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五十三章 路見不平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五十三章 路見不平


方妍有一句話沒有說出口,那就是按照她前世的經驗,他們等明年春天就會有一個強有力的競爭者出現,這個競爭者出現之前,他們必須先保持內部的健康發展,才不會被打下去。


事實上方妍有句話沒有說的就是,如今雜誌的選材等很多方麵,其實都是和如今還未沒出現的競爭對手很類似,他們隻不過是搶占了先機而已。


而且對方到時候是以月刊的形式發售,準備時間上更從容一些,對於最後的效果把控也能方便。


所以她心裏有一個想法,趁著這段時間,一切都還有機會的時候做一些改動,隻不過改動朝向哪個方麵,她暫時還沒有想好。


方妍把自己的擔憂和王允澤說了,王允澤說:“你擔心出類似的?”


“是啊,畢竟既然這個能夠賺錢,肯定就不會是隻有咱們一家在做,再說了咱們的雜誌又不是替代不了的,別說其他的,就算是其他學校要想來分一杯羹,隻要再拉起來一個草台班子,弄不好就分分鍾能把我們超過去。”


就和筆記本生意一樣,雖然是方妍發明的,但是立馬就出來人槍生意,那還是本校的。


如今生意越來越好,以後肯定會有很多跟風。


“所以我們一定不能停止創新和變革,一定要成為首領,成為頭羊,以後才好發展下去!”


方妍說著握緊拳頭,給自己打氣,王允澤鬆開她的拳頭,握緊在自己手心裏。


第二天大清早,兩個人去找張大嬸。


張大嬸不在家,兩個人不死心,又去了張大嬸的單位。


結果張大嬸也不在單位裏,一打聽才知道張大嬸今天請假了。


方妍一聽說請假,心裏忽然有一種很好的感覺,她拉著王允澤走到一邊問:“你說張大嬸會不會去醫院看望梅均培去了?”


王允澤卻覺得張大嬸可能是去找梅林了,畢竟找梅林的可能性比較大。


方妍神秘的搖頭說道:“我覺得我的猜想是對的,要不然咱們追去看看?”


王允澤自然沒有理由反對。


兩個人又往醫院跑,路上隨便在街邊買了個饅頭,一邊趕路一邊啃。


公交車上很多,不方便吃饅頭,方妍就把王允澤的饅頭也拿過來,準備一起放進包裏去,等下車了再吃。


車子開的搖搖晃晃,方妍站不穩,王允澤見狀直接一把摟住了方妍的腰,方妍的臉瞬間就紅了。


“還不快放?想我那麽一直摟著啊?”


方妍感覺自己的臉在燒,連忙低下頭想把饅頭放進包裏麵,沒想到才一低頭,就看見有一個扒手,正對著一個姑娘的包下手。


她甚至都沒來得及反應,直接伸手就把饅頭遞給那個女孩子。


“凡凡,這個饅頭放你包裏麵,等下我們一起吃!”


女孩子轉過身,驚愕的看著方妍,方妍也愣住了,竟然是沈晨。


沈晨第一反應以為是方妍認錯了人,結果還沒喊出口就看見方妍一個勁的朝著自己使眼色,立馬接過饅頭,準備塞進包裏麵,隨後朝著方妍擠過來。


“方妍,什麽情況?”


她知道方妍剛才叫她什麽凡凡一定是有原因的。


方妍一看是自己人也就沒有隱瞞,直接說:“剛才我看見有扒手準備翻你的包,情急之下隻好那麽說。”


沈晨一聽說有扒手,先把自己的包抓起來檢查了一遍。


“還好還好,沒事沒事,是哪個啊?我看著點。”


王允澤這時候開口,說:“沒事了,扒手應該是知道自己被發現了,應該不會下手了。”


方妍點頭,這裏畢竟是上海,是有法治的地方,扒手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在被發現以後還頂風作案。


三個人在下一站下車了,沈晨原本是準備回學校的,結果被這公交車驚魂,也就暫時不想回去了。


“方妍,這位是你同學嗎?”


方妍的臉紅了一下,剛才沈晨擠過來的時候,看見了王允澤一直搭在她身上的腰,怎麽可以看不出兩個人的關係?


她之所以那麽問,隻不過是想讓自己主動承認而已。


別說這小孩子脾氣,倒是和許靚挺像的,難怪兩個人是好朋友。


方妍把王允澤做了介紹,順帶說明兩個人都是大一的,沈晨驚愕的睜大眼睛,說:“我天,我知道你們兩個人是誰了。原來就是你們兩個?”


王允澤和方妍兩個人麵麵相覷,不知道沈晨的反應是怎麽個情況。


“我上次不是和你們說我有一個哥哥嗎?我哥哥之前下鄉處調查的時候和我說過一個事情,就是你們兩個人揭發高考舞弊的事!”


方妍想起來方展鵬之前說的,校長要他好好照顧沈晨的事,也跟著恍然大悟。


“哦,對,是我們。”


王允澤在這個時候打斷方妍的話,忽然問:“你哥哥?下鄉調查?”


沈晨一個勁的點頭:“為的是一個人口拐賣的事,結果沒想到聽說這麽一個事情,他自己在調查的案子不好和我說,就把這個事情當作趣聞告訴我。”


方妍又是恍然大悟,差點沒跳起來,她算是知道沈晨嘴巴裏的哥哥是誰了,是沈磊!


她一想起沈磊這個人又恨的咬牙切齒,這家夥總是讓她有這樣的感覺,也是很奇怪了。


沈晨很高興,拉著方妍就要問東問西,但是方妍和王允澤現在要去醫院看望梅均培,所以沈晨最後幹脆和他們一起去。


方妍想了想也就沒拒絕,沈晨雖然是八卦,但是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從她剛才的話就能聽出來。


她知道有些事情能問有些事情不能問,比如說宋弦的這個案子,已經結案了所以她才會問,對於王傑這件事,她連提都沒提,直接一句話都帶過去了。


她相信沈晨等下也不是那種會做出什麽不恰當事情的人。


於是三個人轉公交車前往醫院,等他們到達醫院的時候,正好看見張海生拿著一袋子的水果往病房走。


他們連忙上去打招呼,張海生話不多,看見他們來很高興,笑著和他們打招呼。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