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六十六章 教室對峙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教室對峙


這樣的一個人,就注定高傲,注定不討人喜歡,女生肯定不喜歡冰山美人,尤其是她確實比自己美,男人倒是對冰山美人有興趣,但是想到她的強勢,也就避退三舍。


這也是為什麽,從事發以後到現在,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給她說話,反而大部分人都抱著看好戲的樣子吧。


中場下課休息,老教授抱著茶缸子踱回了辦公室,教室裏麵鬧哄哄的,不像個大學的樣子。


方妍觀察了一下,昨天心虛沒來上課的兩個女生今天也來了,遠遠的坐著,卻對著林清輝指指點點。


傻子也知道她們是在指指點點什麽,班裏的氣氛漸漸就變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說起那件事,看向林清輝的眼神也越來越戲謔和鄙夷。


方妍瞧著這個狀態,感覺要出事。


但是這個教授的習慣,是兩堂課之間一定要休息半個小時,寧可用剩下的時間加快講課進度,也不會提前上課的那一種。


這半個小時,誰知道會發生什麽事?


漸漸的,昨天那兩個心虛到不敢上課女同學,在一群女生的簇擁下,走到林清輝的身邊。


方妍連忙站起來,她不是沒有見過所謂的校園霸淩,不管前世今生她都見過,隻不過她沒想到就算到了大學還會有這樣的霸淩的事情存在。


“林清輝,你還好意思來上課!盧教授為了你,都已經申請停職了,他的課都停掉了,你還好意思來上課!”


林清輝正旁若無人的翻著筆記,臉色很平靜,似乎一點都沒有聽見。


為首的那個叫做張燕的女孩子見狀很憤怒,她也有給盧德朝寫過情書,盧德朝還給她回了,她如獲至寶,還在寢室炫耀過。


為此她們寢室的很多人都給盧德朝寫過類似的情書,這甚至差一點成為她們寢室的傳統。


而且盧德朝還在平時上課的時候對她們多加關注,這讓她們很有優越感,可誰知道事情會被人捅出來。


她們很害怕,害怕到昨天甚至不敢上課,但是冷靜下來一想,就把自己手上的情書火速毀掉不說,還發誓接下來就算有什麽事情,也一口咬定,一定不能和林清輝一樣傻兮兮的什麽都承認。


“林清輝,你要臉不要,還給盧教授寫情書,你看看那你情書裏麵寫的都是什麽?什麽今日看了一本小說,上麵有公子世無雙五個字,我就想到了你,你們聽聽,多惡心?”


周圍一片哄笑,但是林清輝依然無動於衷。


後排的方妍站起來,忍不住往前走,她知道這個時代的情書,恐怕也很少真正的將愛和喜歡掛在嘴邊,最多就是朦朧的情誼的抒發而已。


就像剛才張燕說的,林清輝隻是在看到公子世無雙的時候想到了盧德朝,然後把這件事寫在了信裏,但是在旁人看來,這已經是天大的事。


這是生處時代的原因,不算錯,而林清輝也許錯就錯在喜歡上一個錯誤的人,表達了自己的情誼,但是她還不至於遭受如此的羞辱。


方妍想幫她一把,任何女孩子遭受這樣的羞辱都會承受不住的,就像她當初被誣陷和王允澤之間的事一樣,隻不過爆發的方法不同。


她不知道前世林清輝是不是也有過這樣被羞辱的經曆,但是她知道最後林清輝打了那個公布她的信的人,


沒想到林清輝卻比方妍想象的要強勢很多,她直接不回應,直接把張燕的挑釁無視。


方妍站住腳,她已經快走到前麵,但是看著林清輝的這個反應,她又遲疑了。


她不確定自己到底應該不應該過去,可能自己不過去更好,因為林清輝似乎根本不想把事情鬧大。


但是她如果是這樣的林清輝的話,前世後來又是發生了什麽樣的事情,逼著她甚至動手打人,還在知道對方是孕婦的情況下。


對方懷孕,這一點林清輝是知情的,她昨晚想了以後想起來,自己後來有一次在同學聚會上見到過林清輝,林清輝很淡然的說起當年的事的時候說:“我知道她懷孕,我也知道她懷的是誰的孩子,但是我當時要不這麽做,我真不知道她該怎麽辦?”


未婚先孕,始終是個問題,就是何月鳳這樣的角色,最後不也不得不打掉孩子?


雖然她不願意,雖然是在丁寧的逼迫之下,但是結果是一樣的。


方妍遲疑,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說,林清輝當時算是做好事,雖然她把血淋淋的傷口撕開了,卻阻止了事情惡化,傷口繼續腐爛,反正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長痛不如短痛。


那這一世,林清輝又會怎麽處理呢?


張燕帶著人職責林清輝,她在寢室是寢室長,在班裏是班長,從小都有優越感,對於林清輝這個隔壁班的女生一直很看不上。


她周圍有人蠱惑:“燕燕,你看她都不理你。”


說話的是朱丹,和她一個寢室,平時將她視為大姐。


“是啊是啊,燕燕,你看林清輝竟然敢不理你,明明你才是……”


後半截話被人拍了一下,也就硬生生咽回去了。


方妍看了一下說話的這個人,是個傻子吧,都沒看出來朱丹是在刻意蠱惑,還會在後麵接話不說,差點說出不該說的話。


張燕卻沒發覺,她怒不可遏,她想起了林清輝是怎麽樣一次又一次的搶走自己的風頭,甚至係花的稱號,還有那盧德朝回她的信裏麵,那些情意綿綿的話,還有那句對於公子世無雙的讚歎,沒有一個字不深深的刺在她的心裏,和一根針一樣。


她其實對於盧德朝並沒有多少喜歡,也從來沒想過和他真的有什麽發展,誰都知道盧德朝之所以能有今天,和他的妻子有很大的關係,離開了這個妻子他狗都不如。


她張燕並不會真的看上這樣的男人,她隻是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戀愛不像戀愛,偷情不像偷情的感覺而已。


所以她可以放任自己寢室的人和她一起成為盧德朝的秘密“情人”,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的,但是她卻不能容忍林清輝的存在,因為林清輝和盧德朝的關係,比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好多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