他一起上縣城拉材料,我錢帶多了,就讓他暫時先幫我保管一下,所以才引起了誤會。”


“誤會?你們早就串通好的吧?騙我呢?!我昨天晚上可是聽見你奶奶和你阿爺在房間裏偷偷商量來著,說你家建房子,要讚助你家錢,而且還說要悄悄的,不能讓老二老幺家知道!”


阿爺方長德愣了一下,又愁眉苦臉地低頭抖了抖煙灰,“你咋還跑我家去聽牆角了?”


二嬸江春秀叉著腰,理直氣壯地說:“咋地?老爺子你既然這麽做,還怕人聽見啊?要是我沒聽見,是不是眼巴巴看著老大家住上新房子,我們老二家還住著那個破茅草屋啊?!”


阿爺方長德深吸了一口氣,忍著脾氣又解釋:“我昨天是和他奶奶商量過,可老大家建房子,你們老二家又不建房子,要是你們家建房子,我多少肯定也要拿一點出來啊。再者說,老大家也沒收那錢啊,不信你看,錢還在這兒呢!”


說著趕緊丟了煙頭,從自己的褲腰裏把錢拿出來給二嬸江春秀看。


二嬸江春秀斜眼瞥了一眼,不以為然地哼一聲:“誰知道啊,錢還在這兒,說不準收了一部分呢,那也不代表沒收。況且,老爺子你一分錢不給我們,我們拿什麽建房子啊,你把錢給我們了,我們自然就有錢建房子了!”


這就隻差明目張膽地找老爺子要錢了。


二叔方國邦心裏是清楚的,老爺子方長德那兒其實也沒多少錢,也就這段時間跟著老大家收菌子,賺了點兒。要真資助三個弟兄建房子,那對於他來說還是吃力的。


自己媳婦兒不依不饒的,可那是自己老父親,他得護著,於是僵著脖子衝江春秀吼了一句:“那是老爺子的錢,他愛給誰給誰,咱們誰也管不著!你要是再這麽不依不饒的,回頭給我滾回你娘家去!”


二叔方國邦從來沒有說過這麽重的話,話音一落,二嬸江春秀立馬傻眼了。


幾秒之後反應過來,立馬哭鬧著去抓扯二叔的衣服:“你這是要休了我啊!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混賬!我真的是瞎了眼了才嫁給你,你竟然為了老大家要把我休了!行,我要是被休了也沒臉見人了,我幹脆一頭撞死得了!”


二嬸江春秀一邊哭喊著,一邊四處看了看。正好瞧見剛才二叔他們抬來的大石頭,啥也不管,直直地就要拿頭撞過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