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第二百四十五章 梅均培的身世

時間:2020-01-07作者:小碩鼠5030


第二百四十五章 梅均培的身世


“不是,他爸媽活的好好的,但是他爸媽從小就不認他,他是私生子,很小的時候就被扔掉了,他的養父母一邊撫養他一邊幫他找父母,結果找到以後他父母也不認他!”


方妍愣住,所以梅均培就算病成這樣也不願意讓父母來配型?可要是這樣的話,就得想辦法出國,對方不是也不同意嗎?


“方梅,你對梅均培的家裏知道多少?”


方梅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姐姐,因為經曆過家庭的破碎,所以她對於梅均培的處境更加感同身受。


“知道的不多,但是二姐,你說他爸媽怎麽可以那麽狠心,他是個兒子啊,要說女兒是賠錢貨,為什麽連兒子都不認?”


私生子的身份確實會很尷尬,但是梅均培現在都已經那麽大了,事情也已經過去那麽多年,父母就算不能對外堂堂正正的認這個兒子,至少幫著配型救命總不是問題吧?


“老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麽簡單,也許對方有難言之隱呢?再說,配型到底能不能配上現在也不知道,對方也許就是不像承擔這個風險吧。”


方妍雖然這麽說,但是明顯這個理由站不住腳,她連自己都騙不過。


對方現在應該就壓根不肯認不肯談,根本就拒絕交流,這個事情比他們家的事情還麻煩。


他們家的事情畢竟還有個解決的辦法,事實上隻要他們方家願意無條件一直供養王家,兩家關係就不至於到這個程度。


可梅均培這事……


方妍不是個多事熱心的人,但絕對不是一個冷血的人,她要是不知道這事還好,既然知道這事,還是要看看能不能幫的上忙。


更何況她昨天看見方梅哭成這個樣子,就算是為了方梅,她也要幫一把。


如果真的到時候沒辦法,那她就想辦法出國試試,島國麽,正好,她日語學的差不多了,正好去那邊練手。


第二天方妍上完課就陪著方梅去看梅均培。


單人病房裏,梅均培的床邊,坐著兩位老頭,方妍頓足,她心裏有個想法,但是不知道自己猜的是不是真的。


梅均培看見他們,熱情的招呼他們進去。


“方梅方妍你們來了?快進來,我給你們介紹。”


方妍看了一眼方梅,方梅也有些手足無措,看來她也不認識裏麵的兩個人。


兩人進去,站在眾人麵前,梅均培先把她們兩個人介紹給對方認識,隨後說:“這位是我的紀爸爸,這位是我的張爸爸。”


方梅頓時愣住了,一個人怎麽會有那麽多爸爸,從這稱呼上就能判斷,這兩個人肯定不是梅均培的親生父親,那這兩位?


方妍畢竟是活過一世的人,對於這樣的情況應變的很快,她先開口,喊了兩聲伯伯,方梅反應過來也跟著喊。


其實按照兩位的年紀,頭發花白,完全就是爺爺的年紀,但既然他們是梅均培的兩位養父,方妍和方梅自然得叫伯伯。


紀懷魯含笑打量了一圈方妍和方梅,最後視線停留在方妍身上,微微點了點頭。


而另外一位張海生則一直對方梅點頭。


方梅有些膽怯,方妍就主動站出來,問起梅均培的病情。


“醫生說你情況好多了,再過兩天就可以出院,回頭在家裏好好養著。”


紀懷魯用手肘撞了撞張海生,示意他不要那麽盯著人家女孩子看,張海生楞了一下道歉:“不好意思,主要是均培一直都和我說起方小姐,所以我忍不住看了兩眼。”


這邊跟著寒暄了一會以後,紀懷魯和張海生就提出先走,梅均培沒有留,他看到了方梅的窘迫,知道自己的身世大部分人都不能接受。


方妍拉著方梅坐下來,考慮著怎麽開口比較好。


按照她原來的想法就是直接問,問清楚梅均培原來的父母是誰,然後她在想辦法說服對方過來做配型。


但是因為碰見了紀懷魯和張海生,方妍的想法反而不好直接說出口。


因為她大概知道為什麽梅均培的親生父母不願意認這個兒子,因為這個兒子是被兩個男人養大的。


她也明白為什麽梅均培從小就在尋找並且知情自己的父母是誰,因為兩個男人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生出他來的。


梅均培哪裏會不知道方妍在想什麽?這些年來,他對於這樣的情況看的太多了。


他從來沒有因此而自卑又或者自責過,因為他知道這不是他的錯,也不是紀懷魯和張海生的錯。


相反的,紀懷魯和張海生救了他的命,當初他因為私生子而被拋棄的時候,要不是遇見了他們,可能早就已經死了!


他淡笑著,看著方梅,方梅在他的眼神鼓勵下,對著她點頭。


梅均培這就放心了,他沒有看錯,方梅和別人不一樣,不會因為他的身世而看不起他。


“其實我從小就知道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紀爸爸和張爸爸也從來沒有瞞過我。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很多年了,在那十年裏也曾經被人誤會,被人打倒,最落魄的時候遇見了我,收養了我。”


梅均培說著,眼前似乎就浮現出小時候的時光,那時候家裏很窮,他還被人指指點點,他也曾經好奇的問過他的兩位爸爸,這是為什麽,但是兩位爸爸隻是摸了摸他的額頭笑而不語。


那個年代有很多身不由己,這些身不由己甚至到現在還讓人不能理解。


不過好在後來兩位爸爸的政治問題被平反了,回到上海以後有了工作,家裏情況也就漸漸好轉。


那時候他已經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也理解他們放棄自己的做法,如果不是自己生病,他是絕對不會再和親生父母有聯係的。


“我十八歲那年查出來有白血病,一直用藥物控製住,紀爸爸知道有骨髓療法,而且最有可能配型成功的是父母以後,曾經去找過我爸媽。”


他頓了頓,把那段過程跳過去,那時候他直挺挺的跪在家門口,求著父母幫他,他那時候發著高燒病著,他爸爸確實答應了,但是隻開出一個條件,從此不認紀懷魯和張海生。
小說推薦