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七十七章 說服衛婉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七十七章 說服衛婉


方妍小心翼翼的提起今天的來意:“其實我是想來問問,你做好決定了嗎?”


因為這件事情牽扯到這個還沒有被曝光出來的衛婉和她肚子裏的孩子,所以一直遲遲都沒有結果。


對於張燕,對於朱丹這樣的,最後的結果可能不過是一個處分了事,因為傻子都知道那不過是在開玩笑,也就是後來所謂的聊騷,但是衛婉這件事不一樣。


衛婉抬起頭,看方妍,一眼似乎要把方妍看透:“那他怎麽說?他決定了嗎?”


方妍無話可說,她沒有見過盧德朝,她也不想見盧德朝,她甚至都可以猜想盧德朝的反應。


“他否認了,否認你肚子裏的孩子是他的。”這是最正常不過的反應,前世他是那麽做的,今生他肯定也是那麽做。隻不過前世的否認,所有人都不知道其實是針對的衛婉,今生的否認,方妍不會再讓這一切含糊過去。


衛婉忽然笑了,但是眼淚又從眼角落下來:“嗬嗬,我其實早就應該猜到的,他當然會否認,他又怎麽可能承認這件事,我的肚子裏的孩子,他要承認的話,就不會存在了。”


方妍忍住心中的詫異,不說話。


其實這一點她早就想到了,像盧德朝這樣的人,曾經在類似的事情上犯過一次錯誤以後,再犯總是會吸取以前的教訓,怎麽都不會留下把柄。


她來這一趟之前,那天晚上,範師母把所有的情書,全部都給林清輝和方妍看了一遍,認出是誰的,還有沒認出是誰的。


方妍默然,其實有一些範師母不知道是誰的情書,她反而通過字跡認出來了,但是她什麽都不能說,反而隻能藏在的心裏。


她當時看林清輝的表情,確定林清輝也認出來了,和她一樣最後因為想息事寧人沒有提。


事後她問過林清輝,為什麽會和她做一樣的選擇,她說:“年輕的時候愛個人渣很正常,隻要沒做錯事就好,誰都有後悔和改正的機會。”


方妍因為她的這句話,相信林清輝不是一個壞人,也相信,林清輝一直想要維護的衛婉,也許隻是林清輝口中的,愛錯了一個人渣的傻子。


“我很喜歡他,我很嫁給他,他一直和我說他和範師母之間是沒有感情的,因為他當初娶範師母的時候,是拋棄了自己的女朋友,所以注定他和範師母之間沒有孩子。我聽著這樣的話,就想著,如果我能給他一個孩子多好?”


方妍克製自己,她沒想到盧德朝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可見她剛才說盧德朝不會承認,這一點是必然的,不算冤枉。


“那你現在看清盧德朝的真麵目了嗎?你不會不知道現在外麵鬧的那麽大,林清輝因為這件事情,甚至搭上了自己的名譽,還有人因此退學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其他人隻不過是鬧劇,你卻是真正的受害者,所以你想清楚了嗎?”


衛婉微微抬起頭,任由眼淚隨著臉頰緩緩流下:“我想清楚了,這個孩子我留下,但是和他沒有關係,這是我的孩子。”


方妍想了想說:“咱們都是大學生,都學過生物,你很清楚這個孩子不可能和他爸爸一點關係都沒有,他的出生開始,可能可以和她爸爸沒有往來,但是以後呢?以後你能保證嗎?”


方妍長歎一口氣,她大概猜想到衛婉的心思了。


“其實你打掉肚子裏的孩子,然後和林清輝出國,我覺得反而會更好?”


衛婉似乎有些驚訝的看著方妍:“既然我都得出國,我為什麽要打掉這個孩子?”


方妍說:“因為這個孩子是你過去的黑暗曆史的證明,這證明對你來說也許能放的下,但是你該怎麽和他解釋自己的來曆?”


她頓了頓,又說了一句:“還有一點,你說了盧德朝現在還沒有孩子,這件事情以後,範師母和他之間不會有可能,不管你最後做什麽選擇,林清輝和我都不會放過他,他不可能再有人會願意嫁給他,他這輩子唯一的一個孩子就在你的肚子裏,你說,他會甘心嗎?會放過你嗎?0”


這一點方妍不想說,因為一旦說了,相當於把主動權又扔回給了衛婉,甚至給她畫了一個大餅,這個大餅是關於盧德朝浪子回頭的可能。


可是現在不說不行,方妍必須讓衛婉放棄這個孩子。


衛婉笑了,眼底閃過一絲期盼的光芒:“你是說,他有可能來找我?”


方妍無情的戳破她的幻想:“不是來找你,而是來找你的孩子,至於你,他不會要。”


她前世見過太多薄情的孩子,盧德朝也許再過段時間會浪子回頭,但是絕對不會再接受一個曾經讓他難堪,讓他失去一切的女人,甚至他要找到孩子,接受孩子的原因,也隻不過是因為他已經不會有另外後代的存在。


方妍從宿舍裏麵出來,林清輝在樓下等她。


“怎麽樣?她答應了嗎?”


方妍看了她一眼,她的眼底都是焦急。


“沒答應,不過應該快了,你說的對,她對盧德朝還有幻想,現在隻剩下最後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她對盧德朝死心,要不然我感覺還是有點懸。”


林清輝眼裏射出仇恨的光芒:“死心?可以,那我去動手殺了盧德朝,她就死心了!”


方妍連忙一把拉住林清輝,疲倦的說:“肯定不能那麽辦,你要是有這個想法,說明你就是來搗亂的。”


林清輝當然也不至於真那麽做,隻不過剛才那一瞬間有點衝動。她冷靜下來看方妍:“那你是不是有別的辦法了?隻要你有辦法,我聽你的。”


方妍想了很久,她確實有一個辦法,但是這個辦法比較損,她不是很想用。


“上次張燕欺負你,你是沒記仇是吧?”


林清輝沒想到方妍忽然會提這件事,她想也沒想就說:“我和一個傻子記什麽仇?再說她現在已經足夠慘了。”


方妍也是那麽想,所以她覺得自己這一招很損,但是再損,隻要結果是好的,那就是好招。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